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兴庭:“就业指标”才是万恶之源
(博讯2006年8月10日)
     彭興庭 (南昌評論家、江西財經大學研究生 歐洲導報社供稿)
    
     為了一組光鮮數位,學音樂的畢業生到親戚家的廚具店裏開張假就業證明也算數;在就業指標的“高壓”下,有的學校竟主動為學生提供虛假就業證明的“服務”;還有些學校則採取留檔案、發獎金等方式來“提高”就業率;更有甚者,學生拿不出就業證明,就不能畢業。(新華社8月9日電) (博讯 boxun.com)

    
    針對高校就業率注水現象,教育部全國高校學生資訊諮詢與就業指導中心負責人表示,教育部正採取措施,建立就業率舉報制度和檢查制度,在高校教學評估中加大就業狀況的權重,對就業率作假者實行“一票否決”。又是一筆交易費用,為了讓這些制度有效運行,國家就得付出成本,不僅如止,高校為了讓自己的專業存活下去,為了來年招到更多的學生,檢查者和被檢查者之間難免又有一些看不到的交易。
    
    有人說,現在高校就業率是萬惡之源,其實,就業指標才是真正的萬惡之源。在2005年“關注中國大學生就業”系列活動上,教育部有關於就已經強調,今年高校畢業生就業率要達到73%以上。可以想像的是,這一指標被派發到地方以後,地方高校的就業率就一定不會“低於”這個73%,只會高那麼一點點。比如在江蘇,在當年的全省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會議上,省領導就部署並下達“就業指標”:確保高校畢業生當年總就業率達到90%。
    
    讓我想起刑事領域的“命案必破”。“命案必破”的背後有冤假錯案和刑訊逼供,而“指標”指導下的高校高就業率,則徹底成為一種“虛假繁榮”。在計劃經濟時代,不管做什麼事,我們總喜歡“指標先行”,先來個任務,然後級級分派。上世紀50年代末的“大躍進”是這樣,後來文革時候的“反革命指標”,也是這樣,到現在,什麼GDP指標、就業率指標更是無處不在。
    
    我們知道,正確的資料統計是一個社會狀況的風向標,也是決策者必須考慮的重要參數。但是“資料統計”與“指標管理”卻是兩回事。資料是被動的,它只在客觀上反映現實情況,而現在的這種“就業”呢,它卻反客為主,不再是一組“社會的真實存在”,而成了許多“利益群體”的“奮鬥”目標。為了數位而奮鬥的人,最終必然成為數字的奴隸。教育部的就業率目標一下達,就業率就不再是“就業率”,而已經淪為高校的數字遊戲。
    
    高校“就業率”的存在,其最終目的是為了科學地進行專業設置,使其符合勞動力市場需求。然而,指標性的管理卻最終使“就業率”誤入歧途。我們必須明白,學校的專業和學科是為社會、市場而辦的,而不是為教育部門的這些指標而辦的。如果長此以往,我想,不僅會延緩“就業”的市場化,也會使更多的就業問題積重難返。□
    
    (新聞鏈結:http://learning.sohu.com/20060809/n244694850.s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兴庭:從大學食堂的“觀光電梯”看教育投入的罪與罰
  • 彭兴庭:讓孩子服用興奮劑的隱喻
  • 彭兴庭:一道劃痕,一道“官民”裂縫
  • 彭兴庭:刚性不足,外企建了工会又如何?
  • 彭兴庭:限房价,又一张“画饼”?
  • 彭兴庭:性道德救不了青少年的性開放
  • 彭兴庭:多少父母“因學致病”?
  • 彭兴庭:对“城管打城管”一些猜想
  • 彭兴庭:總有一些“政績”令人揪心
  • 彭兴庭:限价令救得了“医疗器械”价格虚高吗?
  •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 彭兴庭:“營業稅”,房價上漲的推手?
  • 彭兴庭:不孝罪,施于國則成俗
  • 彭兴庭:日本式的民主和“派閥政治”的未來
  • 彭兴庭:喝斥記者和有權者的行為慣性
  • 彭兴庭:科研領域的“道德風險”源于泛行政化
  • 彭兴庭:“轉移支付”是怎樣滲漏的?
  • 彭兴庭:烟草专卖,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 彭兴庭::“掛牌督辦”不應成為執法常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