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台湾民主面临危机/王策
(博讯2006年9月01日)

—旁观台湾的“倒扁”运动
    
     王策 (博讯 boxun.com)

    
    一、 引言
    近日来,以国民党立委邱毅暴料第一家庭的弊案为前导,继而由民进党前主席施明的发起的百万人倒扁运动,正在台湾岛内如火如荼的展开,运动集资已超过一亿新台币,在总统府前全天候的静坐示威,正在密锣紧鼓的准备之中。施明德发出“不是扁倒、就是我亡”的决斗誓言。在台湾一场关系其命运前途的政治大戏正在开锣上演。
    
    台湾各界人士和民众在反贪腐、要廉政的口号鼓舞下,也正满怀激情地投入这场倒扁运动之中,以为只要把陈水扁轰下台,台湾人就有好日子过了。正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被这种热情驱动的人,可能已经看不到这一倒扁运动由来的政治背景、它的真正的目的,以及它可能对台湾造成的严重危害。作为旁观者,本人愿就自己的一孔之见,谈谈对此运动的看法,以供各界参考。
    
    二、“百万人倒扁”运动由来的政治背景
     2000年陈水扁代表民进党赢得了总统大选,台湾实现了在民主制度下的政党轮替,陈水扁因此成为下野的国民党的死敌;同时,陈水扁也取代了李登辉,成为对岸中共政权的头号敌人,从而也就成了国、共两党的共同敌人。
    
     2004年陈水扁当选连任,再次使国、亲两党联手的泛蓝联盟遭到失败。更由于3、19枪击案的纷争,使双方结仇更深。2005年4月以后,国、亲两党主席相继访问大陆,公开提出“联共制台独”的战略方针,从此泛蓝和泛红两大势力形成结盟,“倒扁”则成为双方共同的政治目标。
    
     随着蓝、红的公开结盟往来,擅长统战的中共已更积极地在台湾的政界、媒体界、商界、文教界等各阶层进行发展拉拢,形成大批的同情者、利益相关者和代理人。他们已全面介入台湾的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的运作,特别是新闻媒体、舆论阵地更是大片泛红。他们在这次倒扁运动中已充分发挥其台前幕后的作用。
    
     今年的2月27日,陈水扁宣布终止国统纲领。这一被大陆视为台独的敏感举措,立即引起了国、共两党的强烈反弹。4月份在大陆召开了国、共经贸论坛,两党再作协商。估计中共当局这时已不能容忍陈水扁在总统职位上继续干下去,所以决定启动“柔性斩首|”计划,拉他下马。
    
     在此期间,中共的政治、军事评论员马鼎盛在电视节目上公开鼓吹对台湾进行“斩首”行动。他的理由是“万家哭不如一家哭”,干掉陈水扁一家是最好的反制台独的办法。马鼎盛的言论正是反映出中共当局对台斗争的策略选择。
    
     就在这种政治背景下,国民党立委邱毅紧扣第一家庭的弊案发起密集的暴料。他在4月份暴料“sogo”案,5月份暴料“台开案”,7月份暴料“国务机要费”案,8月份暴料“秘密帐户”案。在此期间,邱毅还数度往返北京,收集资料。其中奥秘,不难想象。
    
    随着弊案的揭开,泛蓝提出总统罢免案。此案因6月27日在立法院表决未能过关而告失败。接着在8月9日,施明德在去了一趟泰国,会见了兴趣相关人士回来之后,即发表倒扁宣言,从而揭开了我们前面所写的“百万人倒扁”这戏剧性的一幕。
    
