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博讯2006年8月30日)
    今年重庆大旱,高温难耐,滴水难求,田地龟裂,人畜倒毙,学校停学。虽干部携带小姐进山避暑,但救灾如火,政府组织车马送水救命也不算不力,但为什么作为天府的重庆,又处在七八两个月的汛期却是晴天大旱,而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又恰恰在三峡库区内,也就是说近水救不了近火,守着大水桶无水喝。于是人们自然地把目光投注到刚刚落成的三峡大坝上。这个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它的多种功能中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水旱从人”,大坝建成后,不但可以抗衡百年不遇的洪水,也可以解决天旱无水问题。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好像故意要和共产党为难似的,当头就是一棒。
    
     三峡大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大坝,它既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坝,也是表明共产党最大的政绩工程,但是这个政绩工程在按步就班之际,就问题不断,灾祸连连。每当出现问题之际,人们就会想到当年反对三峡上马的清华大学水利专家黄万里教授,他是反对三峡上马的领军人物,今年正是教授逝世五周年祭。居住在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在对黄教授的祭文中提到:“黄万里教授多次上书江泽民和中共中央政治局,要求对三峡工程问题进行公开讨论,并要求中央领导给他30分钟的时间,听他汇报把‘三峡高坝永不可建’ 的道理讲清楚。黄万里教授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中,多次托付他的子女和朋友∶‘我是看不到三峡建成后的后果了。你们还能看见,帮我记着看看,但愿我的话不 要言中,否则损失太大了。’替先生守灵,就是要帮他看着三峡工程。” (博讯 boxun.com)

    
    读王维洛先生这段祭文,有让人扼腕痛惜,悲情难挡的感觉。黄万里教授对三峡上马痛心疾首,但更希望他的结论是错误的,为一个民族的祸福,他甘愿不要自己科学的结论。但是科学总是科学,它无法安慰一个科学家的良心。三峡建坝以来不断地在论证着他结论。2004年三峡大坝合拢以后,九月汛期长江上游开县全县55个乡镇的1041个村全部受灾,全县受灾面积达100%,死亡人数达33人。三峡大坝为了发电的利益没有在汛期到来前放水,调高长江支流水位,造成开县洪灾,三峡水库没有起到调节洪水的作用,从而论证了黄万里教授三峡水库调节洪水和发电的功能是互相矛盾的结论。而今年,中央抗洪防旱指挥确定长江流域将发洪水,鉴于04年的教训,要求三峡水库在汛期到来之前将水库的水位放到安全线内。但是今年水库上游的四川、重庆却是长达50到70天滴水不落,而几亿立方的生命之水却在干旱正在形成之时白白地放掉,人们只能望着已经放浅了的三峡水库望水兴叹。这又论证了黄万里教授三峡防洪和抗旱功能是互相矛盾的结论。
    
    三峡大坝作为中共领导的宝贝心肝工程,随着三峡问题越来越频繁地发生,中共领导开始对它敬而远之,他们不再有了往日那样的热情,为三峡各项工程频频题词剪彩,出镜亮相,与三峡工程一同名留青史,反而避之唯恐不及。去年,三峡大坝建成,中央领导竟无一人出席,庆祝活动简单地进行了八分钟就告结束。这在中国巨型工程庆典史上所没有的。因为中共领导已经清楚,与三峡工程连在一起,就是与灾难连在一起,与毁坏祖国河山连在一起,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在中共的决策下,中国的经济发展,不但中国的民众背负着巨大的苦难,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山河也背负着巨大的灾难。昔日,日本侵略中国,半壁江山被占,中国是国破山河在。现在中共统治,是国在山河破。
    
    当重庆民众在喘息中寻找水喝的同时,他们也在寻思,为什么二千年前李冰建都江堰能把泽国变天府,而今共产党断水建坝,不但把天府变泽国,也把天府变龟田。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 陈维健: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 陈维健: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 陈维健:党决不能指挥枪
  • 陈维健: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 陈维健: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 陈维健: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 陈维健: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 陈维健: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 陈维健: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 陈维健: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 陈维健:人头税和暂住证
  • 陈维健: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 陈维健: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 陈维健:向北京奥运说“不”!
  • 陈维健: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 陈维健: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 陈维健: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 陈维健: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