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温金柯:网络捉鬼的下一章
(博讯2006年8月04日)
    (博讯编者按:博讯不会改变一贯政策,记录发稿人、或者论坛发言的IP。原因已经有解释。博讯根本不记录这些信息,协助追查自然无从谈起。)
    
     我寫〈網路捉鬼記〉,揭發「海納百川」的「焦點透視」與「覃光廣」等化名,過去一年多來刻意炮製真中摻假的新聞,惡意攻詰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並由於得到中國工黨論壇版工的協助,透過IP的比對,而將嫌疑者指向澳洲的黃濟人先生。 (博讯 boxun.com)

    
    文章發表後,黃濟人先生表示將提出司法控告,並在網路上發表聲明,在關鍵的事證上,用說謊的方式企圖詆抵賴。而在網路上公開發表評述的,有徐水良先生對IP提出的「孤證不用」之說,以及蘆笛先生提出的「無罪推定原則」並指責工黨網站出示IP協助摘發網路犯罪的行為「不符文明社會規範」云云。
    
    關於這種種駁難,昨晚(8月3日)在加班已畢,準備下班時,在工黨論壇讀到方圓先生的〈談談網路捉鬼〉,覺得方先生已經將他這邊所經歷的過程,以及相關的辯析一一交代,談得相當的清楚。筆者昨晚熬夜寫的回應,大抵是感觸式的,已經以回帖的方式,發表在工黨論壇。
    
    經過一夜好眠,今早覺得仍有一些簡單的客觀事實可以再交代,若能得到相關的協助,可以有〈網路捉鬼記〉的下一章。
    
    關於工黨網站所提出來的IP,從我來看,原以為是「待比對的關鍵證據」,而方圓先生原先提到的比對方法,是請同樣也發表〈陳水扁呼籲全面發動“正體字”運動〉的《博訊》等網站,能夠提供相應的協助。但因我與《博訊》的負責人並不認識,也無法取得直接的連繫,所以無法進行這一比對。當時,只能等待方圓先生向黃濟人先生要求的24小時之內提出的辯解證據。
    
    但後來,由於我發現原來同樣在工黨網站中,在稍早之前曾出現「黃濟人」以本名發表文章,同時又以「黃秀瑞」等化名在同一帖中唱雙簧的事,而認為不必等到其他網站的協助,一切證據就已經在工黨網站中。經過當時的立即查證,得到IP相符的結果。因此,我必須指出的是,工黨網站的IP,並不是「孤證」,而是至少三個帖子以上IP比對的證據。
    
    除此之外,如果有人認為工黨的三個IP相符,由於都出現在工黨,因此也算是「孤證」,那麼我要指出的是,孤證原本不孤,還有堪可比對的證據,在《博訊》等網站那裡。
    
    我認為,如果用嚴格的證據法則來看,黃濟人以工黨網站的發言者不必註冊的特性,根本否認他曾在工黨網站發表過文章。因此,即使有一個IP顯示,有人以「黃濟人」的名義,在那裡發表了黃濟人寫的批評2006年柏林民運大會的文章,也不能證明是黃濟人寫的。這樣的辯駁是可能成立的。現到目前為止,黃濟人自己承認是他自己貼的,就是《博訊》的那一篇。黃濟人7月29日〈我的聲明〉:「《2006年民運柏林大會宣言的反思》是我發表在6月15日博訊上的一篇文章」。查閱來源,是「博訊自由發稿區」,和促使我展開網路抓鬼行動的7月24日那篇〈陳水扁呼籲全面發動“正體字”運動〉一樣。因此,這一篇文章究竟來自於哪一個IP,是否與到目前為止都一直相符的「網路犯罪份子的IP是71.5.130.246,服務器所在地是雪梨」相關,將是確證中的確證。
    
    《博訊》的版主已經聲明,原則上,他們不會做查證並公佈的動作。我認為,《博訊》經營網站的政策,作為局外人,我們除了尊重以外,不能強求。但我要指出的還是:「孤證原本不孤,只還在悶葫蘆裡」。
    
    除此之外,我的想法是,作為新聞工作者,難免有職業性的好奇心和考證癖。我認為《博訊》的工作人員,在不違背既有政策的情況下,或許可以查查看,得到一個「本人心知肚明,外界無從得知」的了解,應該是相當有趣的事。
    如果〈網路捉鬼記〉有下一章,下一章就這裡。
    
    此外,關於蘆笛先生提出的「無罪推定原則」以及網站出示IP協助摘發網路犯罪是否「不符文明社會規範」的問題,方圓先生的〈談談網路捉鬼〉已有清楚的說明,我都認同。我的贅言是:網路是文明社會的產物,網路犯罪卻是文明社會中不文明的事。網路管理者可以查驗上網者的IP,它的目的正是為查證及制止網路犯罪而作的設計。面對罪犯,明知可以揭發,卻不能示以怒目金剛相,而要一直強調其宋襄公的本色,我認為這種態度並不文明。
    
    又,關於「無罪推定原則」,這是文明社會的審判原則。我認為,當我們指控任何一人可能的犯罪時,的確都應該尊重這一原則,並且謹記在心。作為揭發網路惡行的人,在證據沒有完全堅確不可動搖之前,我寧願保留「其實是誤判」的一線可能性。在這之前,我能做的,就是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嚴謹的自我要求,而不能有一絲一毫的羅織。(儘管黃先生在自辯的過程中,已經為我羅織了許多不可告人的動機,以為這樣就可以混淆視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澳洲黄济人:对温金柯先生回应的回应
  • 温金柯:回应黄济人先生的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