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兴庭:多少父母“因學致病”?
(博讯2006年8月03日)
    畢業了,卻不敢見“江東父老”
    
     彭興庭(南昌評論家、江西財經大學研究生 歐洲導報社供稿) (博讯 boxun.com)

    
    看了《中國青年報》“十年純收入供養一個大學生”的報導,感觸很多。報導稱,供養一個大學生,一年的學費加生活費約1.2萬元,4年近5萬元。這相當於一個3口農家10年的純收入。也就是說,一家農戶不吃不喝奮鬥10年,才能供一個孩子讀完4年大學。其實,這個農家供學樣本,不僅適合陝西合陽,也適合大多數中西部農村地區。
    
    筆者出生在贛中南地區的一個小山村裏,村子有個好聽的名字,叫蕭坊。我們村地處革命老區,交通閉塞,但卻有過一段輝煌的歷史。據說,在革命戰爭年代,村子裏面一共出去二三十多個男丁,最後活著回來的,不過二三。在我們村,出過二萬五千里長征的師長,有官至軍區司令員的將軍,還有許多退伍士兵。我現在所要講的那個大學生,他的爺爺,就曾參加過解放戰爭、抗日戰爭和抗美援朝,九死一生後退伍回家,做了一個徹底的農民。
    
    追根溯源,這個大學生還是我的本家,他與我同一個輩份,比我大一歲。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從小讀書就讀得很艱難,在我們都考上了大學並畢業以後,他還在高中徘徊。這一點,讓他的父母很沒面子。兒子上大學,是他們一生的希望。雖然他父親已經有60歲了,母親也有50多歲,但仍然種了12畝田。這裏有一點需要強調,城市的機械化遠還沒有到達我們村,農田的耕作採用的還是最原始的方法。苦和累就不用說了,重要的是,種田很難掙到錢。12畝田,早晚兩季加起來,扣除肥料、藥水、種子等支出,一年只能獲利四千元不到。
    
    我那個堂哥在2003年終於考上大學,是一所專科院校,雖然不是很好,但至少已經讓他的父母感到欣慰。與此同時,學費的問題也擺到他們的面前。一年學費五千,再加上吃住,至少得一萬以上,三年就是三萬。也就是說,他父母親不吃不喝要幹七年,才能供得起他讀完三年專科。如今三年過去了,他也畢業了。然而,家裏不但欠了一屁股債,他父親的頭髮已經全白,而他母親的身體,則一日不如一日。去年夏天“雙搶”,他父親的腳被鐵鈀撞了一下,為了省錢,硬是在家用草藥敷了半年,現在雖然康復了,但勞動能力已經盡失。
    
    有人說現在高校的高收費使許多家庭“因學致貧”,其實,更令人心酸的是“因學致病”。多少農民家庭的父母為了兒女的學費,有了病卻不敢去看!
    
    兒子畢業了,本想苦日子應該熬到頭了。但不幸的是,今年的就業形勢異常嚴峻。本科生都已經是人滿為患,何況,他還是一個專科生,學的又是中文專業。本想回老家做個老師吧,但希望很快破滅,原因是:沒有關係就沒門!於是,他轉道浙江,在親戚的幫助下,終於在一個咖啡館裏謀到了一份服務生的職業,月薪500元。這點錢莫要說還債養父母,恐怕連自己都養不活。畢業了,拿到了第一份工資,卻不敢打電話回家,更不敢回家面對“江東父老”?接下來該怎麼辦,何去何從?或許,這是許多貧困大學生畢業後再次面臨的困境!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802/06/2NGHKFQA0001124J.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兴庭:对“城管打城管”一些猜想
  • 彭兴庭:總有一些“政績”令人揪心
  • 彭兴庭:限价令救得了“医疗器械”价格虚高吗?
  •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 彭兴庭:“營業稅”,房價上漲的推手?
  • 彭兴庭:不孝罪,施于國則成俗
  • 彭兴庭:日本式的民主和“派閥政治”的未來
  • 彭兴庭:喝斥記者和有權者的行為慣性
  • 彭兴庭:科研領域的“道德風險”源于泛行政化
  • 彭兴庭:“轉移支付”是怎樣滲漏的?
  • 彭兴庭:烟草专卖,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 彭兴庭::“掛牌督辦”不應成為執法常態
  • 彭兴庭: “藥監局收贊助”其實就是“保護費”
  • 彭兴庭:住房公積金不能成了“沉澱資金”更應加強“風險控制”
  • 彭兴庭:新“義務教育法”,又一部過剩的法律?
  • 彭兴庭:以平常心看待“南昌上榜全球十大活力城市”
  • 彭兴庭:当佛门圣地卷入市场逻辑 和尚学MBA意欲何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