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闲话五代十国(四)/綦彦臣
(博讯2006年8月28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綦彦臣 (博讯 boxun.com)

    
    1.乱世军人好赌
    
    朱温即位,宴庆,习少年故事,与兄博,为求一乐;又有沙陀李氏治下之魏博军人皇甫晖暂住邢州时,赌输,作乱,遂有嗣源被劫为帝之变;北汉立国者刘旻(后汉刘知远母弟),“少无赖,嗜酒好博”,凡此等等。
    唐时天下富足,人好赌,后世闻名的诗人杜甫亦曾参与博戏,其诗《今夕行》云:“今夕何夕岁云徂,更长烛明不可孤。咸阳客舍一子无,相与博塞为欢娱。凭陵大笑呼五白,袒跣不肯成枭卢。英雄有时亦如此,邂逅岂即非良图。君莫笑,刘毅从来布衣愿,家无儋石输百万。”
    别人都很投入,杜甫不过借赌博喻人生无常而已,但其中涉及东晋末南朝前期时大将刘毅好赌事,亦证明唐接魏晋南北朝之赌风,五代延之。
    刘毅曾掷出二等彩即四黑一白的“雉”,大为骄傲,曰:“非不能卢,不事此耳!”刘毅少年即敢拼赌,家里连一石糊口的粮食都没有,就敢赌百万钱的输赢,足见其胆量与技艺。刘裕(后来为南朝宋开国皇帝)见此不服,意想压过刘毅。“挼五木久之,曰:‘老兄试为卿答。’既而四子俱黑,一子转跃未定,裕厉声喝之,即成卢。”
    刘裕得最高彩“卢”即五子皆黑,由此慑服本来豪爽的刘毅。
    俗语云:“奸出人命,赌出贼”,殊不知赌亦刺激人的胆量,以致敢因赌杀人,李白《少年行》可证之,诗中有句:“呼卢百万终不惜,报仇千里如呎尺。”
    
    2.杨行密诈除旧友
    
    杨吴创立者行密,与好友安仁义、朱延寿皆起于军卒,及行密定江淮,恐二友以悍致变,谋除之。
    适逢有将谋叛,仁义应之,乃为行密部将王茂章所破,俘而斩之。
    朱延寿实无反意,其因其乃为行密内弟之故。行密除之决心已定,乃诈称有目疾。曾故意撞宫中柱子,倒地,装死。朱夫人扶之,“良久,乃苏”。其诈如此!
    “死而复苏”后又装哭,泣曰:“吾业成而丧其目,是天废我也。吾儿子皆不足以任事,得延寿付之,吾无恨矣。”毕竟朱夫人见识短浅,喜不自胜,急召其弟。延寿至寝室之门,行密乃刺之。杀延寿后,又休了朱夫人,赶出宫去,令嫁民人。
    
    3.刘岩造字
    
    南汉刘氏,建于刘隐,隐有庶弟岩。岩生而怪,隐之正妻韦氏欲杀其母子,见岩而惧,乃杀其母段氏,养岩为己子。
    朱梁末帝贞明三年(公元917年),刘岩称帝,改元乾亨。乾亨,有《易经》第一卦“乾”名,又有该卦四大吉“元亨利贞”之“亨”,可见刘岩迷恋易学。
    乾亨九年(公元915年),有白龙现于三清殿,乃改元白龙,并更名为“刘龚”,以应祥瑞。闻胡僧有言“灭刘氏者龚也”,再更名为“刘龑”。
    “龑”字为其生造,音“俨”(归岩之音而变其字),取《易经》乾卦中“飞龙在天”之意。
    自武则天之后,造字帝王惟刘岩一个。
    刘岩为人凶残且自卑。其凶残者,以杀人为乐事,欧史曰:“龑性聪悟而苛酷,为刀锯、支(肢)解、剔刳之刑,每视杀人,则不胜其喜,不觉朵颐,垂涎呀呷,人以为真蛟唇也。”
    其大意为:观杀人之刑,如馋美食,口水自然外流,而后又吸口水,咂嘴,如已食美食状。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机会总会胜过义愤———回复野火先生之商榷/綦彦臣
  • 闲话五代(三)/綦彦臣
  • “拒郭门”无限扩大化的后果堪忧/綦彦臣
  • 美中战略博弈背景下的中国自由运动/綦彦臣
  • 五代的“孬人政治”/綦彦臣
  • 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与俄罗斯/綦彦臣
  • 看看2008,北大校庆余杰钱理群在哪?/綦彦臣
  • 五代十国闲话(二)/綦彦臣
  • 狗死了!毛活了?/綦彦臣
  • 闲话五代十国(之一)/綦彦臣
  • 东海一枭何必以庄冒儒/綦彦臣
  • 綦彦臣: 再评中央党校政改思路.
  • 旁观“郭维风波”/綦彦臣
  • 三自教会:专横的谦卑/綦彦臣
  • 易中天误读赤壁/綦彦臣
  • 想起了“老右”与造反派的对骂/綦彦臣
  • 史中有史:“借寇一年”/綦彦臣
  • 群体事件与宰相丧命/綦彦臣
  • 沧州无山/綦彦臣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