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方圆捉鬼的说明(一)/黄济人
(博讯2006年8月07日)
    
    关于IP
     (博讯 boxun.com)

    我两次请教悉尼民运人士张晓刚,晓刚是IT专家,为人有公信力。根据晓刚的专业意见,通过IP来追踪使用者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澳洲个人用户的IP都通常不是固定的,而是网络系统在个人用户每次登录网络时由系统随机指派,也就是说基本上每次登录所显示的IP是不一样的,同时IP号码相近和是否使用者在同一区域也没有关系。相信最后在司法程序中论证这个问题并不是非常困难的事。
    
    关于我和方圆的通话
    
    在温金柯的“鬼文1”刊登之前(7月28日前)的几个月时间里,方圆没有给我打过任何一个电话。我认为最后让温金科欣喜若狂地认为他终于捉到了鬼的一个重要依据,也是最混淆视听的“证据”是:
    
    “方先生說,他已打電話給黃濟人,質問此事。黃先生承認化名「epochtimes」(大紀元)確是他本人,但辯稱是在別的網站上看到這條新聞,轉貼過來的(按:大紀元並沒有這條新聞,黃先生在工黨論壇自稱epochtimes,已有作偽的意圖)”(温金柯:《网络捉鬼记》,7月27日博讯国际新闻版),
    
    正是这个证据让温充满了无以伦比的成就感,民运队伍抓了20多年的特务,一个都不能落实,而温居然仅仅在2天的业余时间里就证据确凿地抓到了一个,而且是一个不用化名的,并且是长期作案的。
    
    从“鬼文1”中提及的时间来推断“鬼文1”中所提及的方圆给我打的这个对于鬼来说是致命的电话应该是在7月24日:
    
    “第二天,7月24日,星期二一早,打電話到澳大利亞給方主席,同他講了此事,並請他看看「中國工黨論壇」上的那一個帖子,以及我的警告帖。方主席聽到以後,表示會慎重處理。……晚上回到家裡,想把白天的所獲,向方圓先生說說。打電話給方先生,沒想到方先生透露給我一個重要的線索:他已查知「IP是71.5.130.246,服務器所在地是雪梨」的那個人,是一位叫黃濟人的先生,是民聯澳洲分部的成員。我想,可能是因為黃濟人先生曾用同樣的IP,在「中國工黨論壇」發言,並且用了真名的緣故。方先生說,他已打電話給黃濟人,質問此事。黃先生承認化名「epochtimes」(大紀元)確是他本人,但辯稱是在別的網站上看到這條新聞,轉貼過來的(按:大紀元並沒有這條新聞,黃先生在工黨論壇自稱epochtimes,已有作偽的意圖)”。——温金柯《网络捉鬼记》,7月27日博讯国际新闻版
    
    事实真相是悉尼时间8月28日我看到了博讯刊登的温金柯的“鬼文”之后,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方圆,这才开始了有关捉鬼的通话,也就是说所有和方圆有关捉鬼的通话都发生在7月28日之后,所以不是温金柯在“鬼文1”中恶意造谣,就是方圆在刻意说谎。凑巧在这之前的一个星期左右,我曾用我的手机致电方圆的居家电话,内容是我受秦晋之托筹划安排美国某民运人士访问澳洲,所有的内容与捉鬼无关,相信因为日期的原因,所以我不担心被人编织成和捉鬼有关的通话。
    
    我在对温金柯的声明和回应中一再要求温对此做出说明,因为方圆在我打给他的第一个电话中否定他说过这样的话,说是他(温)搞错了。温金柯和方圆至今还没有对做出清晰的答复。
    因为这根本是子虚乌有的电话,他们怎么作出让人信服地回答?于是他们只能在他们的所有的声明和回应中一再用似是而非的文字游戏妄顾而言它。试想,连通话都不曾有过,何来的通话内容?幸运的是澳洲的电话服务商可以为电话用户提供用户所有的进入出电话记录,如果方圆不能提供电话公司在27日之前给我打过电话的记录,而我能提供在27日之前没有任何来自方圆的电话的电话记录,说谎者真实面目终将暴露出来。在此我顺便调侃一下温金柯,也许你并不是真正的网络之鬼,但是事实将证明你肯定是个糊涂鬼。事实上,在这之前方圆连我的电话号码也没有,因为28日他打电话回复我的质询之前,先打电话给秦晋,向秦晋索取我的电话号码。
    
    方圆给我的第一个电话是7月28日悉尼时间下午2:47分,通话时间是8分零7秒。
    第二个电话是7月28日悉尼时间下午2点57分,通话时间是1份40秒。
    (请注意时差,悉尼时间7月28日下午2:47分,在纽约就是7月28日凌晨零点47分。)
    
    我不该反击诬陷吗?
    
