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一舟:男人的烏托邦是婚外情和“性开放”?
(博讯2006年8月28日)
     陳一舟(山東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轉發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在世人眼中,狐狸精是貶義詞,著名學者馬瑞芳卻認為蒲松齡筆下的狐狸精是“有靈氣的白領麗人”。馬瑞芳說,“早在孔孟文化裏,狐狸精作為一個貶義詞,形容被看做淫蕩的、品質惡劣的、迷惑男人的這些女性,是站在傳統道德之外的另類。但在《聊齋》中,‘狐狸精’的性質就變了,蒲松齡居然把她們寫成率真可愛得像陽光女孩一樣。我覺得她們更像高一的中學生。”“蒲松齡的作品充滿了男性的烏托邦,在狐狸精上非常地突出。”馬瑞芳坦言。(《晶報》8月27日) (博讯 boxun.com)

    
    實話實說,馬瑞芳教授如此為“狐狸精”平反的“言論”讓我感到非常滑稽。坊間口口相傳的“狐狸精”與蒲松齡筆下的“狐狸精”壓根就不是一回事,豈能相提並論呢?前者是千百年來老百姓對一些有悖於現實道德規則女性的貶義性稱呼,是一種“比喻”;而後者,則是虛構出來的“精靈怪異”,是一代大師鞭撻和諷刺封建社會現實的一種“道具”。
    
    不僅如此,馬瑞芳教授居然還聲稱“蒲松齡的作品充滿了男性的烏托邦,在狐狸精上非常地突出”,更讓人感到匪夷所思。且來看她是如何把“狐狸精與人相戀”理解成男人的烏托邦的——“狐狸精”常常在男人一籌莫展時挺身而出,為男人遮風擋雨,助其考取功名,當男人的妻子不生孩子的時候,還給對方生一個孩子,傳宗接代。此外,她們還對男女之事看得非常開,能合則合,不合則飄飄而去絕不計較。用現代的眼光看,馬教授眼中男人最為嚮往的“烏托邦”,豈不就成了無限制的婚外情和“性開放”?荒唐。
    
    在封建男權年代,通行一夫多妻的社會婚姻制度,占社會主導地位的男性隨意與女性“尋歡”也是社會道德所允許的行為,蒲松齡筆下的“狐狸精與男主角發生關係”情節,其實也沒有脫出社會大背景的巢臼。換言之,他虛構出來的小說景象並不違反當時的道德。而社會文明進步到了今天,作為一個著名的學者,變相宣稱“與可愛的女性無拘無束地發生婚外情或者婚外性關係”是男人的一種“理想”,這不僅僅是對男性的不尊重,還是在顛覆一夫一妻制度以及這種制度所衍生的倫理道德。
    
    這種“觀點”與前不久社會學家李銀河所鼓吹的“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發生性關係的權利論”實在是大同小異。此類明顯衝擊現代文明和企圖顛覆道德的“價值觀念”在個別專家學者的口中宣揚出來,更具煽動力和誤導力,必須要引起社會的高度警惕。□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827/05/2PGPIEPE00011229.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