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 给愿意成为我的朋友的年轻人信
(博讯2006年8月29日)
    
    给愿意成为我的朋友的年轻人信
     (博讯 boxun.com)

    
    张鹤慈
    
    
    
    我现居住在澳大利亚,生活不需要靠搞政治来维持,是一个独立的个
    人,无需要看任何组织的脸色行事。我在国外没有安全问题,说的全
    是我想说的话。
    
    我的文章不是为那些和我的观点一致的人写的。因为这些文章只是一
    些简单的常识,他们不需要我多说什么。我的文章也不是对那些根本
    不看文章、就一定反对的人写的,因为这些人的观点,不是由理性、
    而是由利益决定的。我也许可以改变他们的观点,但我无力改变他们
    的利益的基础。我的文章是写给一些和我的观点可能不一样、但和我
    的价值、理念相同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写的。我希望通过交流、通过
    更多的理解,能够影响他们。
    
    目前最根本的分歧之一,是如何看待今天的中国。一些人,如刘晓波
    所提到的“凡是在国外唱道德高调的,凡是在国外鼓吹暴力和政变
    的”人,其实不只是国外,国内也同样有大量的唱高调的人,特别是
    在网上用化名的人,他们对目前中国的定位是历史上最残忍、最凶
    恶、最毒辣、最暴虐的统治。他们认为,这样他们就占据了道德的最
    高点,因此有权把所有不同意他们的看法的人、所有不对今天全面否
    定、不用“最”字形容中共的人,统统称为伪自由主义者、软体动
    物、共产党的帮凶、特务等等。他们对独立笔会、对天安门母亲、和
    对很多具体的个人的攻击,都是基于这个出发点。占据了这个道德的
    制高点,任何不同意他们看法的人,其言论就很容易被说成是在为中
    共解套,就很容易被抹黑为中共的帮凶和特务。在唱高调的比赛中,
    如果你想实事求是,那是需要勇气和自信的。
    
    占据了这个制高点,也就可以为他们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和行动找到
    理论根据,为他们那些不考虑后果、不考虑可行性的行为找到支持。
    他们的希望就如此这般地把中国人都逼上梁山。他们的理论和毛泽东
    的一穷二白、一张白纸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是同一个逻辑。在
    中学时,我就对毛泽东的这个说法表示了怀疑:如果你开始画了,接
    下去,是应该擦了,让这张纸仍然是白纸、还是在接着画已经不是最
    新、最美的图画?
    
    我们千辛万苦,就是为了让今天的中国不是在“历史上最残忍、最凶
    恶、最毒辣、最暴虐的统治”之下。难道只有让中国一定处于“历史
    上最残忍、最凶恶、最毒辣、最暴虐的统治”时,中国才能有变革的
    希望?这种让中国人都活不下去、才能起来革命的设想,是当年毛泽
    东、共产党的改朝换代的设想。变革前的苏联,难道比斯大林时代更
    凶残?更黑暗?正是因为在后极权主义时代,统治者已经不可能肆意
    妄为地统治人民,“权力者已经失去了他们前辈所拥有的原创力与严
    酷性”(李慎之),才使颜色革命成为可能。
    
    对于这些说法,一些是基于个人经历的阐述,如某个人受了皮肉之
    苦,就一定是认为自己受到了49年以后、甚至是近一、二百年来的最
    危险、最凶残、最血腥对待,等等。这些,我不想花功夫论述。我想
    谈谈,旧中国49年后的变化。
    
    其实,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中国已经从极权主义转化为威权主义
    (或称为后极权主义)。这个事实,肯思索、喜读书的年轻人能够比
    我阐述得更清楚、明白。我想和年轻人谈的是,你们对过去的了解,
    很难有真正的体会。
    
    (下面是我以前写的文章;方括号里是我新加的内容。)
    
