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兴庭:讓孩子服用興奮劑的隱喻
(博讯2006年8月08日)
    彭興庭 (南昌評論家、江西財經大學研究生 歐洲導報社張英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為了女兒的前程,父母讓好動的女兒服用興奮劑,以便讓其安心學習。這一來吃是8年。儘管在藥物的作用下,女兒考上了重點高中,然而卻患了嚴重的藥物依賴症,像吸毒一樣的“藥癮”隨時折磨著這位花季少女。(《民主與法制時報》8月6日) (博讯 boxun.com)

    
    這件事發生在重慶市長壽區一個普通的家庭。顯而易見,這遠不只是個案。據媒體報導,高考考生“吃藥”現象異常嚴重。一項調查顯示,有七成高考生願以藥物副作用來換取高考成績的提高,六成打算服用藥物和保健品的考生認為,興奮劑比補腦藥品更有效。我們知道,根據國家《反興奮劑條例》,在體育競技場上服用興奮劑是違法的。雖然高考、中考沒此規定,但濫用興奮劑不但有害孩子的健康,影響孩子的生長發育,也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
    
    此外,讓孩子服用興奮劑來提高學習成績,有著另外一層隱喻:在今天的中國,教育淪落為一場徹底的競技。高考就像奧運會,而其他所有的教育教學、大考小考,都圍繞著高考這個競技場。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奧林匹克學科競賽”!我們知道,體育競技的目標就是為了拿第一,難度越大越能體現水準。奧數、奧化、奧物正是如此,為了有足夠的區分度,題目怎麼偏就怎麼出。如果這種學科競賽只是一些人獨特的愛好也就罷了,可怕的是,這種學科競賽已經全面滲透到了高中、初中甚至小學階段。比如說,現在“小生初”已經取消升學考試,然而,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奧數”――許多重點中學紛紛用奧賽成績作為入學測試的標準之一。
    
    一項普通的數學訓練,一旦掛上了太多“功利”符號,成為學生擇校的“敲門磚”,它就必然會被現實生活所異化。同樣,基礎教育也是如此,當這種教育和未來的人生利益以一場高考聯接在一起的時候,那麼,這種教育也將不得不功利起來。評論者笑蜀曾撰文指出,“應試教育本質上就是單純的競技教育,只不過所競之技並非四肢之技而是智慧之技。……(每個人)都被迫從幼年起就加入到智慧競技中,要麼成功,要麼失敗,別無選擇。人生就這樣蛻變為一場殘酷的‘戰爭’,一場從幼年就開始的殘酷的‘叢林戰爭’。”
    
    弱肉強食的“從林法則”告訴我們,為了取得成功,就可以不擇手段。於是,為了考上好大學,服用興奮劑自然沒什麼了起不起,作弊,似乎也沒什麼不光彩的。不久前,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就曾發生一件事,學生馬蕾蕾竊取本校同學來自國外大學的邀請信(offer),並冒名用電子郵件破壞同學的留學申請。為了所謂的成功,甚至可以不惜手段,這難道不是競技教育的一大“成果”嗎?把升學當作唯一目標,基礎教育的工具理性正使教育中的人性急劇流失。
    
    全國舉重冠軍鄒春蘭為生活所迫成為搓澡工的故事曾引來唏噓一片,有人就曾說,劉翔的成功是站在諸多的“鄒春蘭們”肩上,正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當教育變成一種競技,每一個智力優勝者的背後,何嘗不是另一個群體的沉重歎息。更可怕的是,競技教育取得的些許成果,是以犧牲學生人格教育為代價。可以想像,從小就分重點班、差班,分優生、差生,教師從頭到尾對學生“有區別地對待”,這又怎麼可能有利於學生健康人格的培養?□
    
    (新聞鏈結:http://news.sohu.com/20060806/n244640034.shtml
    http://news.huash.com/gb/news/2006-08/06/content_5634968.htm)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兴庭:一道劃痕,一道“官民”裂縫
  • 彭兴庭:刚性不足,外企建了工会又如何?
  • 彭兴庭:限房价,又一张“画饼”?
  • 彭兴庭:性道德救不了青少年的性開放
  • 彭兴庭:多少父母“因學致病”?
  • 彭兴庭:对“城管打城管”一些猜想
  • 彭兴庭:總有一些“政績”令人揪心
  • 彭兴庭:限价令救得了“医疗器械”价格虚高吗?
  •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 彭兴庭:“營業稅”,房價上漲的推手?
  • 彭兴庭:不孝罪,施于國則成俗
  • 彭兴庭:日本式的民主和“派閥政治”的未來
  • 彭兴庭:喝斥記者和有權者的行為慣性
  • 彭兴庭:科研領域的“道德風險”源于泛行政化
  • 彭兴庭:“轉移支付”是怎樣滲漏的?
  • 彭兴庭:烟草专卖,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 彭兴庭::“掛牌督辦”不應成為執法常態
  • 彭兴庭: “藥監局收贊助”其實就是“保護費”
  • 彭兴庭:住房公積金不能成了“沉澱資金”更應加強“風險控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