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温金柯新“鬼文”的新回应/黄济人
(博讯2006年8月06日)
    作者:黄济人
    
     温金柯在7月27日到处散发了他的《网络捉鬼记》(以后简称“鬼文”),我在29日即在博讯和中国工党网站上刊登了《我的声明》,之后徐水良兄和徐文立兄以及其他几位朋友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转告我温金柯人品不错,应该也是不明就里而被人利用,所以在紧接着的《再次声明》和《对温金柯回应的回应》中对温金柯持有几分尊重和一些期待。 (博讯 boxun.com)

    
    我是基于对两位徐姓兄长的尊重和信赖才对温金柯还有所期待;另一方面,同时我和朋友们认为事件可能缘起方圆,所以我等待着温金柯澄清他捉鬼的完整过程,尤其是等待他澄清重要细节,也就是我在声明和回应中一再强调并要求温金柯能在这两点的基础上或重新思考判断,或再次确认之后肯定对我的诬陷:
    
     1, 中国工党主席方圆告诉我他只说是那个署名“黄济人”的IP和可疑者相同,不是真实的黄济人(也就是鄙人)的IP。对此我再次重申我的声明二中的观点:“难道有人冒用“他”的名字张贴文字,而“他”就必须承受这个IP?”。温先生的IP追踪法建立的基础根本就是虚假的,但是却根据这虚假的前提做出了一个严肃的推理。
     2, 你的大作中另一个最重要的判断基础是:“方先生說,他已打電話給黃濟人,質問此事。黃先生承認化名「epochtimes」(大紀元)確是他本人,但辯稱是在別的網站上看到這條新聞,轉貼過來的(按:大紀元並沒有這條新聞,黃先生在工黨論壇自稱epochtimes,已有作偽的意圖書館)”,对此方圆断然否定,请温先生针对事实做出说明,其他任何都是文字游戏。如果不是温先生说谎,就是方圆作假。
    
    然而,温金柯于8月3日在工党网站上再次刊登了《谈谈网络捉鬼》(以后简称“鬼文2”),8月4日在博讯刊登了《网络捉鬼的下一章》(以后简称“鬼文3”),在鬼文2第三段中指责我:“捏造方圓先生的話”,并且在同一段落里居然如此辩解:“如果真的有人冒用了黃先生的名字在網上發帖,他應該以同是受害者的身份,和我們站到一起,共同找出真正的犯罪者,而不是把矛頭指向我們其中任何一人。黃先生的無力的質疑,反而暴露了他的行藏。”
    
    看到这样的文字,先是对此人感到又好气又好笑。首先我希望温金柯清晰具体说明我到底捏造了方圆的什么话,而不应该暧昧地描述;再则,我实在难以断定,这位顶着台湾著名电台主持人,又是什么佛学研究者的光环的人,到底是因为思维判断力幼稚,还是别有用心,有意颠倒黑白?!此人所有对我的判断都是基于方圆提供的信息,难道真的就不会用膝盖去思考判断一下,如果方圆提供的是虚假的呢?他求证过方圆提供的信息吗?!在我看来,这种求证不仅仅是最基本的学术和新闻从业道德,也是最基本的为人道德。我想水良兄说的孤证便是这个意思。我在看到你的鬼文之后曾在文后跟贴,善意地说你不了解海外民运的生态,其实是有所指的,则不过那个时候还给方圆留些脸面吧了。
    
    不过,看到“鬼文2”指责我不应该把矛头指向他和方圆当中的任何一人之辩解,则人为之气结,因为我实在不能想象行文居然可以如此无赖。此人和方圆合作无中生有地对我抹黑,居然还理直气壮地指责我的澄清。他的逻辑推理是:如果我是鬼,该骂(自然该骂);如果我不是鬼,我也应该接受他和方圆的抹黑,然后愉快地和他们合作,去寻找真正的鬼,总之一句话,无论我是不是鬼,无论他和方圆是否鬼话连篇,我都不能把矛头指向他们其中的任何一方,而是必须要接受这种无赖的行径。
    
    而温金柯“鬼文2”的另一段文字如此表述:“我近日重新檢視透過「海納百川」的搜尋,看到所有「焦點透視」所發的帖子中,只要被他提到的海外民運人士的名字,幾乎都被他用最髒、最惡毒的字眼醜詆了,罵盡了,唯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他在今年6月26日又一次貼了「黃濟人」的「2006年民運柏林大會宣言的反思」,然後給的標題是:「他是一個正直的人,一個高尚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可愛的人--黃濟人」。”温金柯当然是以此来佐证我便是他要捉的鬼。再看温在他的“鬼文”中以我曾在网络之鬼“焦点透视”诅咒民运的帖子后面跟贴表明我不允许“鬼”引用我的文字来佐证我跟“焦点透视”有过接触,并以此佐证我便是网络之鬼,唉,真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了!既然是鬼,鬼的智商会那么低啊?!对此,我深深疑虑和感叹,我到底面对的是一个思维能力如此低下的人呢,还是一个不懂得遮羞的人?!
    
    从温金柯最新的鬼文看来,他到底还是和我一样没有搞明白IP(至少是澳洲的IP),我特意请教了民阵监事张晓刚,晓刚是IT专家,根据他的解释,澳洲的网络供应商对个人用户不提供固定IP,比如我的IP是根据网络服务商Telpacific根据DHCP指派的(我还没有向晓刚请教什么是DHCP),也就是我每次上网的IP都是网络服务系统随机指派的,每次可能都不一样,这是澳洲网络服务商一直提供的网络服务,同时,使用者IP号码接近绝不表明使用者就住在同一区域。概括地说,通过使用者网站跟贴留下的IP来追踪是不可靠的。
    
    我再次提醒温金柯,你的职业和能力都决定了你不能行使法官的职能,以你有限的网络基础知识和对海外民运肤浅的了解而雄赳赳气昂昂地在网络里捉鬼,终究会贻笑大方,更何况温金柯在捉鬼方面的思维判断能力属于低等。在这三个条件下,表现得越神圣,结果也将会更谬误,更何况驱动你的也还有你的“好奇心和考据癖”(见鬼文3)。台湾的IT专家很多,可以去咨询;认识的民运朋友也不少,贸然跳进之前应该先了解生态环境。
    
    我也想提醒温金柯以新闻媒体人员的职业操守和行文能力,不应该将行文辩论建立在“捏造,说谎,抵赖”诸如此类的谩骂词汇之上。其实你只要用清晰的文字明确地回答我连同本文三次向你求证的两个重要细节就可以了,其余的文字游戏不必再续玩。方圆和他的中国工党网站都在澳洲,所以可以通过澳洲司法解决。不妨直言,我这是在收集形成文字见诸于媒体的证据。进入司法程序需要证据,你应该认定自己是在从事一项神圣的工作,所以应该不会惧于回答,也应该不会惧于让事件进入司法程序。
    
    本还想调侃你,捉鬼是道士的专利,你潜心佛学,切莫越界跨行,不过基于对宗教的尊重还是罢了,但是还是想劝你,要对得起三尺神明,对得起心中的佛,别被人利用了还理直气壮地捍卫这种荒谬的神圣,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澳洲 黄济人
    
    2006年8月5日于悉尼 _(博讯记者:黄济人)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金柯:网络捉鬼的下一章
  • 澳洲黄济人:对温金柯先生回应的回应
  • 温金柯:回应黄济人先生的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