    我想,就这个思路,纵向地谈一下中国49年后的历史。想在这里谈两
    个问题:一是,针对现在的大量的、美化50年代和美化毛泽东时代的
    提法,想弄清,那时的中国是否有更好的吏治。如有人指出,“当时
    的干部清廉和守法”。那时,干部的待遇是严格的等级制,什么级
    别,什么待遇,熬得十年寒窗,才能做人上人。那时可以做的到,上
    面跳舞,下面不许唱歌。下面的干部直接面对群众,上有党纪,下有
    百姓,必须从媳妇熬成婆后,才可能享受人上人的生活。但那时的一
    个小小的干部,就有对其属民的极大的权力,连下属的婚嫁都有否定
    权。反对书记就是反党,书记就可以把人送去劳教,甚至判刑;只要
    在他不喜欢的人的档案里写上几句,就会是此人一辈子的紧箍咒。
    
    中国那时是否比现在,有更多的社会公正?如有人指出,“当时干部
    和群众的布票一样”。他们不知道,当时的高干,不但本人,连孩子
    的春夏秋冬的衣服,国家是全部包了下来,免费供应。布票对他们没
    有用处。〔中国人从来是追求终点的平等,即占有的平等,而不知道
    追求起点的平等,即权力的平等。今天也会为一个领导人穿了一件旧
    衣服而感动,而不想想就是这个穿了旧衣服的人的手中的不受约束的
    权力。〕
    
    现今的中国,在社会发展、人权民主方面有没有改进。这二个问题,
    都是现实的问题,是有关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中国
    有没有必要走回头路;第二个问题是,中国有没有渐进改革的可能。
    
    有关毛时代的评价的第一个问题,我这里不多说,现在的年轻人不会
    懂得。50年代,一个大学教授,一周五天,吃完晚饭,必须骑车到单
    位,学习两个小时。有必要让年青人了解真实的过去。看到最近的有
    关《中国宏观经济与改革走势座谈会》的报道,“反对改革者可以旗
    帜鲜明,因为打着维护社会主义的招牌,完全没有风险;支持改革者
    因为一些关于政治改革的言论仍然属于禁区,无法把话说清楚,让反
    改革势力在舆论上占了上风。”根源就是没有彻底的否定毛泽东,仍
    然坚持不合时宜的四项原则。
    
    今天的中国,没有了作为那百分之五的敌人,不存在地、富、反、
    坏、右及其子女的贱民。这也是社会的一大进步。对国内、外的树
    敌,是集权国家的统治所不可少的因素。49年后,平均二、三年就是
    一次大的运动,就是多少人的流血、多少人的自由被送上祭坛。
    
    改革初期,牢骚鹊起。我当时就认为,能听到牢骚,就是进步。今
    天,海外的民运人士,多是被北京送出来的,国内的异议人士,虽不
    停地被打压,但和毛泽东时代,没法比较。
    
    毛泽东时代,反右,几十万知识分子成了罪人,没有一次群体抗议;
    大跃进后的“三年灾害”,三千万人饿死,反倒是“一片大好”;文
    革,上百万人死于非命,“万岁”之声不绝于耳……。而今天,牢
    骚、政治笑话越来越放肆,不但是朋友之间,就是人大的会上,也能
    听到很刺耳的声音。反对政府的群体事件确实在逐年增多。征地补偿
    少了,游行;媒体受控制了,抗争群起……所有的专制社会都是歌功
    颂德,所有的民主社会都是怨声载道。
    
    在澳大利亚,天天报纸上有总理的漫画,天天有人指责执政党。示威
    抗议、罢工、游行时有出现。到朝鲜听听,莺歌燕舞,顶礼膜拜。如
    果只有这两种社会状态,请问各位选择哪一种?是愿意天天听那歌功
    颂德、还是宁可忍受这怨声载道?
    
    中国从一个难民的净出口国,变成了一个有出口、有进口的国家,北
    韩的难民跑到了中国。今天的北韩就是昨天的中国。这就相当于是过
    去的中国人,选择了今天的中国。
    
    看看胡风右派的言论,看看那时被送入监狱和被处死的的反革命的言
    论,和今天的报刊、书籍、网络上的言论,如何能比?50年代的电影
    《新局长到来之前》,不过是讽刺了个处长拍马奉承,就是反党,作
    者就成为了右派。现在的电视剧《国家公诉》,把省长、市长和下面
    一群,都写成为贪官污吏,作者安然无恙。
    
