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阳:李嘉诚代给我们的不仅实财富伦理的思考
(博讯2006年8月25日)
    陳 陽(北京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張英轉發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曾將名下基金會稱為“第三個兒子”的李嘉誠昨日在集團業績公佈會上表示,基金會過去已捐出近八十億元,未來還將有鉅資投入,而“直到有一天,基金一定不會少於我財產的三分之一”。以李嘉誠約一千五百億港元財產計算,基金會將增至四百八十億元,這將是全球華人私人基金會中金額最高的一個。(8月25日中國新聞網、大公報) (博讯 boxun.com)

    
     在世界級巨富沃倫.巴菲特宣佈將370億美元的個人財產捐贈給數個基金會之後,曾激起過世界範圍內的關於慈善價值與財富倫理的熱議。作為正居於經濟上升期、社會轉型期、各種公共價值觀調節與完善期的廣大中國公眾,亦在相當範圍內對此進行了深入的道德化思考。毫無疑問,緊躡巴菲特足跡而至的李嘉誠,將把許多國人關於慈善價值與財富倫理層面的思考推向一個新高潮。不僅僅是因為李嘉誠與我們同宗同根的中國人身份,並且有著同一的文化血液、思想信仰乳汁的灌溉和洗濯,更重要的是,在一個財富創造成為普世價值圖騰的物質主義時代,所有財富創造的現實化和理想化代表們的社會踐行活動,都會被普通公眾視為具有導範性、標杆性意義的方向引領。
    
     如果說世界範圍內的慈善價值觀、財富倫理學的基準“水平線”業已成為普遍共識,則巴菲特與李嘉誠的巨額捐贈行為可看作是財富精英們對個人道德理想終極的一次果敢攀登。它之所以如此惹人矚目,除了其是現行社會秩序下的高強度、高密度精神渴求——社會正義、社會公德和價值理想皆在呼喚和催生著它,還因為,人們循此迫切想要知道,現行社會秩序下的財富製造鏈最終能夠加工出什麼樣的物質和精神產品?人們深知,財富的社會穿透力與蠱惑力是極其強大且無處不在的,它具有封閉性、自利性、膨脹欲望和代際傳承力;從某種意義上說,由資本堆積而衍生的財富權力比很多秩序內權力更不易駕馭和控制,它可能導致階層生態的固化和壁壘化,可能將社會價值信仰的底線不斷拽向拜金、縱欲和感官饕餮的泥沼,而一旦其與某些公權力、政治權力逢迎媾合時,後果更是不堪設想。對此,公眾的疑慮是很難被輕易消解的。
    
     於是我們看到,在每年的“慈善家排行榜”發佈後,在類似巴菲特、李嘉誠式的個人善舉之後,或者是對比中美財富精英們的慈善捐贈自覺性之後,偌多的質疑和詰問聲浪便會沛然而生,與其說這是基於一種道德失望和價值信仰的失落,莫如說,它是緣于對財富權力恣意任性、無所皈依、天馬行空般獨馳獨往的一種社會心理恐懼感:我們所孜孜追逐的財富終極便是這麼一種品味和品質嗎?如果它自始至終是這樣一副冷漠、生硬、吝嗇、貪婪且不以為恥的放縱面孔,那麼,由此被證偽的僅僅是財富精英們的道德與良心純淨度嗎?
    
     倘若一個時代費盡心思創造了讓財富指數充分迸湧的快捷通道,卻在滿心歡喜中赫然發現,財富的無窮盡堆積並沒有給我們帶來社會秩序、公益和道德上的任何盈餘美感時,相應幻滅的便不僅是奢侈財富的感官化泡沫了。換句話說,一個亟須被財富中心主義價值觀證實的開放時代,那些暫時跑在財富製造前列、並擎著方向之旗的今日精英一族,有責任向後繼者、向普羅大眾充分展示財富美感、財富公德、財富善意的產出可能,而非固執且冷漠地、一味用經濟騰挪手段證明財富征服力的“無所不能”。
    
     在馬克斯韋伯關於財富倫理的價值研判之上,李嘉誠們實際上是用善德義舉詮釋著它的另一重時代價值倫理,由這只白色的慈善蝴蝶掀起的現實風暴,不僅傳導給財富一族、權力強勢一族,它同時還應讓所有的道德游離者、價值彷徨者驚顫並恍悟,讓所有有心致力於複製財富權威的追逐者惕行警心。□
    
    (新聞鏈結:http://news.sina.com.cn/c/2006-08-25/05529842604s.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逃不出中共掌心,李嘉诚次子变身/凌锋
  • 李嘉诚谈泡沫经济 贼喊捉贼?- 黄咏锶
  • 李泽楷硬干中央恐牵连其父李嘉诚
  • 人大代表涉黑获死刑 最喜欢被称“大陆李嘉诚”
  • 李嘉诚将投50亿元开发浦东“世纪大都会”
  • 杨振宁为清华筹款1000万美元 期盼李嘉诚捐10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