    温金柯和方圆最后都提到一个相同的论点:
    
    “……黄济人兄如果确实是一位受害者,正确的态度是与温金柯兄等受害人一起,设法把那个冒名顶替者查个水落石出,还自己的清白,也做了一件积功德的好事。但黄济人兄的矛头,不去对着作奸犯科者,相反对着其他受害者和想帮助你洗冤的朋友。……”——方圆《谈谈网络捉鬼》,8月4日博讯大众观点
    
    “……如果真的有人冒用了黃先生的名字在網上發帖,他應該以同是受害者的身份,和我們站到一起,共同找出真正的犯罪者,而不是把矛頭指向我們其中任何一人。黃先生的無力的質疑,反而暴露了他的行藏。……” ——温金柯《网络捉鬼的下一章》8月4日博讯大众观点
    
    我实在不能想象行文居然可以如此无赖!!!温金柯和方圆合作无中生有地对我抹黑,居然还理直气壮地指责我的澄清。他们的逻辑推理是:如果我是鬼,该骂(自然该骂);如果我不是鬼,我也应该接受他和方圆的抹黑,然后愉快地和他们合作,去寻找真正的鬼,总之一句话,无论我是不是鬼,无论他和方圆是否鬼话连篇,我都不能把矛头指向他们其中的任何一方,而是必须要接受这种无赖的行径。
    
    谁在说谎?
    
    我并不如方圆所言善于雄辩,之所以坦然面对是因为无惧。我非宵小,何必畏惧宵小的谎言?!我也不屑使用方圆使用的文字游戏,诸如“黄济人兄爱憎分明,善于雄辩。对于这次网路捉鬼,虽然深陷被捉的危险,也能够坦然面对,应予以肯定”,无非是想隐喻我是鬼而已。我在针对温金柯的鬼文和他的回应一再突出两个以下要点:
    
    1, 中国工党主席方圆告诉我他只说是那个署名“黄济人”的IP和可疑者相同,不是真实的黄济人(也就是鄙人)的IP。对此我再次重申我的声明二中的观点:“难道有人冒用“他”的名字张贴文字,而“他”就必须承受这个IP?”。温先生的IP追踪法建立的基础根本就是虚假的,但是却根据这虚假的前提做出了一个严肃的推理。
     2, 你的大作中另一个最重要的判断基础是:“方先生說,他已打電話給黃濟人,質問此事。黃先生承認化名「epochtimes」(大紀元)確是他本人,但辯稱是在別的網站上看到這條新聞,轉貼過來的(按:大紀元並沒有這條新聞,黃先生在工黨論壇自稱epochtimes,已有作偽的意圖書館)”,对此方圆断然否定,请温先生针对事实做出说明,其他任何都是文字游戏。如果不是温先生说谎,就是方圆作假。
    
    之所以一再强调,是因为方圆在我打给他的电话里断然否认温所说的内容,毫无疑问方圆现在当然不会承认他在电话中的否定。说谎者必然要用新的谎言掩盖他已经制造的谎言。现代科技虽然为鬼提供了鬼的天堂,让鬼可以肆意地在网络中制造事端,但也为捉鬼提供了让鬼无所遁形的照妖镜。我本人在澳洲电讯公司从业2年以上,对澳洲所有的通讯公司运作和能为用户提供的各项服务甚详,所以说谎者休想溜走。以貌似气壮,实为胆怯的“不再回应”来应对我的追踪,让我想到了在血腥的江湖时代,作了孽之后,一句阿弥陀佛遁入空门就以为可以逍遥法外。可惜啊,汝等生不逢时。
    
    澳洲黄济人
    
    2006年8月7日 _(博讯记者:黄济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济人:对徐文立先生的致歉和说明
  • 徐文立先生断然否认黄济人的谎话/杜平
  • 对温金柯新“鬼文”的新回应/黄济人
  • 澳洲黄济人:对温金柯先生回应的回应
  • 温金柯:回应黄济人先生的声明
  • 澳洲黄济人:再次声明
  • 我的声明 - 澳洲黄济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