    粮票、布票和购货本的废止,不是执政者的刻意行为,而是经济发展
    使然。和平时期几十年,仍然是战时的供给制。粮票的废除,不止是
    经济上的大事,也是政治上的大事。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的最大的区
    别,就是农民没有粮票,农民被约束在土地上,不可能移动,成为了
    实实在在的农奴。城里人的每一张嘴都被管了起来。粮票的制度,是
    对人的控制的最有效的制度。
    
    看看今天的失业率,和开放前无法相比。因为,开放前的失业率几乎
    是零。几亿的农民被约束在土地上,他们没有就业的权力,也就没有
    失业的权力。城里人,除非上级调动,差不多是一辈子固定在一个单
    位、一个工厂。因种种原因离开单位的人,马上被公安机关收留,强
    制劳动。现在的下岗、农民工找不到工作、大学毕业的失业等等,是
    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但有人希望回到过去的零失业?70年代,我的
    哥哥和美国人聊天,被问到对美国有什么负面的看法。我哥哥说,美
    国的的离婚率太高。对方反问,中国的城市的离婚率高、还是农村的
    离婚率高?中国的城市的妇女的自由程度高、还是农村的妇女的自由
    的程度高?我的哥哥无言以对。
    
    关于官商勾结,过去没有这个问题,因为官商是一体。今天,官商的
    勾结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比过去的官商一体,也是进步,至少有一
    部分权力从官僚体制里分离出来了。
    
    你可以说是因为共产党没有力量再象过去那样地控制,也可以说,是
    今天的对外开放,有了国际的压力。不管是什么理由,今天的事实
    是,中国在49年后,人们的享有的个人空间是最多的时候〔我避免用
    “自由”一词〕。在政治以外的领域──生活方式、个人爱好──,
    和毛时代是两个世界,真正地是和世界接轨了,至少是大中城市和沿
    海城镇的居民。
    
    我们的时代,没有人听过猫王的演唱,《人民日报》这样的国家报纸
    上的介绍是:猫王只是在台上狂扭、嚎叫。他都不敢录制唱片。事实
    是,猫王所录制的唱片,数量是世界之最。试想,如果是毛泽东时代
    的政治环境和生活环境,今天这么多的长期在大陆的台湾人,在大陆
    能够生活的下去?〔我有意地不提,今天的公安、司法,今天的监
    狱、劳改队和过去的比较。我有意地不提今天的对政治犯的处置和过
    去的区别。我看到过现在的一些人,对今天的监狱、警察的描述。我
    不否认,在个别地区,一些案例,可能会有非常黑暗、非常残暴的场
    面。但我看到的,这些人对发生在自己身上所说的最凶残、最黑暗的
    种种,在当时不过是家常便饭。〕
    
    从49年到今天,我把中国的政治斗争粗分为三个时期。49年到反右,
    这是政权初立的报复期,不论是对原来的国民党军政人员,还是民主
    人士、知识分子。这是执政党的主动出击的时期,是寻找敌人、制造
    敌人的时期。除了反右,是真正有了一些反对的声音。其他的如土
    改、肃反、镇反、三反五分、公私合营,到文化界的胡风、《武训
    传》,《红楼梦》的愈平伯等等,完全是统治者的折腾。敌人是被动
    地被发现、被制造出来的。
    
    第二个时期是以59年的彭德怀事件开始,到文化大革命。这是执政党
    在内部寻找敌人、制造敌人的时期。彭德怀的事件有点类似反右,也
    是真正有了一些反对的声音。从反右倾、四清,到文革,斗争的重点
    转到了党内。毛泽东在58年,因为不满小脚女人的经济方针,亲自上
    阵。他这个只知道帝王权术的痞子王,收获的是几千万人的冤魂。在
    毛泽东自己知道他搞得天怒人怨后,他的唯一的精力就放在他的王位
    的稳定。他病态地寻找着一切对他王位有威胁的人,对社会上的虾兵
    蟹将是没有兴趣了。文化革命是党内斗争这一点,几乎没有什么人不
    同意,但很少有人指出,“4.5”和“6.4”也是党内斗争。没有党
    内的严重的分裂,就没有“4.5”和“6.4”。所以,我把文革后到
    89年的“6.4”也算作第二个时期。事实是,文革结束后,党内斗争
    仍然是国内的主线:两个凡是、三种人、精神污染等等。
    
