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强烈倡议海外网站发动一场“玫瑰革命”/王光宪
(博讯2006年9月05日)
    强烈倡议!!!世界通动态网等海外网站发动一场全国争取民主的“玫瑰革命”
    
     一、 高智晟被抓了,陈光诚判刑了,赵昕等民主人士被软禁了,对所有这一切大家都毫无办法。这表明:零星的、个别的,以维权为突破口的民主运动已经走进了死胡同。我们必须寻找更有效的突破口。 我们需要行动,切实有效的行动。我们坚信,只要所有的民主人士团结一致,采取共同的行动,我们完全有实力与独裁政权以非暴力的方式展开公开的争取民主的决战。中国人民推翻独裁统治的时机已经成熟。 (博讯 boxun.com)

    
     不断地有人提醒说:89年的运动被军队镇压了,今天的民主运动就能成功吗?共产党可是有着300万军队和200万警察的强大暴力机器?我们清晰地记得,早在1989年我们就已经成功地组织了空前绝后的民主运动,那个时候,人们对共产党的统治还抱有幻想,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独裁本质还没有更明确的认识。十七年以后,随着苏联的解体,东欧的巨变,任何一个有点见识的人都已经看清楚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死路一条,共产党的独裁统治是人类历史上最具欺骗性,也最为持久黑暗的统治。今天,即便最忠于共产党政权的人也不能不承认,中国的腐败和不公正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党内党外、军内军外、警内警外,贿赂公行,淫风遍地,到处是哀怨,到处是不平。如果说在十七年以前,面对白面书生,首都的警察都能够无动于衷,暗表支持,那么,在今天哪还有一个军官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屠杀人民?大家看看乌克兰、格鲁吉亚,还有印度尼西亚、吉尔吉斯坦……,在人民强大的民主运动的地感召之下,哪一个军队还敢响应独裁者的号召与人民作对?只要我们展开强大的宣传攻势,用网络、玫瑰和传单唤醒绝大多数党员、军警官兵理解和支持民主运动是完全能够实现的。
    
     二、 目前,海外民运之间纷争不已,国内民主人士各自苦斗,异常艰辛。这种状况必须改变。我强烈希望海外各民运人士能够求同存异,统一在民主运动的旗帜之下,为协调国内外的民主运动提供支持。大家可以有不同的组织,我们可以在民主的规则之下求同存异。我们必须认识到:只有团结起来共同推动民主的进程,才有民主人士的未来,也才有中华民族的未来。
    
     三、我们知道:独裁统治依靠的是人们的恐惧,只有有效减少人们的恐惧心理,才能使更多的、处于观望状态的人们加入到民主的洪流中去。而要想减轻人们的恐惧心理必须依靠多点同时并发的大规模民主运动。如何才能使高度分散的、无组织的民主人士促成大规模的民主运动?以往我们很难实现,但今天是可能的,这就是利用网络。
    
     四、 目前最必要的是各个民主人士,各个民主网站,通过统一的民主运动整合民主人士,以便采取共同行动。这个网站一定是在海外并由海外人士负责维护。我个人倾向于动态网或世界通,因为它们都有相关的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而且都兼容和链接着各个主要民主网站。我们可以吸收“退党运动”和“天鹅绒行动”的经验,利用网络来了解支持民主的整体实力。比如可以设立网上调查:你在民主运动中可以站出来进行鼓动吗?你能够上街表示对民主运动的支持吗?如果有街头民主运动,你是否敢于上街?还是在家里静观事态发展?我建议设立地方板块。应当按地方,各省、各省会城市,各大学分别设立板块,以便了解民主运动会得到多打得支持。比如在北京,有多少人可以敢于上街鼓动?上街支持?还是在家里静观事态发展?如果我们确信有几万人敢于上街?几百、几千人敢于鼓动,那么,我们就可以在网上宣布一个统一行动的时间。 让我们的民主首先在网上实行。
    
