[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泛滥于中国大陆的“培训中心”/梁歆
(博讯2006年9月05日)
    中共禁止党政机关在风景区兴建干部“休养所”,就改称“培训中心”,挂羊头卖狗肉,借培训干部之名,行吃喝玩乐之实。在相互攀比效尤之下,近年有愈演愈烈之势,许多“中心”异化为吃喝玩乐、助长奢靡之风,藏污纳垢,孳生腐化堕落的场所。要改也难,这正考验着党国的执政能力……
    
     记得大约十年之前的一个夏季,笔者到河北省南戴河去参加一次评奖会,下榻在国务院某机关新建的“培训中心”。该中心就建在海滨,实际上是该机关的干部休养所。那时候南戴河作为新开辟的旅游点,以分流北戴河的旺季压力,中央和地方的党政机关团体纷纷来此购地建设宾馆型的干部休养所。 当时,江泽民上台不久。中央曾下令禁止党政机关大兴楼堂馆所之风,不准在风景区建休养所。于是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批拔地而起的豪华馆所纷纷以“****培训中心”名义,合法地出现在旅游胜地了。中央禁止下面乱建楼堂馆所,但不限制干部培训。尽管不一定有那么多培训内容,而且也未必需要在风景区建立专门的场所。牌子还是堂而皇之地挂出来了,实际用途大部分还是供本单位干部轮流歇假休养住宿;淡季就空闲着,或当宾馆出租。此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做法,不知是哪位高人“始作俑”,只见效而尤者愈演愈烈。今日已经见不到正经“休养所”之类的牌子,只见遍地开花的“培训中心”,演绎着公款吃喝玩乐,藏污纳垢,滋生着腐败的享受。 (博讯 boxun.com)

    
    最近,权威的媒体记者发现,一部分“培训中心”存在重复建设、盲目攀比、奢侈浪费等现象,有的变成领导干部用公款“吃喝玩乐”的场所,严重影响了政府的形象。于是大声疾呼当局高度重视。
     北京市某局员工透露:“单位每年都要组织员工到自己的‘培训中心’培训,时间一般2~3天。” “每天开半小时的会后,就去桑拿、美容、唱歌、打保龄球等等,每人每天消费标准1000元。最后,还每人发一张购物消费卡。”
    其实,这些情况,早已成为社会上“公开的秘密”。中央党政机关在各地兴建“培训中心”,更是普遍现象。中央各部委、各省厅局有,许多地市的党政机关、大型国有企业也在建,甚至一些边远穷县,也建“培训中心”,其中的一些不乏豪华奢侈。在北京,许多党政机关的“培训中心”,有相当一部分建在京郊风景区的黄金地段。
     全国各地风景名胜区,比如北戴河、庐山、黄山、葫芦岛等,都能看到各种‘重量级’的单位和部门建的“培训中心”。上行下效,“豪华培训中心”的泛滥和攀比之风就在所难免了。
     目前全国各地党政机关“培训中心”究竟有多少,尚不得而知。但从媒体相关报道看,各地改制的机关酒店,无论数量还是金额,都不是个小数目。
     “培训中心”内部机制大体有三类:第一类是完全由单位财政补贴;第二类是财政补贴一部分,自己对外营业赚一部分;第三类是完全市场化运作,自负盈亏。其中完全由单位财政补贴的恐怕占大多数。一般来说,党政机关建“培训中心”,基本的理由是培训系统内部员工、投资挣钱、内部接待。但由于机制等原因,办“培训中心“几乎不可能赚钱,更谈不上投资回报。
    按说,“培训中心”理所当然应该是培训员工学习的地方,主要设施应当是教室、图书阅览室和教职工、学员宿舍等。 然而媒体的调查发现,有些“培训中心”,虽然没挂星,却有星级酒店标准的客房、套房,内设国际标准的游泳馆、进口的保龄球房。外加桑拿、美容、歌舞厅等各种娱乐设施一应俱全。
     据了解,各地不少“培训中心”曾经安置了一部分人员就业,也解决了机关职工的一部分福利,同时为解决上下级人员来往接待,为开展培训业务提供了方便。从这方面看,“培训中心”曾经也发挥过它的一定积极作用。
    但是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很多“培训中心”已背离初衷,成为利用便利条件大肆拉关系、钱权交易、请客应酬、公款吃喝玩乐的地方,甚至成为变相创收私设“账外账”、“小金库”的隐蔽场所;有些每年都需要财政或者是预算外资金补贴,成为年年亏空的“无底洞”。这样的“无底洞”,正成为某些权贵“权力寻租”的黑洞。
    据业界人士透露:“由于‘培训中心’是块‘肥肉’,其负责人也基本由主要领导干部的亲属或亲信出任。除部分员工公开招聘外,有不少是领导干部安插的三亲六故,内部关系错综复杂。” 从近些年来曝光的大量腐败案件中,以“培训中心”这样的场所作为载体的不胜枚举。如张二江、胡长清等腐败分子,就是长期住在党政机关“培训中心”过着腐化堕落的生活。当年陈希同、王宝森从事腐败活动的密室,外面就挂着“培训中心”的牌子。 更可怕的是,一些党政机关把“培训中心”当成了转移资金、利润的渠道,个别单位的领导甚至把搞基建当成权力寻租的良机。如河北省巨贪李真,先后把省国税局承德培训中心工程、衡水培训中心工程、石家庄培训中心工程等6个工程强行“发包”给朋友,从中收受贿赂305万元;原山西省旅游局培训中心主任李贵发,在任职期间数次利用职务便利进行贪污和受贿,非法所得财物近50万元;原湖北省乡镇企业培训中心主任王毛弟,上任一年多就向某建筑商索取回扣77万元…… 凡此种种,令人触目惊心!
     要解决“培训中心”泛滥成灾的问题,也非易事。关键在于各个“中心”隶属于不同主管部门,背景复杂,规范起来遭遇阻力及对策难以预料。因此,尽管也曾掀起过“清理风暴”,但收效甚微。这个问题,也正在考验着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执政能力!
     梁歆 2006/9/5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