    第三个时期,是执政者被动防御的时期。在第二个时期,因为矛盾在
    党内,和因为毛泽东文革使执政党的合法性的资源几乎完全丧失,
    民间的反对力量开始出现。在第三个时期,民间力量的壮大,执政者
    已经是处在防守的状态。稳定压倒一切的提法,已经是从主动进攻、
    转变到被动防御的明证。为了稳定,执政者仍然没有停止对他认为会
    威胁政权的人的迫害。执政者还会神经过敏,甚至歇斯底里地制造敌
    人。但这和第一时期的进攻姿态是完全不同了。现在的说法是:权力
    在政府,道义在民间。执政者已经在他过去全面控制的领域里,作了
    无可奈何的退让。开放后的中国,科技使世界变小;内、外的两种力
    量,使中共今天处于守势。
    
    〔说今天的中国比毛泽东时代有进步,是在阐述事实、还是在帮中共
    说话?是不是一定要把今天说成是最黑暗、最残暴,才是真正的民主
    战士?我们承认不承认,今天的中共在道义资源,在对人民的控制,
    在统治的力度和广度上,已经大不如前?我们承认不承认,今天的民
    间的反对声音,已经是公开的存在,而且是越来越清晰和大胆?我们
    承认不承认,今天的中共,在国际的民主力量的压力和国内的民主力
    量的反抗下,越来越虚弱?承认不承认今天的中共,已经从主动出击
    的时期,寻找敌人、制造敌人的时期,衰败到执政者已经是处在防守
    的状态?承认不承认中共已经从野心勃勃的革命政党,衰败成一个只
    求稳定、只想保住政权的保命政党?如果你们承认这些,那么,把今
    天的中国说成是历史上最残忍、最凶恶、最毒辣、最暴虐的统治、并
    从而否定一切在法律框架下的维权活动、甚至是鼓吹暴力革命和军事
    政变,这是实事求是和负责任的态度吗?
    
    〔如果你们承认,今天的中国,在世界民主的大潮流下,在国内民主
    力量的不断的反抗下,已经越来越虚弱,你们就应该知道,我所说
    的,国内的民主力量,就是你们所指责的体制内、外的“伪自由主义
    者们”。回过头看看,多年的忍辱负重、多年的流血流汗、中国50年
    的血难史,是谁在维护中华民族的这最后一点正气?面对那些千千万
    万的为了中国的光明而死难的人,和千千万万为了中国的自由而被投
    入监狱,而被关押、迫害的人,你们怎么好意思说把“最”字放在自
    己的头上当作光环?怎么好意思把别人称为“伪自由主义”和“软体
    动物”。明年是反右运动50周年。55万的右派,几乎全部是体制内的
    人。你们有谁敢把这55万的右派,都称为是伪自由主义者、是软体动
    物?〕
    
    (2006-08-08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曹天予是不是专业告密者的四大疑点,并寻找知情人
  • 今天,曹天予再一次告发反革命/张鹤慈
  • 对《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调查报告》的一些看法/张鹤慈
  • 让我们补充民主这一课──与张鹤慈商榷/张三一言
  • 劳动教养,告密,法院、、读盧雪松的“我自己的...”有感/张鹤慈
  • 杨志:读张鹤慈“修补统一阵线?” 有感
  • 让我们一起来补习民主这一课/张鹤慈
  • 就世纪中国被封,给龙应台的一封信/张鹤慈
  • 香港――中国民主化的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张鹤慈
  • 同是中国人?同时中国人!/张鹤慈
  • 给马英九再进一言/张鹤慈
  • 对“从追随专制到逃避自由 —— 对文革到六四历史时期的再思索 仲维光”的文章的选评(下)/张鹤慈
  • 张鹤慈:仲维光
  • 龙应台,请用民主说服我/张鹤慈
  • 我们现在在那里?/张鹤慈
  • 美国是中国民主化的敌人?/张鹤慈
  • 张鹤慈:就不同意接力绝食运动的一封公开信
  • 319 案和政党恶斗/张鹤慈
  • 美化后的毛泽东文革中,人民文革消失了/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