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斥“楚天舒”诽谤文/方圆
(博讯2006年8月25日)
    
    方圆
     (博讯 boxun.com)

    
    八月十七日外出办事的途中,接到朋友电话,说有一位“楚天舒”者,在《博讯》上张贴了一篇诽谤本人的文章,并告知这篇文章的大致内容。听到这个消息十分纳闷。因为我并不认识一个叫“楚天舒”的人,在我未蒙面但有文字往还的圈内,也从未听闻过“楚天舒”这个名字。这个我从未打过任何交道的人,为何根据一些他并未核实的“传闻”,置法律于不顾,公然对我进行诽谤?
    
    八月十九日回到堪培拉后察看此文,才知道此人之所以把我说成一个“说话夸张,举止失当”,“好大喜功、说大话编故事的记录贻笑大方的几箩筐”,“ 几年前因为一句话不合,与他人发生冲突而被人掴耳光”,“ 说话做事的分寸感比较弱”等等,目的在于伤害我的名誉,以便今后在应付温金柯先生对伪造假新闻可能提起的诉讼中,质疑我可能提供的证词的可靠性与真实性。
    
    因此,这就不能把这篇文章简单视为一般的谩骂了。如果仅是谩骂,我倒不必去理睬它。因为骂人的话,不管使用何种恶毒肮脏的语言,不但不能伤害被骂者的人格、人品和名誉,相反只会让公众觉得骂人者满嘴喷粪。但诽谤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诽谤是公然捏造事实,对一个人的人格、人品和名誉进行贬损。尤其是那种以不相干者或中立者、局外人的面貌出现的人进行的诽谤,对被诽谤者的伤害更加严重。因为这种“不相干”、“中立者”、“局外人”的身份,更加能掩盖诽谤的犯意和阴暗的动机。所以,回到堪培拉后的这几天,对“楚天舒”在这篇文章中提到的那些为他提供“传闻”的“悉尼当地民运朋友”,特别是他指名道姓的那几位朋友,进行求证和取证:
    
    一、八月十九日晚,我首先与钟锦江先生通了电话。我问钟锦江先生:在“楚天舒”的这篇文章中,对钟锦江先生是这样称呼的:“锦江君”,“锦江”,看来此人对钟锦江先生非常熟悉,关系非常亲近密切。请问钟锦江先生认识此人并给他提供过关于本人的“传闻”吗?
    
    钟锦江先生听后断然否认。
    
    钟锦江先生说,他根本不认识这个“楚天舒”。雪梨民运圈中最近有一两个生面孔,但不知道这一两个人的真名实姓。他不知道这位“楚天舒”文章中所谈的所谓“传闻”,更没有与任何人谈过所谓“传闻”。
    
    钟锦江先生说,至于“锦江君”,“锦江”这种看似亲昵的称呼,也只是国内时下的流俗。某些有心人,想要达到某些目的,惯喜攀龙附凤,自抬身价。往往对他们根本不熟悉,不认识的人,冠以非常肉麻的称谓。如那些与毛泽东周恩来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丑类,开口闭口就是“主席”,“恩来”,好像他们与“主席”,“恩来”,朝夕相处,耳鬓相磨。
    
    钟锦江先生斩钉截铁地说,他可以和这位“楚天舒”当面对质,看看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经何人介绍,认识这位“楚天舒”了?更遑论去与他谈过什么有关方圆的“传闻”?看来,不是别人,而是这位“楚天舒”“好大喜功、说大话编故事贻笑大方”。
    
    二、八月十九日晚,在给钟锦江先生通话后,我又拨通了孙立勇先生的电话。我对孙立勇先生说,这位“楚天舒”在文章中两次提到孙立勇先生的婚礼,也非常亲热地称呼阁下为“孙立勇君”、“ 孙君”,请问孙立勇先生是否认识这位“楚天舒”?是否读过“楚天舒”诽谤本人的文章?
    
