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兴庭:從大學食堂的“觀光電梯”看教育投入的罪與罰
(博讯2006年8月08日)
    彭興庭(南昌評論家、江西財經大學研究生 歐洲導報社張英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中國人民大學一層三層樓的食堂安裝了兩部觀光電梯,這事被媒體曝光後,引起了許多評論者的關注。值得注意的是,類似的“面子工程”和“過度消費”,這遠不只是個案。在筆者所在的省市,有一所院校建了一個宏偉的校門,號稱“亞洲第一大校門”。然而,據說,這所大學每年招生的收入,竟然只能還上銀行的利息。 (博讯 boxun.com)

    
    這樣的大學本應該破產,但我想,老百姓不忍心,國家也不會眼睜睜看著。挨過幾年後,政府一筆補貼,就幫高校把銀行的債務給補上了。或許,正是看准了這一點,高校“燒”起錢來才不會有什麼顧慮。
    
    更有諷刺意義的是,在今年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人民大學校長紀寶成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強調,要從根源上解決教育產業化問題,加大政府投入是根本性措施之一。現在我終於明白了,他的意思很明顯,我們大學沒錢花,國家應該多撥點款。可是,看到那些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那些富麗堂皇的觀光電梯,那些動不動就比拼亞洲第一的校門,這些校長們有資格說這話嗎?筆者並不否認教育投入患“寡”,但卻更患“不均”。
    
    “再窮不能窮教育”,這口號喊了30年。到現在,要說教育“窮了”,好像並不合適。各路名牌、重點高校都圈著大大的地盤,憑著什麼教育部直屬、211工程、國家重點學科等稱號,憑著高昂的學費,蓋大樓的速度愣是奪取了高校發展史上的“世界第一”。但要說教育富了,更不恰當。在一些偏遠貧困地區,不但教師工資都發不出,許多孩子也因交不起學費而輟學,此外,看看那些那已淪為危房的鄉村教室,看看那些簡陋的民工子弟學校,就知道,我們的教育有多窮!
    
    教育投入不公平的“罪”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歷史的經驗也告訴我們,一個國家的經濟起飛,靠的不是多麼普及的高等教育,而是發達的基礎和職業教育。現在,階層對立、貧富差距已經加倍懲罰到了我們身上,這何嘗不是拜粗糙的基礎教育所賜。經濟學家梁小民曾在《英才》雜誌上撰文指出,發展哪一種類型的教育是一個教育資源的有效配置問題。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大學的超速發展擠佔了基礎教育的經費,顯然是資源配置失誤。”
    
    以《正義論》一書而聞名於世的羅爾斯曾指出:正義是社會制度的首要價值,正像真理是思想體系的首要價值一樣。教育經費財政撥款制度,它的靈魂就是資源分配的公平與公正。而現在呢,“教育投入”似乎也存在“馬太效應”:“凡是有的,還要給他,使他富足;但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大學每年學費收入已經夠“可觀”了,可是,財政撥款依然往那邊跑;而許多貧因地區的中小學夠窮了,可上面有限的補貼仍不免被“燕過拔毛”,存在被挪用貪污的危險。□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808/05/2NVULR3300011229.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兴庭:讓孩子服用興奮劑的隱喻
  • 彭兴庭:一道劃痕,一道“官民”裂縫
  • 彭兴庭:刚性不足,外企建了工会又如何?
  • 彭兴庭:限房价,又一张“画饼”?
  • 彭兴庭:性道德救不了青少年的性開放
  • 彭兴庭:多少父母“因學致病”?
  • 彭兴庭:对“城管打城管”一些猜想
  • 彭兴庭:總有一些“政績”令人揪心
  • 彭兴庭:限价令救得了“医疗器械”价格虚高吗?
  •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 彭兴庭:“營業稅”,房價上漲的推手?
  • 彭兴庭:不孝罪,施于國則成俗
  • 彭兴庭:日本式的民主和“派閥政治”的未來
  • 彭兴庭:喝斥記者和有權者的行為慣性
  • 彭兴庭:科研領域的“道德風險”源于泛行政化
  • 彭兴庭:“轉移支付”是怎樣滲漏的?
  • 彭兴庭:烟草专卖,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 彭兴庭::“掛牌督辦”不應成為執法常態
  • 彭兴庭: “藥監局收贊助”其實就是“保護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