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秋雨這種中國文化人的政治潔癖/姜澤宇
(博讯2006年8月28日)
    姜澤宇 中國作家
    
     八月二十日,台灣《中國時報》以《余秋雨抱怨台灣文化人太愛談政治》為題報道:大陸著名「文化大師」余秋雨應邀到香港主講《文化長河中的台灣》時感慨說到,令他眼睛為之一亮的台灣文化正在漸漸消失,是他最近幾次訪台的強烈感受,也成為他極大的不安和憂慮;台灣社會的視線開始轉移,和文化人在一起談的都是政治話題,文化顯得不重要了,甚至成了政治的工具,「很多文化人被政治拽了過去,走上了不歸路。」 (博讯 boxun.com)

    
    
    「文化有巨大的包容性,應取得更大範圍的發言權,當政治話語可以壓抑文化話語時,是最大的悲劇,台灣需要改變政治話語響亮、文化話語黯淡的狀況。」
    看了余大師這番頗不調的「感慨」和「憂慮」,我的第一感覺是:莫非如今的余先生罹患了政治潔癖不成?
    
    余曾寫不少大批判文章
    眾所周知,余秋雨在罪惡昭彰的「文革」中是當年隸屬於上海市委的寫作組「石一歌」(與「梁效」、「羅忠鼎」等「文革」數大寫作組齊名)的重要成員,寫過不少頗具份量的大批判文章,曾是政治上的「一朝紅人」。另外,余秋雨在「反擊右傾翻案風」、「評法批儒」等運動中也表現得非常積極,甚至曾經引起過公憤。我一直弄不清楚,像余先生這樣博古通今、儒雅通達的「文化大師」當年為甚麼會成為如此不堪的政治鬥爭的工具?直到有一天,我在《鳳凰周刊》上看到余秋雨的一篇小文在曲彎地罵余杰,意思是說余杰是吃飽了肚子的當代青年,不理解他這個曾經吃不飽肚子的「文革」青年。當時,我看到余大師的這番表白,還挺同情他。但今天再看,卻有了又一番感慨:哦,原來余大師當年吃不飽肚子的時候,對政治挺衷情,如今肥馬輕裘了,就嫌棄起政治了?──這「文化大師」也太「沒文化」了吧!
    
    參與政治體現社會責任
    在台灣這樣一個華人文化圈珍貴的民主飛地,文化人參與政治是他們關懷國脈民瘼的社會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的體現,也是他們掌握自己生活和命運主動權的體現,何患之有?其實,參與政治正是有良知和社會關懷熱情的台灣文化人的優良傳統:從雷震到殷海光再到李敖,台灣文化人談了幾十年政治,終於談出一個自由、民主、繁榮、亮麗的台灣!
    大陸的文化人,也許是被各種「焚書坑儒」、「引蛇出動」或「六四屠殺」式的政治運動傷透了心,上夠了當,嚇破了膽,一向過於懦弱、精明和世故,所以不敢也不能參與政治,早已淪為古裝劇中那個戰戰兢兢、唯唯諾諾的老是把「莫談國事」吊在口上的店小二!這樣「不談政治」的結果就是被各個擊破,被獨裁者玩弄於股掌之上,被政治的潮流沖得七零八落,甚至常常全軍覆沒!
    更嚴重的是:由於長期不敢也不能參與政治,最後就會導致即使有人斗膽談了一回政治,也常常如放了一個不帶響的臭屁一樣,很快就會在專制那無處不在的空氣消失殆盡!對於我們一九七○年代出生的這一代中國大陸青年人來說,在黨化的制式育下學了十幾年的馬克思主義,最後才明白: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品雖然連篇累牘,但真話只有一句:「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上層建築反作用於經濟基礎。」尤其是在中國大陸這樣一個時時刻刻都在強調「政治掛帥」和「中國特色」的政治畸形社會,「上層建築反作用於經濟基礎」的狀況常常會蓋過「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這個所謂的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也就是說,在中國大陸地區,常常是「上層建築決定經濟基礎」!
    
    上層建築決定民眾生活
    
    
    不僅如此,作為「上層建築」的政治還決定文化以及中國大陸民眾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此來看,在中國大陸,你雖然想清雅慎獨,以玩文化為樂,你談文化時就一定能繞開政治嗎?政治難道不是文化嗎?再說,你雖然想超塵脫俗於世外,不談政治,但政治卻無時無處不在「談」你,你想躲也躲不了啊!所以,要想不做政治的奴隸,你就必須關心政治!
    我不知道余大師究竟是因內心恐懼在裝來玩弄「鴕鳥政策」,還是真的成了白癡(亞里士多德對白癡的定義就是指那些沒有或者很少有政治參與意識的人),通過對他因台灣文化人「太愛談政治」而產生的「不安和憂慮」的深入分析,我只會覺得「當了太監的人總會說正常男人襠臊」!
    
    萍果日報首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