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网路捉鬼、苏家屯、六四,真相探索与知识名人的职业道德/南半球常客
(博讯2006年9月01日)
    作者:南半球常客
    
     一、“网路捉鬼”的始末和真相的显露 (博讯 boxun.com)

    
      前些天热闹了一阵子的“网路捉鬼事件”,从台湾名人温金柯的《网路捉鬼记》[1]提出指控开始,到黄济人的《谁是“网上捉鬼记”中的说谎人?》[2]给出可查核的确凿证据为止,事情可以说告一段落了。虽说真相还不是全部大白,但也大白了一大半。
    
      初时,温金柯发现有人冒用他的名义在网上发帖,於是出手侦察,结果查出类似的帖子有时也署用其他真实人物的名义,其中一个真实人物就是黄济人。
    
      温金柯还发现类似的帖子也出现在方圆的“中国工党论坛”上,於是请方圆出山协作侦探。而方圆不负温望,立马给出了结论:“网路犯罪份子的IP是71.5.130.246,服务器所在地是雪梨”,“那个人,是一位叫黄济人的先生,是民联澳洲分部的成员”。这个结论,除了真正内行的人一听就会知道其虚诳外,很多人,包括温金柯和黄济人本人,以及博讯的版主,的确容易被与“高科技” IP 堆砌在一起的“雪梨”和“澳洲”两个地名的相关性唬住,想不到去无凭的“口说”背后追寻可核查的实据。
    
      除了IP之外,方圆还给了另外一个“口说”的证据,说是黄济人在电话中向方圆承认了帖子是他贴的。
    
      经过几个回合无济於事的口头否认之后,终於是黄济人一方给出了可核查的真凭实据。
    
      一是黄济人拿出电话公司的通话记录,以说明在方圆所说的时间段里,跟方圆没有通过话。
    
      二是黄济人提供了一个简单、客观、权威的方法,证明从一开始,方圆所用的“抓鬼”基础,“IP是71.5.130.246,服务器所在地是雪梨”,就是一句谎话。用黄济人提供的方法,任何一个网民,包括温金柯自己在内,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自行核查:那个71.5.130.246 IP的服务器,所在地是美国!
    
      除了自己给出了真凭实据外,黄济人还请求方圆给出反证据:
    
    1.拿出方圆电话公司的通话记录,看看在所称时间段有没有与黄济人通过话的记录;
    
    2.公布方圆“追查代理服务器的使用者的真实IP”所使用技术方法和追查结果,以便中立的第三者(如博讯)可以独立的核查,看能不能用同样方法重复出同样结果。
    
      对於黄济人的请求,方圆一方的反应是,在自己的“中国工党论坛”里,把黄济人的帖子删了个干干净净。只有在 Google 检索结果的 Cached 里面,还能找到它们曾经在那里存在过的痕迹。
    
      事情到这里,任何心智稍有正常的人,包括温金柯本人在内,应该都不难判断事情的是非曲直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可以百分之百地排除“黄济人是此网鬼”的可能性了,但这个可能性已下降到不高于任何一个会用中文上网发帖的网民是此网鬼的可能性的程度了。换句话说,由於“IP是71.5.130.246,服务器所在地是雪梨”是句谎话,使得“黄济人是此网鬼”的可能性,与“张三是此网鬼”、“李四是此网鬼”的可能性,或“温金柯是此网鬼”、“南半球常客是此网鬼”的可能性,在质与量上都没有什么区别了。
    
      相反,“方圆是此网鬼”的可能性,却增加到远高于普通网民的程度了。这是由於:
    
    1. 方圆提供过“71.5.130.246 服务器所在地是雪梨”的虚假证据;
    
    2. 黄济人另外指出的、并有真凭实据可以核查的“长期以来,假冒真人或著名网人的名义上帖,给读者以是该本人亲自上帖的错觉,这在‘中国工党’网站上是常态”[2]的事实;
    
    3. 方圆一方在黄济人提出证据后,在工党网站删去黄济人的帖子。
    
      这里面的逻辑,跟有关苏家屯摘活体器官问题有些相似。
    
      对於有关苏家屯摘活体器官的指控,海内外都有不少人质疑。一些新近从国内出来的人指责说“这样的事从未听说过”,“太骇人听闻了”,“不可能是真的”,“是对中国的诬蔑,损害中国人的形像”,……。在海外,据说也有知识名人给美国议员发信,说那是假的。
    
      对此,我的回答是这样的:
    
      “是真是假,都不能凭空判断,必须经过独立的、公开的调查,提供可以核查验证的证据,允许不同判断的公开地对质。经过了充分的调查,真相总能大白。假的终能被证明是假的,还有关人员清白,中国人的形像也可洗清。真的也终能被证明是真的,惩制和消除有关的邪恶,中国人的形像也有机会重建。
    
      “但现在的问题是,中共根本就不允许独立公开的调查,根本就不允许不的意见在中国国内表达。在中共蓄意阻碍调查真相的情况下,嫌疑理所当然地是要指向中共的了。
    
      “所以,海内外的人士,与其去质疑指控的真实,倒不如去敦促中共开放独立和公开的调查、开放媒体自由报导,来得合理和公正些”。
    
      回到“网路捉鬼”话题,提供伪证、封杀对方辩词的一方,也理所当然要承受嫌疑。
    
      请来的捉鬼帮手,到头来竟自己有了“是鬼”的嫌疑,这肯定是温金柯始料不及的。
    
      其实,方圆一方也仍然还有大把的机会洗刷自己清白。除了需要在自己网站上恢复全部被删除的黄济人帖子外,只要:
    