    孙立勇先生一提到这篇诽谤本人的文章,马上勃然大怒。
    
    孙立勇先生说,文章看过,但的确不知道谁叫“楚天舒”,更没有邀请过这位“楚天舒”参加自己的婚礼。这个“楚天舒”无端端地在这篇搅是非的文章中硬要拉上“孙君”的婚礼,不知是何用心?
    
    孙立勇先生说,这个“楚天舒”应当是一个化名。一个人要对别人作批评,应当署上自己的真名实姓。这个不敢署自己的真姓名的人,凭这点就不是光明正大。
    
    孙立勇君先生说,因为出国晚,既不了解海外民运圈的是非,也从来不掺和海外民运圈的是非。他从来不认识“楚天舒”,更没有与“楚天舒”谈过一丝半点关于方圆的“传闻”,他也不知道有任何关于方圆的“传闻”。 他可以在任何场合与这位“楚天舒”对质。
    
    三、八月二十四日晚,我打电话问这篇诽谤文章中提到的程哲先生,问程哲先生是否认识这位“楚天舒”?是否与“楚天舒”谈到过“方圆的传闻”?
    
    程哲先生说,他认识这位“楚天舒”,是通过秦某介绍的,此人本姓蒋,四川人,“楚天舒”是他的化名或笔名。
    
    程哲先生说,他和此人只见过两三面,不熟悉。绝对没有与这个“楚天舒”谈过什么“方圆的传闻”。他也不了解这位“楚天舒”在文章中所说的什么“方圆的传闻”。他可以当面与这位“楚天舒”对质。
    
    四、八月二十日上午,我打电话给张小刚先生。我问张小刚先生:你是否认识或熟悉这位“楚天舒”? 这位“楚天舒”在文章中说的那些你提供的“传闻”是否属实?
    
    张小刚先生说,他认识这个“楚天舒”,但并不熟悉。这位“楚天舒”向他问过民阵三大的事。张小刚说,我的原话是,方圆参选过一九九三年的民阵三大的理事,我考虑到方圆是代表南美洲参选理事的,南美洲也应当有一席理事,所以在选举中,我还给方圆投了一票。钱达提出要将理事的职务让给方圆,方圆不愿接受,退出了选举。我讲的仅仅就是这一点点,我绝对没有讲过所谓“由于方圆的说话夸张,举止失当,引起了民阵内部的普遍反感而最终没有被选上”这段话,也没有在我的叙述中含有这个意思。这种说法是这位“楚天舒”对我的原话的曲解,这段话是“楚天舒”自己编造的,不是我的原话,也不是事实。
    
    张小刚说,关于社会民主党内部分裂的具体情况,我不是社会民主党的党员,不了解实际情况也无权评断是非。在这位“楚天舒”问及这个问题时,我只是将当时双方交锋的情况告诉他,因为这些都是公开发表在网上的东西,我叫他自己去查看。
    
    张小刚说,这个“楚天舒”在文章中提到的所谓“方圆告诉悉尼的民运朋友某年某月某日在中国某地有全国三十多位中国人权同盟的盟友开了一个会议,选举出了方圆为中国人权同盟的主席。悉尼的民运朋友一听就笑了,但是并不说穿。”的说辞,所谓“还接纳过一位从中共军队投诚过来的将军,掌握了中共福建沿海军事阵地的全部情报,以一人一台币的高价向台湾出售”的说辞,我张小刚根本不知道,更没有与这位“楚天舒”说过,我感到奇怪的是他把这些所谓的“传闻”栽在我头上,我可以与他当面对质。
    
    五、以上四个朋友的谈话说明,这位“楚天舒”的所谓“传闻”,如果不是这位“楚天舒”自己编造的,就是另有来源。我倒不会如同这位“楚天舒”一样,凭一些未加证实的“传闻”,就对一个陌生人大加达伐。我首先在网上查了查,仅看见了一篇自称是“澳洲民阵成员”的“楚天舒”的文章。看来,这位“楚天舒”系斯人也。
    
