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以暴力和谎言凌驾于蒙古文化之上的中华文化/达希东日布
(博讯2006年8月18日)
    中共专制政府长期以来把汉文化凌驾于蒙古文化之上,总是喋喋不休地教导我们要好好学习中华先进文化。他们一厢情愿地把我们的文化定义为落后于中华的存在,从来没有和我们商量过。他们把剿灭蒙古文化作为长远国策,并通过有计划的大量移民以及各种语言文化上的歧视性政策来达到这个目的。支撑着他们这种文化灭绝政策的,便是他们强大的专制暴力机器。只要是主张蒙古文化复兴的,宣传蒙古文化自豪感的蒙古人,都会成为这一暴力机器的牺牲者。他们封杀这些主张的理由是破坏稳定。中共微笑着说:“我们要反对大汉族主义,也要反对地方民族主义。”然而,自中共政权诞生以来,在内蒙古有成千上万的蒙古人被扣上地方民族主义的罪名而遭到残酷惩治,却没有一个汉人因大汉族主义而受到任何惩罚。仅从这一对比就可以看出,他们所谓汉文化的优越性与先进性,是彻头彻尾地依靠暴力和谎言来支撑的。另还有一个极好的例子可以说明这种极强的倾斜性。在网络上,主张收复外蒙古的汉人帖子,可以自由发出。相反,主张内蒙古独立的帖子如果出现在网上,就会立即被删除掉。而且发帖者无疑会遇到警方的纠缠。试想,内蒙古是中国合法的一部分,蒙古国也是中共承认的合法独立国家。你可以主张收复蒙古,却不可以主张内蒙古独立,明显的双重标准。
    
     其实,文化本来无优劣,大家都是平等的。即使文化有强弱,那也应该是文化自身的力量,决不应该由政府暴力来扶持。每个蒙古人都知道,对蒙古文化的打压倾向,不仅仅存在于中国政府,也存在于很多汉人民众的意识里。究其原因,显然是根植于他们头脑里的中华文明错觉,让他们自认高傲。他们认为文明本来就是高于文化的存在,是文化经过历史升华而达到的另一个更高的层次。于是,他们认为自己是站在文明的高台上,俯视着我们。他们不愿意承认,这个所谓中华文明,已经是一具垂死的僵尸。他必须从文明的高台上走下来,让位于现代文明,脱胎换骨地返回到文化的层次,与蒙古文化以及一切其他文化平等相处。他们不愿接受,这才是他们的最好出路,也是我们的最好出路。 (博讯 boxun.com)

    
    1.中华文明的垂死挣扎
    就像伊斯兰文明一样,在东亚也有一个不肯向西方文明认输的文明----中华。任何文明都有其产生,发展,衰落和死亡的过程。当一个文明走向衰败后,会负隅顽抗做最后的挣扎。在垂死的挣扎中,这个文明往往会表现出极端的暴力主义与非道义倾向。换句话说,就是不择手段。塔利班战士凶狠地用枪托砸晕在商店里掀开面纱的女子;愤怒的中国反美愤青在上海街头群殴主张民主的异议知识分子;穆斯林的炸弹袭击美国使馆;义和团的棍棒攻打东郊民巷;89六四天安门广场的坦克;911撞击世贸大厦的飞机,,,,,,等等。这一切,都是一种垂死的文明发出的非道义非理性的最后抗争与怒吼。所不同的是,中华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以政府暴力来抗争,而911却以民间恐怖手段打到了美国,从而招致美国的报复----用暴力来颠覆阿富汗与伊拉克这两个支撑垂死文明的专制暴力政府。
    
    虽然中华文明与伊斯兰文明格格不入,但是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西方文明。于是,世贸大厦倒塌之后,欢呼雀跃的却是中国愤青,他们视本拉登为新义和团英雄。可惜,这个新义和团的领地却并不是刀枪不入,伤痕累累的阿富汗和伊拉克在美国的武力胁迫下,步履蹒跚地走向了民主之路。
    
