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高校学术腐败的根:权术对学术的强奸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6年9月03日)
权术对学术的强奸

    
     作者:张弘 (博讯 boxun.com)

    
    手头是上海《社会科学报》2006年8月31日第四版的一段“编者按”,字数不多,干脆抄录如下:
    
    最近,有一则消息在网上流传,有人披露,据说某重点大学的几位身居行政、学术要职的学者,在科研上大搞“放卫星”,短短两三年内,不但身兼数职,在指导了研究生四五十名,发表上百万字的学术著作的同时,还以平均每10天发表一篇学术论文的“产量”榜上有名。这么高的效率,能让人信服吗?
    
    看得出报纸编者较客气,留有余地,某重点大学的名头是省去的。这网上消息原先未见过,为核实,特地用google检索了一下。还真有其事,多家网站都登载报导了,包括国外的中文网站,点明是浙江大学。那可是个名校,抗战时期就名满天下,有段时间,美国高校承认的中国学历,除北大、清华外,就是它。但奇怪的是,一个个网站都进不去。该不是有关方面经过技术处理了吧?最后,我在浙江大学自家的考研论坛上找到了原始帖子。很客观的,指名道姓,文科类列出三甲,全是经济学和管理学专业的,理工科单列一个冠军,环境治理专业,除详尽的统计数字,还列出了职务和各种兼职。文科为首者是某学院副院长、校党委委员,理工科的也是副院长级人物。至于兼职,国家一级、省一级的都有,林林总总一大堆。“放卫星”一语,是帖子标题里的措辞,打上了个问号,其它未作一字评论,全以事实说话,属于高明做法,即使有人想找茬也无碍了。
    
    进过学术之门的人都清楚,每一篇较有质量的论文,都是长期积累的结果,而真正有创见的,还得拜灵感之赐。即便有了这二者作前提,最后落实为文字,从构思到最后定稿,也起码得有一二个月的功夫。好几年前,我听说系里某些搞现当代文学的同事,每年能发二三十篇论文,就十分惊诧。专门查阅了一下,发现原来是把短评、随笔、作家访谈等都当成论文统计了。在一次专门的会议上,我就发表了自己的见解,认为应当认真界定论文的标准,由此也开罪了一些人。而现在,在并非文学批评的专业,在无法想象也用短评、随笔、作家访谈等混充学术研究成果的领域,论文竟然以更飞快速度被“生产”出来,显然更有问题。难怪《社会科学报》的编者按语是和一篇声讨学术腐败的文章放在一起发的。
    
    这倒好。那边厢兼着中国科学院外藉院士的哈佛大学数学教授丘成桐前几天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刚刚公开批评过中国的学界不搞学术搞权术,这边厢又冒出个借着权术搞“泡沫学术”的典型。很凑巧,加上早些时候被揭露的清华大学医学院那个造假科研成果表的,和交通大学那个造假芯片的,全部是大大小小校级、院级的头头。想来丘先生揭露的北京大学在引进海外人才方面造假的事,也跟部门领导密切有关吧?所以呢,丘先生的说法,虽属难得的仗义执言,又显得不够了。如果仅仅不搞学术而专搞权术,那倒也罢了。本来真正的学问,就只属于少数人。钱锺书先生说过一句话,我记不准了,大意是说那属于荒野寒村二三寂寞人的事吧。春秋战国时代尽管逐鹿中原战火弥漫,却也曾有过“学在四野”的盛况。凡对权术感兴趣的,索性就全都搞权术去吧:钻营的只管钻营、揽权的只管榄权、鬻官的只管鬻官……也可能做到彼此相安无事的。但事实却不是这样,那就麻烦多了。
    
    本来学术是崇尚“自由之精神,独立之人格”(陈寅恪语)的。可一方面,权术要干预学术,用各种条条框框限制学术研究的思想自由和科学精神,人为地划出禁区,这个问题不能碰,那个课题不准立项,这个结论又不准许公开。这明显是对学术的捆绑和束缚。另一方面,学术也屈从于和趋奉于权术,靠领会上头旨意选题设项,甚或把学术研究弄成了政策的图解或阐释。最搞笑的例子,是我曾经的工作单位的一个同事(后来此人被提拔为学校的副处长),把中央决议文件,整段抄进他的专著的结论部分了。这可以说是学术的自轻自贱。而现在,搞权术的,同时又以权术之法大搞学术,生产出一大批不知究竟有多少真正学术含量的科研产品。这岂不等于生生把学术给强奸了?
    
    可见权术与学术,还不是简单的搞一个不搞另一个的关系。同样凑巧的是,从清华、交大再到北大、浙大,中国大陆几所数得出的名校,先后都暴露出学术腐败的个案来。这当然不意味着其他高校或更多数量的地方院校就净土一片,相反说明了情况的严重性。前几年上海交大在网络上曾暴过料,捅出了入学录取时各方面走后门的关系户名单,后来不了了之,估计这次也不会有什么下文。有人早就在叹息,中国的高校与学界的腐败差不多是“瞎子患眼病——没得治”了,我倒还没有那么悲观。经历过上世纪50年代末“大跃进”岁月的人都还记得起来,当年农业高产“放卫星”搞得更热闹。一亩地的农作物不仅产量报千斤,还报万斤。起先还把其它田地产的稻谷抬到一块地里,一层层堆在那里以备估测,后来干脆估测也不弄,张口随便报,真合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那句革命民谣了。可最后,实际产量没那么些,打下的粮食连农村人口都养不活,不止一个地方饿死了好多人,这“放卫星”也就自然而然不灵了。不过谁知道呢?毕竟学术无关乎生计,再怎样胡搞,也饿不死人!
    
     中文博客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中国“经济学家”的无耻看学术腐败的程度
  • 刘晓波: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 “学术腐败”与“学术无奈”
  • 笑蜀:“伪知识阶级”与学术腐败
  • 潘一丁:学术腐败是对错误社会理论的惩罚
  • 学术腐败是中国恶势力的政权基础
  • 学术腐败丑闻动摇中国科学 清理门户不能拖延
  • 中国高校屡发学术造假,教授学术腐败身败名裂(图)
  • 109名教授关于抵制学术腐败与学术不端行为的公开信
  • 科技部副部长“学术腐败超出了我的想象!”
  • 代表委员揭露学术腐败背后的利益共同体
  • 著名高校涉嫌学术腐败问题的学者不下百人
  • 中国高校怪现象:学术腐败7宗罪
  • 学术腐败触目惊心 弄虚做假别有洞天
  • 学术腐败盯上电子商务 论文黑市上网“借壳”
  • 学术腐败:“版面费”竟成明规则
  • 腐败蔓延到学术界,学术腐败在中共高校盛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