    在这篇文章中,“楚天舒” 颇有“舍我其谁”的气慨,又有“怀才不遇”的感慨。他提出了所谓“民主道德”,也就是“从人类道德里面发展进化而来的,它包含人类普世的一些道德规范,公平,公义,博爱,悲悯,慈悲,舍己利人。它既是基督情怀,也是菩萨心肠。”
    
    遗憾的是这位“楚天舒”,在道德文章里夸夸其谈,在实际生活中鲁莽从事。你凭一些道听途闻的见不得天日的小话、添油加醋的假话,给一个素昧平生的人作出“人品和为人”的判断的时候,你去求证过被你论断的当事人吗?这就是你的“公平,公义,博爱,悲悯,慈悲”吗?这就是你的“基督情怀菩萨心肠”吗?
    
    你这种凭未加证实的“传闻”就下判断的行为,你这种凭未加证实的“听闻”就替人捉刀的行为,你这种凭未加证实的“听闻”就对人恶意诽谤的行为,不要说你自己说的那种“是从人类道德里面发展进化而来的,它包含人类普世的一些道德规范”的“民主道德”你一丁点没有,连人类最基本的行为规范——私德你也一丁点都没有。
    
    我要对你哈哈大笑,笑你眼高手低,笑你少不更事,笑你头脑不清醒,笑你容易冲动,笑你仅凭血气之勇,笑你把民主当成自己遮羞的帷幕和抽打别人的皮鞭,笑你一厢情愿地只看见民主的浮光,却忽略了浮光背后隐藏着专制的强大的阴影。笑你这个强大的专制的力量时不时的戴上民主的手套,推拉和蹂躏我们本无根基的载体,把我们仅有的一点民主的碎片颠簸的支离破碎。笑你把民主当成“我”主。
    
    以上这些都是你批评他人的话语,其实用在你的身上最为合适,因此也才能解释为何会发生这种凭未加证实的“传闻”而乱打炮的怪事。
    
    六、对于这些“楚天舒”用来诽谤本人的“传闻”,这位“楚天舒”说:“还有待有机会与方圆见面的时候三头六面一并请教并核实”。
    
    考虑到这位“楚天舒”需要这样一个机会的説法的是真诚的,考虑到这位“楚天舒”仍然关怀海外民运,考虑到这位“楚天舒”仍然关心中国命运,考虑到这位“楚天舒”与本人从未见过面,也没有任何笔墨上的来往,本人也不愿将一个不明就里被人利用的读书人送上法庭,所以本人愿意给这位雪梨滩上的新面孔一个“三头六面一并请教并核实”的机会:
    
    这个周日(八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半到四点半,我将到雪梨参加九评沙龙的讲演,地点是Illawarra Catholic Club 13-17 Woodville St Hursville。欢迎你到讲演会场。在讲演会上,欢迎你向本人提出任何有关讲题的问题。在讲演结束后,邀请你与我“三头六面一并请教并核实”。
    
    如果你有事不能来,我的手提电话号码是0401 084 496,你可以随时联系我,我将在当天傍晚六点钟以后,在雪梨城内你认为方便的地方与你见面。看看某些人是“怀中有璧”,还是“心中有鬼”。
    
    我想我们的“三头六面一并请教并核实”,可以进一步分清是非,辨别黑白,打击邪气,树立正气,也便于下一步通过法律手段,还事物的本来面貌。让以民主宪政为追求的我们,接受一次民主法制的教育。
    
    如果这位“楚天舒”是一位敢说敢当的男子汉,相信周日你能接受我的邀请,负起你应当负的责任。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五日,堪培拉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金柯:对楚天舒谈“对黄济人事件”的看法
  • 我看黄济人事件/楚天舒
  • 我看海外民运和民运领袖/楚天舒
  • 楚天舒: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湖南女教师黄静裸死案)
  • 楚天舒:吕海翔事件--海宁市公安局是有执照的黑社会
  • 《人大女生周燕芬离奇暴死》续:南昌公安无耻造假/楚天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