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谎言终于开始显露了- 对方圆捉鬼的说明二/黄济人
(博讯2006年8月10日)
    谈方圆捉鬼(二)
    
     说谎造谣者除了编造更多的谎言以掩盖已经编造的谎言,同时也必然企图转移视线,极力回避使用“是”与“不是”这种清晰明了的语言回答问题,继续努力抹黑受害人,让受害人窘于努力澄清的被动挨打局面。很无奈,有时候不得不被动地被拖进这种恶质/或者是低级的思路中。 (博讯 boxun.com)

    
    对徐文立先生的致歉和本案无关,就像徐先生和温先生捉鬼无关一样。对我徐先生的致歉并非是因为我编造了子虚乌有的事实,而是我轻易地把不应该对外的事公布在公共媒体。任何一个具有初中中文程度的人都能看明白的语言,方圆(杜平)就敢睁眼喃喃自语,也真让人值得敬佩。
    
    也佩服方圆(杜平)尝试把焦点引往毫不相干的通讯公司上,我就权当是作为一个澳洲公民向全球华人隆重推介澳洲的通讯公司。澳洲的通讯公司公司(Telecommunication)共三家:Telstra, Optus和Vodafone,虽然前两者也提供网络(Internet)服务,但是习惯上澳洲人并不把通讯公司(Telcommunication)纳入网络(Internet)服务公司之列。澳洲所有的通讯公司给移动电话用户的账单中,都详载每一次对外拨打的通话记录,包括通话对方的电话号码,通话使用发射站的位置,通话时间和价格。给固定用户的账单中(Vodafone不提供固定电话服务),也详细列载用户每一次拨打移动电话和长途电话(包括IDD国际长途和STD澳洲国内长途)的记录。我对外联络都是使用移动电话,和方圆的通话也是使用我的移动电话,而且我住在悉尼,方圆生活在堪培拉,相互之间通话即使使用固定电话,也属于STD澳洲国内长途。也就是说,方圆在温金柯先生捉鬼的文章刊登之前,如他自己所说的那个电话如果是真实存在的话(“7月24日……方先生說,他已打電話給黃濟人,質問此事。黃先生承認化名「epochtimes」(大紀元)確是他本人,但辯稱是在別的網站上看到這條新聞,轉貼過來的(按:大紀元並沒有這條新聞,黃先生在工黨論壇自稱epochtimes,已有作偽的意圖)。 --温金柯,博讯7月27日国际新闻版),无论是使用移动电话,还是使用固定电话,方圆一定能出具通讯公司的证明。这是温金柯捉鬼的关键,或者说是温金柯认定自己捉到了鬼的临门一脚,方圆为何不提供能证明这个电话存在的证据呢?难道方圆是要为帮助我“洗冤”?(方圆,谈谈网络捉鬼,8月4日博讯大众观点版。注:居然敢于把当众抹黑说成洗冤,这是方圆最让我敬佩的)
    
    我一再要求方圆证明7月27日之前存在着的那个方圆是拨打方而我是接受方的电话。想必是因为我的提醒而方圆觉醒了,所以方圆现在改口了,谎言也因此终于开始显露了:
    
    “第二个谎话,就是在网络捉鬼之后,黄济人与方圆先生的通话中,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方圆先生,那篇署上大纪元的英文名的新闻的确是他转贴的,目的在于反对台独,但需要二十四小时的时间查证。”
    ---- 杜平(方圆),8月8日,博讯大众观点版
    而比对温金柯原文中陈述的是:
    
    “7月24日……方先生說,他已打電話給黃濟人,質問此事。黃先生承認化名「epochtimes」(大紀元)確是他本人,但辯稱是在別的網站上看到這條新聞,轉貼過來的”
    就如方圆(杜平)所形容的,把这个电话从“之前”变成“之后”,其间的本质区别应该连“初中生都知道”。温金柯先生是因为这个“之前”的电话的印证而确信他捉到了鬼,但是现在这个电话却成了温金柯先生捉到了鬼“之后”的延伸。
    
    温金柯先生看到这个区别了吗?!我在此第四次重申我已经多次说过的话,不是温金柯先生说谎,就是方圆作假。我敬重的朋友曾替温先生缓颊,而温先生潜心佛学,所以我再次真诚地希望温先生重新思考自己的判断,并且将自己重新思考的判断作出说明。无论是维持原判,还是有新的见解,温金柯先生都责任说明。如果是维持原判,那就敬请秉持佛祖惩恶的宗旨,千万不要放过我;如果有了新的判断,不妨说出来,失误了应该坦然承受,就像我为我的失误真诚地向徐先生致歉。对温先生的期待不仅仅是因为朋友的情义,也是对佛和佛学的敬重。
    