     五、 鉴于目前民主人士的分散和无组织的状况,我不认为短时间内我们可以有什么行动。我们还需要相当长时间进行充分的宣传和准备。在这段时间,我建议所有已经成为监控对象的民主人士都采取措施隐藏自己的活动。上网时我建议大家利用火凤凰、世界通等安全措施。希望海外民主同志加倍努力提供更有效的安全技术措施,以保证大家上网的绝对安全。 当前各民主人士在确保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努力献计献策,广泛地传播突破网络封锁的方法,采取一切措施将世界通、火凤凰、自由之门等软件推广到每一个人。
    
     六、 具体的行动时间可以参考的有以下几个:
     1.2008年8月24日,也就是奥运会闭幕的那一天。这个时候国内外有大量的运动员和新闻记者,也有全国各地的观看比赛的观众。我们可以直接呼吁全世界的人们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这个时间的不好之处是学生还没有开学。大学生肯定还应当成为民主运动最主要的组织力量。
     2.2009年6月4日,六•四20周年纪念日。好处是时间比较长,可以做充分的准备。另外,天气比较热,可以在野外长期坚持。2007年6月4日也可以考虑,但时间过于仓促。
     3.7月1日也是一个选择。好处是可以将香港的民主运动引入大陆,缺点是学生已接近放假。如果六四能够在香港推动大规模的民主运动并引入大陆也是可以考虑的。天气比较热,可以在野外长期坚持。
     经反复权衡,我个人更倾向于2009年6月4日,即“六四”二十周年。具体时间可以通过网络征询网民的意见。
    
     七、 我们的民主运动必须坚持非暴力原则。
     两千前,希腊人的民主实践不久就淹没在专制主义的汪洋之中。两百年前,卢梭提出了人民主权学说,从此,各国人民为了民主的理想前赴后继地奋斗了二百多年,其中大多数是暴力革命。这两百年的奋斗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经验和教训:通过暴力实现民主理想是异常凶险的,它最通常的结果是建立一个新型的独裁专制统治而不是民主制度。暴力革命的是罪恶的渊薮,深不可测的。二十年来,世界各国人民开拓了通过非暴力争取民主的伟大实践,正是这个伟大的实践成功地在许多国家实现了他们几个世纪的梦想:菲律宾、韩国、南非、俄罗斯、东欧各国……等等,这是人类有史以来历史上最成功、最平顺,也是最大的一波民主运动。如今,民主制度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实践是都已经取得无可争议的胜利,也成为革命人民进行政治变革无可争议的方向。环视世界,中国已经成了这个世界最后的、也是最大的一个有待克服的独裁堡垒。这是中国的不幸,也是中国的大幸。其不幸在于我们的人民受了更长的苦难;其大幸在于我们不会再迷茫,因为除了民主制度已经别无选择。我们不会再受挫折。我们都胸怀着一个梦想,一个真正民主法治的梦想,一个摆脱独裁专制的梦想。我们还要坚持另外一个梦想,那就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的历程中坚持非暴力,不让任何一个无辜的同胞为民主流血。我们做得到!!同胞们!我们生逢其时,为中国民族开创民主、法治、公平未来的机会就展现在我们面前。
    
     八、我们的民主运动和民主制度应当是宽容和开放的。
     民主变革是所有中国人民的事业,要实现民主过渡,离不开广大中共党员的支持和理解。没有广大中共党员的理解的支持,也根本不可能顺利实现民主过渡。 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共党员中包括了中国最广大的精英人士和各种各样的人才。我们的民主制度不可能将他们排除在外。苏联东欧的经验表明,原共产党在解散重组以后可以,而且肯定将成为民主制度中的重要一翼。民主民主制度是一个宽容的、开放的制度,它应当容纳一切有识之士,当然包括正直清廉的中共党员。
    