     由此可见,台湾的倒扁运动不是简单的弊案问题。不是由于弊案的揭发而造成倒扁,而是一场以倒扁为目的,以揭弊为手段的政治斗争。这是事先定下打倒某某的目标,然后罗织罪名,将之斗臭斗垮,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死缠蛮打的政治斗争超限战的典型表现。认识到这一真正的因果关系,我们就可以知道倒扁的实质性关键不在弊案,而在于蓝、绿双方争夺执政权问题,以及两岸关系问题。这次的倒扁运动,是红、蓝联手,在反贪腐的烟幕之下所进行的一场有计划、有步骤的颠覆台湾现政权的战略行动。其目的就国民党而言,就是要斗垮民进党,为2008的夺回执政权开路;就共产党而言,就是要阻止陈水扁政府有进一步的台独举措,打垮民进党,挟制泛蓝,培植泛红,进而达到统一台湾的目的。成千上万亢奋的台湾民众如果只是出于反贪腐的义愤,而随着他们起舞,其后果则是非常危险的。
    
    三、“倒扁”运动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
     一种可能是,倒扁的大规模集会造成双方群众之对抗,出现暴动流血事件;进而出现蓝、绿、红各色混杂的“颜色革命”;混乱中民众围攻、占领总统府,迫使总统出走,三军失去统帅,中枢领导瘫痪。在这种情况下,即由台湾主张统一的泛红政治团体出面,要求中国政府出兵平乱,维持秩序。于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应台湾人民之邀请为借口,援用去年出台的“反国家分裂法”为法律根据,出兵台湾。随即出现对台湾闪电式的战略轰炸,瘫痪台湾的防御能力,大批的空降兵空投台北,“解放台湾”之战争正式开打。
    
     从目前看来,中国对台动武可能正是一个时机。美国眼前正身陷伊拉克战争的泥沼,又被伊朗、朝鲜等国的导弹试射、发展核武等问题所困扰,很难在混乱的局势中对台海战争作出迅速而全面地介入,稍一迟疑,中国即可的手,造成既成事实。
    
     另外,目前离北京主办奥运还有两年时间。中国可能自信在两年时间内可以摆平被占领的台湾局面,2008年仍可如期举办奥运,不会受影响。如果把解决台湾问题推迟到2008年之后,则陈水扁可能在这两年期间内推动公投制宪,实现台湾的法理台独,使问题更为复杂难办。
     目前国内高调出版 《江泽民文选》,宣扬江的“文攻武备”,两手都要硬,和做好以军事手段解决台湾问题的论调。近日又逮捕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加强打压国内的维权运动。香港民主党副主席何俊仁也遭不明身份者殴打威胁。种种迹象表明,中共似乎已在做“攘外必先安内”安排。这不禁令人想起邓小平当年出兵越南时逮捕魏京生,镇压西单民主墙的作为。看来中共内部目前已就某一重大决策达成一致的意见,并做出相应的布局。这一决策可能就是因应目前台湾岛内的政治局势,做好对突发事件的回应,包括出兵的准备。
    
     中共当局对这次台湾的倒扁运动一反常态,出奇地保持冷静,不但不动声色,还竭力撇清。这可能就是猫儿扑鼠之前那种凝神静视、蓄势待发吧。台湾很可能要在今年的9、10月份出大事。如果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则台湾的民主宪政就要被中共的武力所葬送。
    
     另一种可能是,迫于强大的压力,陈水扁宣布辞去总统职位,自动下台。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民进党则兵败如山倒,墙倒众人推。遭此重创的民进党在继之而来的北、高二市的选举中必定跟着大败。继任的吕秀莲作为弱势总统既不能领导政府正常运作,又不能凝聚团结民进党重新出发。民进党必然随之分裂,其整体力量遭到削弱,走向泡沫化,从而造就国民党一党独大的局面。
    
     2008年国民党乘胜出击,赢得总统大选,重新执政。国民党由于“联共制台独”路线的成功,击溃了泛绿,夺回执政权,即使不是作为回报,但在泛红的压力下,亦必将向“一国两制”的统一方向倾斜,最终使台湾沦为香港第二。到时候兔死狗烹,泛蓝也将遭到中央政府的抛弃而成为花瓶党。中共将扶植泛红的人士出任“台湾特首”,台湾的民主制度名存实亡,终于被中共以和平的方式颠覆。
    