    如果我在温先生捉完了鬼之后,向方圆承认了我冒名张贴(也就是说我承认了自己便是鬼),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声明和澄清?!既然坚持澄清和反击,又怎么会向方圆“承认”呢?这是一个不需要用膝盖,用脚后跟思考都能得出的结论吧?民运20多年,有鬼自己承认的吗?更有哪个鬼会向方圆承认呢?方圆具有让鬼坦诚自认的魅力,地位,能力等等吗?哈,这恐怕无疑是21世纪海外民运圈内最大的笑话,真正的世纪笑话。(注:方圆(杜平)的下次诡辩里,也许会断章取义地引用我的这段文字,说我终于承认是鬼了,只是没有勇气向他承认而已,而他也许会高风亮节地宣布,成功不必在我,不管向谁承认,只要承认就好。)
    
    不是温先生说谎,就是方圆作假;不是方圆说谎误导,就是方圆和温先生合作共谋,而从两位当事人的人格因素考虑,我宁愿相信是温先生被误导,因为虽然我从未与温先生谋面,但是我得到不少于两位让我尊重的长者对温先生的评点。
    
    方圆(杜平)的手段是编造个人通话内容,使用排比重复等语文修饰手段,一口咬定他人说谎,目的是通过这种连续不断地强制灌输让读者累积形成一个谬误。方圆(杜平)始终回避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清清楚楚地证明这个通话的存在,并且刻意回避谁是通话的拨打方。在7月24日和7月27日温金柯捉鬼之间,我和方圆根本没有任何通话(无论是电话还是其他方式),24日温先生开始捉鬼之前,我作为拨打方和方圆有过一次电话交流。我在之前所有的声明和回应里一再向温金柯先生和方圆提出这一点,要求证明这个电话的存在。而这个子虚乌有的电话,方圆自然不敢用清晰的语言明确地表达,追问之下(或许追问者当中就有温金柯先生)又必须自圆其说,于是只能改口,于是他的谎言终于开始显露了。
    
    从方圆的角度来思考,他又将该如何继续维护他的谎言?编造澳洲电讯公司的通话记录?我想方圆除了在网络里捏造事实之外也不至于敢玩真的,伪造文书在澳洲属于严重的刑事犯罪,所以最大的可能是会说这个足以证明我是鬼的电话是他在悉尼地区使用公共电话拨打给我的固定电话,因为这种电话记录无法出现在用户帐单中,这应该是他能编撰的最小风险的谎言。但是很遗憾,最终也将被戳穿,因为我的电话记录里显示那几天没有接受过任何发自公用电话的电话,澳洲的通讯公司都可以应用户的要求提供接受电话的记录,当然这是一项有偿服务。
    
    什么原因促使方圆(杜平)持续说谎,诚如温金柯嘲讽我的一般,我是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人,既没有温先生著名电台主持人,佛学学者的光环,也没有似方圆般给自己冠上军委主席的头衔,我只是一个业余的民运人士,从89年6月4日当日起计,投入海外民运时间17年,对民运未有建树和贡献,所以至今还是一个没有功名的老童生。但是10多年来一直秉持反对台独的立场,而我的这个立场随着台独基本教义派对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的仇恨的加剧而更鲜明,导致了我今年参加了德国柏林民运会议之后撰文批评某些民运人士表现出来的台独“绿色”生态,这是我近10年第一次自己撰文(媒体引用我的发言以新闻稿的形式刊登不属此列)。作为民运人士的一员,我有责任对民运的发展路线提出自己的观点;作为中国人,我有义务维护民族和主权。这和政治观点没有对应关系,我绝不会应该反对中共的专制体制而认为中国的主权可以任意划分;我也绝不会应该认同民进党对民主的追求而支持民进党分裂国家,置两岸人民的安危于不顾的台独主张;更不会为了所谓的资源出卖老祖宗,我宁愿被专制政府以各种侮辱性的罪名押上刑场,也不愿被中国人指着脊梁痛斥为汉奸卖国贼。法律上我承认某些“民运人士”也有卖身投靠有奶便是娘的权力,但人格上极度鄙视之,更不会容忍这些极少数人想把民运贱卖给台独民进党。反对国土的分裂,维护中国主权,让中华民族重回世界强者之列,这是每一个学过耻辱的中国近代史,还拥有民族良知的所有中国人的愿望。所以,我是“摆不平”的,任何下流的诬陷都休想得逞。
    
    此为对方圆捉鬼说明之二。方圆宣布不再回应,但是不圆可以平,所以有了杜平;黄济人不能不而人而为狗,所以我将继续用人的名义战斗到底,直到让谎言和说谎的人清晰地呈现在阳光之下。
    
    澳洲黄济人
    
    2006年8月9日与悉尼 _(博讯记者:黄济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济人又在撒谎/工党论坛版主 杜平
  • 对方圆捉鬼的说明(一)/黄济人
  • 黄济人:对徐文立先生的致歉和说明
  • 徐文立先生断然否认黄济人的谎话/杜平
  • 对温金柯新“鬼文”的新回应/黄济人
  • 澳洲黄济人:对温金柯先生回应的回应
  • 温金柯:回应黄济人先生的声明
  • 澳洲黄济人:再次声明
  • 我的声明 - 澳洲黄济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