    1. 提供“71.5.130.246 服务器所在地是雪梨”之说是正确的,比 ARINhttp://www.arin.net
    的网站更具权威性的,而且可以被中立的第三者核实的证据;或者
    
    2. 提供“问题源于技术失误”,可以被核实的证据,而且中立的第三者可以用该证据重复这一技术失误;或者
    
    3. 给出合理的、能令多数读者及民事诉讼庭法官信服的解释,说明这是一“善意的谎言”或“斗争策略”,或“情有所原”,……。
    
    二、真相探索与知识名人的责任和职业道德
    
      很多编造事实的谎言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描述非常具体的细节的同时,回避或断绝他人查核其基本事实的机会。
    
      七年前,网上曾有一篇署名“坚决不签名者”的造谣文章流传一时,叫做《民运领袖罪责难逃》,声称,经过他的调查发现,在六四天安门事件的时候,学生领袖们在六三的凌晨就全部逃离了广场。从六三午后到六四,除了侯德建等四君子外,没有一个学生领袖在广场上。
    
      该造谣网文的特点,就是在描述非常具体细腻的细节同时,没有一处给出具体的信息来源,也没给出任何可以查核其信息的方法或提示。
    
      当时我见到这样一篇粗织烂造的造谣网文居然还迷惑了不少人,於是花功夫在网上翻公开可查的资料,将包括侯德建等四君子在内的众多不同的当事人,在不同时期不同地点不同媒体,对同一事件分别做的回忆,以及中共官方自己的资料,相互交叉对比验证,写出一篇《历史只能调查,不可臆造》[3],轻而易举地证明了该造谣网文全篇都是谎文。并且利用“说谎人用一个谎言掩盖另一个谎言的破绽时,总是会制造出更多破绽”的特点,还让他在辩论中前后矛盾,自破谎言。
    
      从前在澳洲有位也混迹于民运组织的YX先生,也有过澳洲分部主席、民阵总部理事之类的头衔,别的事好像什么也没干,却极善於挑拨离间。此君私下有句名言:要搞臭某个人,只需“一个屎盆兜头扣上去,你就洗去吧!怎么洗,也还是臭的。”下过农村,学雷锋跳过粪池的网友,应该都能体会到,YX先生这句话,的确非常形像。
    
      后来这民运组织在澳洲以及在总部都被搞得分崩离析,这位主席先生也就及时销声匿迹了。
    
      这类“屎盆”伎俩,以及冒名伎俩,老共和它的“网评员”们用得自是得心应手,一用再用(这不,刚刚又出台一个冒名所谓“海外民运五位重量级大佬”向另外一批“海外民运五位重量级大佬”泼粪的杰作,被人转贴得满街都是)。
    
      对付这“屎盆”伎俩,仅跟着后面清洗是没用的。它早算准你“怎么洗,也还是臭的”了,而它则可以泼完又泼。要解决问题,唯有抓住那端屎盆的手。只要抓住了,臭源自明,任他再怎么恼羞成怒,暴跳喷粪也改变不了。而抓住那屎盆手的办法,就是对秽物的核查,核查,再核查。
    
      当然,一个国家机器,有的是人力和物力,雇一些人在网上专门搞事,搅得三缸清水六缸浑的,还不是小菜一碟的事情?所以民运圈的看客心态要平稳,不要见了风就是雨的。中国历史上有过这么两个典故:三人成虎和曾生杀人,都说明了同样的问题:以讹传讹,谎话说上千遍就成了真理。现代人要从中悟出一些道理。
    
      那些屎盆手大多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希望人们只看得到它的一面之词,所以不敢把反驳的文章放在一起对照。当初那个“坚决不签名者”,就是如此。
    
      一般人常常会有这样的弱点,初见到一个描述相当地具体细腻,便以为那就是真实的事实了,还要先入为主的把任何反驳都视为“越抹越黑”。虽说这为屎盆伎俩和冒名伎俩提供了用武之地,但毕竟是普通人的人性弱点,无可厚非。
    
      然而,一个知识名人,特别是有着“名记者”光环的知识名人,若也这样轻率,那就不可轻易原谅了。既是知识名人,就有责任对掌握的信息,寻找不同出处的资讯,做多方的查证、对比、核实。特别是本来是多打几个电话就可以查核的事,偏要以“我真的怀疑……只是……而已”之类的主观臆想来解决,这已违背一个记者应有的起码职业道德了。
    
      现在真相已清,说一声“对不起,弄错了。下次多做点功课再搅合”,还不失名人雅量。起码,连黄济人都敢在对自己十分不利的情势下,为说了不该公开的事而说声道歉,更何况学佛的名人,别输了这点风度。
    
    2006年8月31日
    
    附注:
    
    [1] 见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intl/2006/07/200607270424.shtml
    
    [2] 见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6/08/200608172159.shtmlhttp://www.haichuan.net/BBS_Data/1/700/30/6000/100/625064.asp?PageIdx=1&oD=1
    
    [3] 见http://www.fdccadau.faithweb.com/tiananmen/index.htmlhttp://www.64memo.com/b5/1564.htm。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是“网上捉鬼记”中的说谎人?/黄济人
  • 黄济人:呼吁温金柯先生续捉鬼
  • 谎言终于开始显露了- 对方圆捉鬼的说明二/黄济人
  • 对方圆捉鬼的说明(一)/黄济人
  • 温金柯:网络捉鬼的下一章
  • 方圆:谈谈网路捉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