     如果出现以上任何一种情况,不管是武的还是文的,台湾的民主制度都不可能继续存在。
    
    
    四、如何化解目前的危机
    目前台湾应立即停止大规模的街头群众运动,回归正常的民主宪政规则,以宪法相关的条例来决定总统的去留。
    
     根据民主制度的设计,制衡、改换政府的领导人的办法有罢免、弹劾、倒阁和任满到期等法律机制。民主政治的定期选举,是最后的,也是最根本的改换领导人的机制。在其他方法都失效的情况下,任满下台,不再选他,就是最根本的保证。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的根本区别也就在这里。在专制制度下,领导人可以无限期的做下去。人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只有革命的方式来推翻他,这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在民主制度下,任满到期的限制使他无法永远做下去,这就是制度的保证,民主的可贵。
    
    如果有了民主制度,仍然还要发起街头运动来“轰”总统下台,那还要民主制度干什么?当年何必要花那么大的力气去争取民主呢?既然已经争得民主,为什么还要废弃制度,走街头的“捷径”?如果开此先例,下次的泛绿也可以提早轰泛蓝下台,那么这社会还有什么法治可言?民主制度的运作是建立在法制的绝对权威上的。只有双方绝对尊重法规,民主的游戏才能玩下去,这就是为什么民主政治离不开“法治”。
    
    所以目前如果还要对陈水扁有所作为的话,仍然可以动用制度内的弹劾、倒阁等程序。同时也可以推动修改宪法有关的条文,降低对诸如罢免、弹劾等程序的门槛,以利于更有效的运作。
    
     当然,最根本的化解办法还是双方都冷静下来,停止这场恶斗。要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双方都要给对方留点余地,以保持一定的均势。不可搞赶尽杀绝、鱼死网破。要认识到,有时候如果把对方杀绝了,自己也就不存在了。双方目前首要的任务就是要使台湾好不容易得来的民主制度能长期运行下去,要护盘,不要砸盘。这才是台湾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
    
    美国的政治学者杭廷顿在他的《转变中社会的政治秩序》一书中说:“完全无社会冲突,政治制度便成为多余的;完全无社会和谐,政治制度便无从建立。”台湾的蓝、绿双方要好好思考如何在冲突与和谐之间找到平衡点,努力发展成为象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这样“向心式”的两党制,而非目前这种斗得你死我活的“离心式”的两党制。只有这样,台湾社会才能成为成熟的、长治久安的民主社会。
    
    从政策层面来说,台湾目前要稳住社会政治局面,应停止有进一步急独的动作,以缓解大陆急统的压力。在经贸、旅游方面可以更加开放,与大陆展开真正良性互利的沟通。要努力引导促进中国大陆向民主政治转化,从而在民主和平的条件下共同协商解决两岸的关系问题,以取得双赢。
    
    在大陆方面,也要给台湾留有一定的国际活动空间,不要一味打压,逼人家急独;而且一定要克制自己对台湾进行军事冒险的冲动。要认识到台湾问题需要时间来解决。台湾即使独立了,将来也还有机会再统一,但千千万万的同胞打死了就不能复活;战争造成的创伤,世世代代,难以抚平!大陆目前最重要的是首先进行自身的民主政治建设,为统一创造条件。象欧洲有那么多的独立的国家,现在都在民主政治的框架下结成欧盟统一体,难道同文同种的两岸同胞将来就不能和平地坐下来解决自己的关系问题?
    
    五、结语
     本人虽然来自大陆,但亦曾两度访问宝岛台湾。首次是在1996年赴台参观第一次总统直选,亲眼见证了民主政治在台湾的最初实践。再次是在今年4月访台,参加人权系列讲座,并和大陆的数名民运人士一起,蒙陈水扁总统拨冗接见。席间陈水扁表达了对大陆民主人权状况的支持与关注,令人深为感激。两度访台,给我留下良好的印象,也使我对台湾也象对家乡大陆一样,有着深切的关怀。实希望两岸人民终能同登民主之域,共建自由的家园。
    
     但是,反观大陆,漫漫的专制长夜尚未有尽期,而台湾民主的幼芽又面临摧折之危险,四顾茫然,忧心似捣,夜阑不寐,起而草此小文,望世人有以警醒!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