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兴庭:一道劃痕,一道“官民”裂縫
(博讯2006年8月08日)
    彭興庭(南昌評論家、江西財經大學研究生 歐洲導報社張英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江西上饒市廣豐縣洋口鎮一村民只因貨車刮壞廣豐縣建設局局長私宅外牆的幾塊瓷磚,在縣交警大隊調解時,竟被告知要支付賠償費和鑒定費一共4000元。其實,從照片上看,這條小槽不過兩釐米寬,根本無礙觀瞻。(《人民日報》8月8日) (博讯 boxun.com)

    
    幾塊瓷磚值多少錢?差一點的,不過幾十塊,好一點,我想,也不會超過兩百。但局長家的牆卻不那麼廉價,局長夫人說了,房子造價170萬元。如果真是這個數字,恐怕,這“一道劃痕”還真會劃出一個貪官!
    
    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起意壞,村民並不是刻意要刮壞局長家的瓷磚。屁大的事,若攤在兩個老百姓身上,恐怕早已私了。正因為房子的主人是局長,在一個小縣城也算是有頭有臉,或許還正因為局長大人很自信,要是走起行政、司法程式來,相信會100%贏。所以,局長立馬就請來了交警大隊進行鑒定,果然,罰單一開就是4000。據說,這還沒算“嚴重超載”費。言外之意是,你若再強,就給你再罰2000。
    
    與其說這是一道劃痕,不如說這是一道“官民”之間的裂縫。這道小小的劃痕,麻雀雖小,五臟卻俱全,從這道劃痕中,卻可以看到階層的對立和分化,說明白了,這裏面隱含著一種激烈的“官民對立”。如果單從新聞價值來說,這條200餘字的消息,在資訊爆炸的海洋中根本無足稱道。但是,有了時代背景,有了不同階層的人物,有了對抗,小消息也可以成為大焦點,在網易,竟有多達4500個人參與了討論。而且,從網友的留言來看,全是一邊倒地譴責“局長”。
    
    自古以來“官官相衛”,這話用到這個小小的“麻雀”中,顯得十分的貼切。幾塊瓷磚值2000元嗎?局長家的外牆難道貼的是金磚?我倒真想看看這份鑒定書是怎麼寫的,是怎麼把幾塊瓷磚忽悠到2000元的。依我看,瓷磚不值2000元,而局長和交警大隊的交情才值2000元。
    
    這些年來,“民告官”的案件大幅上升,這雖然表明公民的法治觀念正在提升,事實上,這何嘗又不是在從另一個側面說明,地方政府和官員或多或少都存在權力濫用和不當使用,並由此引發“官民對立”。很有意思的是,“民告官”基本上都是群體性訴訟,少則幾人,多則上千人。很明顯,單個的個體很難成功“告官”。我想,今天這個事件,如果輿論沒有介入,這個村民最終還是會“認栽”。
    
    官民對立的結果,是官民博弈。官民之間不僅是一種博弈,還是一種零和博弈,官員的特權多一點,人民應有的權利就會少一點。老百姓的天然弱勢,要求的是“充權”。充權最有效的方式,則是法治,是民主,而這,正是我們所缺少的。□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808/11/2O0GGHPF0001124J.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兴庭:刚性不足,外企建了工会又如何?
  • 彭兴庭:限房价,又一张“画饼”?
  • 彭兴庭:性道德救不了青少年的性開放
  • 彭兴庭:多少父母“因學致病”?
  • 彭兴庭:对“城管打城管”一些猜想
  • 彭兴庭:總有一些“政績”令人揪心
  • 彭兴庭:限价令救得了“医疗器械”价格虚高吗?
  •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 彭兴庭:“營業稅”,房價上漲的推手?
  • 彭兴庭:不孝罪,施于國則成俗
  • 彭兴庭:日本式的民主和“派閥政治”的未來
  • 彭兴庭:喝斥記者和有權者的行為慣性
  • 彭兴庭:科研領域的“道德風險”源于泛行政化
  • 彭兴庭:“轉移支付”是怎樣滲漏的?
  • 彭兴庭:烟草专卖,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 彭兴庭::“掛牌督辦”不應成為執法常態
  • 彭兴庭: “藥監局收贊助”其實就是“保護費”
  • 彭兴庭:住房公積金不能成了“沉澱資金”更應加強“風險控制”
  • 彭兴庭:新“義務教育法”,又一部過剩的法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