    2.文明还是文化?
    文明与文化的定义和区分,那是历史学家和文化人类学家的事情。他们好像至今没有达到统一的见解。然而,道听途说,文明与文化的一个本质性区别在于是否具有普遍性-----是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中华文化在东亚农耕地区,几千年来曾经是一种雷打不动的文明,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至少在东亚农耕地区)。文明的普遍性不仅仅表现在经济体系与政治制度的优越性,更重要的是其道义价值观的优越性。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并不仅仅局限于政治与经济。这个王也是道义之王,包括中华文化的精神层面。忠君爱民,敬老扶幼,三从四德,官为父民为子,,,,,,等等。这种文明美德得到了几乎东亚所有农耕民族的崇拜,他们不得不被折服。然而,所谓四海,所谓天下,应该是指一个文明所包容的地理范围。长城以北的游牧民族不属于中华文明所包容的范围,于是,他们便把这些人视为文明之外的存在,是野蛮人。甚至还修了一座几千里的墙壁来把两个世界分开,自我界定了中华文明的范围。他们无法理解遍布于亚欧草原的另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游牧文明,就像这些游牧者也不理解他们的文明。因为他们属于不同的四海,属于不同的世界。中华文明在向东南方推广的过程中,会形成一种唯我独尊的高傲和自豪。因为文明是一种高于文化的存在,借助文明,你可以去指导和改善不同的文化。而文化却没有普遍性,文化的意义在于其特殊性,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我们谁也别强加于谁,这就是文化。另外,我们需要看到,这种几千年来在东亚农耕地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中华文明的支撑框架是------专制集权的政治体系。现代交通通信技术的飞跃发展,彻底打破了长城与海洋的阻隔,把地球变成了一个人类共同的天下。中华文明无奈而清楚地看到,他不得不与民主政体来抗衡,不得不与民主政体所支撑的另一个更优越的文明来抗衡。
    在西方文明的普遍性与世界性框架下,谋求全球各种文化的独特性与共生性。这一不可逆转的趋势逼迫中华与其他文化平等相处。西方的到来和最近的全球一体化,让中国和穆斯林不可以坐井观天,不可以把自己的文明曾经开拓的领域定义为世界-----一个自己的文明占统治地位的世界。我们可以看到,西方文明的代表者----美国人的傲慢和自信一点都不逊色于几千年来中华那曾经的傲慢与自信。美国拍着桌子对中国大喊:把你的君臣父子与专制体制收起来,看看这个好好学学!美国甩在中国面前的是-----自由,民主,人权。中国人第一次目瞪口呆地发现,一夜之间,在这个扩大了的新世界里,他们的文明已经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了。换句话说,已经从文明的层次退回到了文化的层次。而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他一时难以接受。扪心自问,他们在理性上虽然知道这种外来的新道德是令人羡慕的,就像百越,朝鲜和日本曾经羡慕他们的文明道德一样。然而,他们在感情上却无法接受自己的文明就这么轻易地退回到文化的层面。几千年来的文明霸主地位在他们心里种下的傲慢与自信,让他们拼命逞强。于是,这种自傲和自卑心理的相互作用,造成了近百年来中国的左右摇摆。五四时期的青年知识分子从推崇德先生和赛先生,摇摆到亲共;89六四的民主斗士摇摆成新左派。而现在遍布中国大陆的愤青,就是群情激愤的义和团的翻版。在这种摇摆和垂死挣扎的过程中,他们变得非理性,变得非道义。他们不得不放弃毫无取胜希望的道义和精神层面的竞争,他们只是在呐喊经济力量与军事力量。他们干脆不与你理论,他们封锁网络阻挡信息传播;他们压制言论自由封杀一切理性探讨。他们很清楚,无论是儒家的说教还是共产主义理论,都无法抗争民主自由人权。于是,他们开始选择非意识形态化和非道德化的手段来做最后的顽抗。可悲的是,这种对道德和精神的放弃,给国家和社会带来深重的灾难。让中国逐渐变成了一个只有核武器和经济增长却没有精神没有灵魂的国家。在中国大陆,这种趋势已经深入社会。汽车洋房,工资收入,权势与人际关系的强弱,情人与性伴侣的多寡,成了社会上判断个人成功的唯一尺度。中国急需社会道德,否则将会继续堕落下去。如果你已无法复兴孔教,如果你已不相信共产主义,如果你找不到其他可以代替西方文明的价值体系,你必须认输。否则,你无路可走。
    
    3.发生在东莞的战争
    如果在西方文明来临之前,古代中国的任何一个小镇,某个地方官员的轿子走在街上,子民们定会乖乖地低头让路。然而,在东莞,出租车司机却胆敢与警官抢道而发生争执。当他们发现交警袒护这个父母官以后,这些子民居然勃然大怒,聚集于衙门,砸烂父母官的一些轿子。于是,父母官招来几百兵丁,殴打子民,并砸毁更多子民赖以为生的私家轿子。抬轿子的社会底层子民,居然敢与坐轿子的朝廷命官抢道,胆敢主张与官员拥有平等的权利。这就是西方文明的社会道德准则在中国的渗透。在东莞,发生了两种文化的战争,其中战胜的文化会在这片国土上成为文明。战败的文化可以退居并安分守己地留在文化的层面。无论在海外还是在中国国内,维权运动此起彼伏。那些中共专制主义者和那些患有自卑和自傲心理疾病的助纣为虐的愤青们,根本无法抗拒全球民主化的浪潮。奉劝他们放下屠刀,不要再为保卫僵尸而战了。
    
    4.文化的多元与平等
    有些汉人自认为我们都要学习他们的东西,自认为他们的东西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那是因为他们还抱着文明的僵尸不放。放开僵尸,默默哀悼一两分钟,然后抬起头承认自己已经退回到了文化的层面。承认不同文化的平等与共存。无论构成某个文化的成员人数的多寡,文化都是平等的,都应互相尊重。中国民主化到来的那一天,就是所有内蒙古人再一次奋起抗争的日子。到时候,我们可以昂首挺胸地对中国政府所:我们是蒙古人,把你强行套在我们身上的中华外衣拿开!因为,我有自己的衣服。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给汉族女孩的一封信/达希东日布
  • 我就是蒙古/达希东日布
  • 被专制封闭的蒙古魂/达希东日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