     在反各种类型独裁专制统治的过程中,一个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处置过去的专制统治者及统治集团。独裁统治为了维护专制统治,他们都有过长时间的镇压反对派和民主运动的经历。这就陷入一个死结之中:专制统治时间越长,统治越严苛,其侵犯人权的记录也越多,统治集团也就越不敢放松统治。这类国家也就越来越接近一场革命或内战。摆脱这个死结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最大限度地宽宥原有统治者。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为我们实现民主提供了许多成功的经验。 南非对原有的白人种族统治进行“真像与和解”运动,对原有的种族特权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清算。印度尼西亚之所以能够实现民主过渡,一个重要的经验就是利用了原有的政治体系,并继续让原体系的副总统哈比比担任总统,对三十二年的独裁者苏哈托也没有进行审判和报复,尽管苏哈托在1965年的政变中,屠杀了至少50多万印尼人。在俄罗斯,尽管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是政敌,而且戈尔巴乔夫长期公开反对叶利钦,但叶利钦容忍了他,并给戈尔巴乔夫提供了相当体面的住宅和基金。在韩国,虽然对全斗焕和卢泰愚进行了审判,但金大中并没有念及过去自己几乎被前者迫害致死的经历,宣布赦免前总统的罪行。在格鲁吉亚,被迫辞职的谢瓦尔德纳泽也安然地下台并被保护起来。
    
     在中国也一样,要实现民主,必须学会宽容而不是仇恨。我们必须公开地宣布给予主要的领导人如胡锦涛等人以刑事豁免权。同时,可以考虑给予在民主变革过程中失去职位的原共产党各级官员以适当、符合他们身份的体面的保障。我们不应当让现有体制内的人对民主感到恐惧。
    
     九、中国的民主运动一定要利用港澳台的民主基础。
     中国是否民主与港澳台人民的命运息息相关。民主的中国不仅将结束海峡两岸之间的长期对峙,也必将使香港澳门的高度自治的真正得以实现。中国的民主运动将推翻大陆的独裁政权,但港澳台的政权将不会受到影响。在推翻独裁政权的过程中,港澳台将成为推翻独裁统治,迅速恢复国家秩序的一个最重要的,难得的依托。一旦民主运动展开,前中共人士、海外民主人士、大陆民主人士等等各个派别将因为利益和权力而产生纷争,互相之间难以建立必要的信任,也难以很好地进行协调和妥协。港澳台作为基本中立的第三方,作为一个协调甚至仲裁的力量,将为中国奠定民主制度做出无法替代的贡献。
    
     考虑到香港有几年的五十万人大游行的经验,将香港的民主运动引入大陆将为推动大陆民主运动的大规模展开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由于香港居民不像大陆居民有就业等各方面的恐惧,他们会更为大胆地投入到民主运动中去。诚恳地希望香港人民,以中华民族利益为重,为中华民族实现民主复兴大业做出贡献。建议香港的民主人士配合中国大陆的“玫瑰革命”,组织一万或几万人进行民主进军,突破海关进入深圳,北上广州,一路进军北京。 这将起到引燃民主圣火的重要作用。
    
     民主运动站稳脚跟之后,可以考虑成立“过渡时期最高权力机构”。我个人拟定的权力机构由九人组成,主席可以考虑由台湾立法院推举的人员中确定。由香港立法会推举两人;台湾立法院推举两人;澳门立法会推举一人;原共产党或其继承各党派推举两人;民主派别推举两人。邀请联合国派副秘书长为首的中国民主观察团。如果民主派别和因共产党解体后派系过多无法推举出适当人选,由其他五人在这些派别推选的人选中确定。“过渡时期最高权力机构”中的人选不得参加大陆的其他政治活动;大陆人选十年内不得参加议会、总统、总理等公职人员的竞选。 过渡权力机构的职能填补国家权力真空;协调各党派;组织第一次议会或制宪会议大选;监督过渡时期和第一届议会大选以后的民主运作。大陆的四个成员不得十年内不得参加议会、总统、总理等公职人员的竞选,是为了能够尽可保证过渡权力机构的公正,避免狭隘的党派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影响。各个政治家则可以在相对公正的机构的主导下,权力投入大选,谋取公职。
    
    台湾参与中国大陆民主进程,将为将来两岸实现统一,维持台湾的高度自治权,缓解两岸对立和紧张关系创造条件。王光宪博客:www.boxun.com/hero/wangguangxian _(博讯记者:王光宪)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