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博讯2006年8月09日)
    近段时间来,中国底层维权抗争运动,以一句风起云涌来形容可以说绝不为过。
    短短的半个月内即有湖南湘阴移民反抗地方政府侵吞移民赔偿金,一百多人被武警枪杀。浙江乐清村民为政府征用良田而又拖欠赔偿金四年之久而引发抗争。杭州萧山教民反抗政府强行拆毁教堂案五十几人被捕,随州市民办老师因政府遣散民办老师而进行请愿活动后,接着就是随州出租车司机大罢工被黑社会殴打被警方拘捕。成都市政府利用黑社会进行暴力拆迁,西安市几千回民被拆迁后,一年多流离失所没有被安置引起抗争。湘西政府出动军警截阻民众上访导致火车晚点。像这样的维权抗争运动因新闻封锁而没有被捅出来的应该还有不少。我们从以上被报导的抗争运动来说,规模上抗争者都是几百上千人,政府出动的武警力量也都多达几百上千人。从事件内容上来看,这些抗争都是民众到了忍无可忍、或生活无以为继的情况下发生的,而这些抗争的民众,在抗争中都是绝对的理性,既不打倒政府,也不反对政府,只要求政府实现自己所规定的政策和承诺。进行的方式也往往只是提交请愿信件据理力争,再不就是到政府所在地静坐示威,最多也是阻隔相关单位的一段交通,鲜有打砸行为。而政府呢?却完全一副无赖流氓相,不管民众有多少理,只要民众一聚集起来进行维权抗争,既不疏导也不谈判,不是派黑社会流氓殴打维权民众,就是派荷枪实弹的军警进行武力镇压。
     (博讯 boxun.com)

    在民众维权抗争和政府暴力镇压这对立的两方,使用的手段似乎被颠倒了。按理说,民众作为一个无组织的弱势群体,又处在利益长期被损害的情况下,一般来说情绪都会有相当的波动甚至失控,而且运动往往是单一性和临时性的,很难产生一个有相当影响力的领导人物,更没有一个属于自己如农会、工会这样的组织领导,在此情况下,意见往往很难统一,也很难形成具有行为约束力的纪律。因此,这样的维权对抗运动要显出理性有序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事件的另一方政府,在抗争事件中本来是责任人,事缘都是政府贪污和欺骗了民众,损害了民众的利益引起的,对民众应该有亏欠之情。另外,政府是一个职业化的机构,站在权力的制高点上,而且也占有了社会的一切资源。政府既有处理民事的民政局,有处理法律问题的检察院法院,有处理土地问题的土地局,以及各类行政系统和主管部门,然而政府将从属于各类问题的各类系统,统统弃置不用,单拣了公安武警和黑社会,用暴力的方式来处理问题。昔日共产党常说: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现在却是人民内部矛盾按敌我矛盾处理了。政府对于民众的维权抗争完全是情绪化的,歇斯底里的逆反心理,社会上只要一出现这类他们所概括的群体事件,对手无寸铁的民众,即不分清红皂白地,不是用下三滥的黑社会殴打威胁方式就是派军警镇压,而且派出军警数量之大,有时竟超过了民众人数,可以说草木皆兵完全失去了理性,同时也把自己放在了人民的对立面,成了与人民为敌的政府。
    
    从中国时下的维权抗争运动的理性文明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运动已经趋向成熟,而政府在镇压维权抗争运动中,正在丧失政府应有的解决社会问题的功能,使自己趋向于黑社会化和军事化。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