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钱刚:我不同意唐山大地震是“人祸”
(博讯2006年8月03日)
    
    記者:我們聽到一種說法,唐山大地震是「天災」,更是「人禍」。您是否同意這種觀點?原因何在?
     (博讯 boxun.com)
    錢鋼:我不同意「人禍」這種很政治化、情緒化的說法。首先我們得弄清楚什麼叫「人禍」,文革是「人禍」,死了幾千萬人的「三年自然災害」也主要是「人禍」,因為它是由人造成的人間慘劇。現在為什麼有許多人──特別在海外,都說唐山地震是「人禍」呢?起因是兩個:一是唐山地震臨震漏報,被認為像非典(沙士)那樣,是被隱瞞被壓制了;而這件事現在又不讓媒體碰,神神秘秘,好像真有要「捂」的東西。二是因為那是發生在「文革」時期,地震時,全國正在「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有人很自然地認為中國政府的一切行為都是錯的。其實我的《唐山大地震》的第七章《大震前後的國家地震局》,有詳盡的「備忘錄」。概括說,在唐山地震發生前的兩年裡,地震科學家對於包括唐山在內的華北地區有強震的危險,有正確的判斷,國務院有明確的防範意見(曾下達一九七四年第六十九號文件)。一九七五年,在這個地區發生了遼寧海城大地震,但國家地震局在一九七六年年初仍然把唐山圈在危險區域內。在唐山地震越來越接近的時候,地震工作者們的確發現了許多異常情況,但意見非常不一致,爭論很激烈,最終沒有作出臨震預報。用他們的話說,功虧一簣,輸在「臨門一腳」。前幾年,作家張慶洲先生繼續調查,發現了唐山本地幾位地震監測者曾有強震預報的事實。但這些預報,在基層地震部門就沒有被確認,更沒有抵達國家地震局。至於文革的環境,國家地震局的工作受到衝擊,都是事實,但把賬全算到「文革」和造反派身上,也不合適。畢竟在「文革」早已結束的今天,我們還不能說有把握預測預報一切強震。從這些事實看,說「人禍」是不妥當的。唐山地震是一個尚未被人類完全認識清楚的巨大的天災。在工作上有教訓,也有人在科學技術上有判斷失誤,但說「人禍」,過了。
    
    大公報--28-7-06


质问钱钢
作者: yhntgb
日期: 2006-07-28

钱钢先生,我的《谁是破坏唐山大地震预报的元凶?》原来在1986年就准备写的,因为客观原因没能写成,后来准备的材料也大多失去了。但是你的文章还保存着。在那个时候,你的文章迎合当f局口味就可以得到发表,我的文章就是写了也没有机会发表的。所以后来也没有补写。1996年二十周年,在7月27日工人日报上看到了摘登发现有所改动。没有引起我的注意。今年三十周年,我就写了二十年前就准备写的文章,并且还是按照二十年前的口气,准备在三十周年时在网上发表。可是当我在网上下载你的《唐山大地震》电子版时,才发现你在1996年已经新版,一些地方做了较大的改动和补充。

我已经没有时间认真对照阅读你的新版,也没有时间对自己写的文章做较大的改动,我得在 7.28.以前发表我的文章。所以只在1976年 7月27日的会议问题上作了一些修改补充。也许出于你的意料之外,你提供的材料使我发现查志远、张魁三两人对于唐山地震没能预报要负相当大的责任,尽管他们不是罪魁祸首。又进一步感到汪成民同志能够按照当时我国的地震工作路线做,对于群测群防非常积极可惜被他们冷漠了。所以你的新版对于追查这场本来完全有条件预报的灾难却没能预报的直接责任者,还是有积极作用的。也许这出于你的意料之外。

但是我不能不向你提出质问——现在这个质问也只能是不完全的,你做的有些改动,为什么要这样改?

首先胡f克实作为地震局党组负责人,对于唐山大地震没有能够群测群防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唐山在1974年就和辽南并列,并且在国务院[1974]69号文件中,明明说明必须“把地震管理部门建立和健全起来。切实抓好地震专业队伍和群测群防运动,加强防震抗震工作。”那时唐山也不是没有就群测群防作过工作,至少你的文章里披露群防已经搞过。照理群测也不可能不和辽南一起上马。可是在整整 1975年没有看到胡f克实提出组织群测群防。没有理由说他那时受到了谁的妨碍。他正春风得意,自以为时机已到可以攀着邓**高升了。因此只能说是他失职不做。1976年也不是一开始就批d邓的。年初邓**尚且主持了周总理追悼会,他更不可能失去权利。可是在年初唐山地震危险已经逼近时,他还是没有提出搞好群测群防工作。就是在他受批判的日子里,只要他还没有撤职,他也得做好这一工作。可是他始终不做。

唐山大地震没能预报不是不能预报,事实上辽南地震预报的要素,唐山都具备了,惟一缺乏的就是群测群防。对此作为国家地震局党组负责人的胡f克实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谁不知道他们那伙人一贯反对人民群众参加科技工作,反映在在地震工作上就是反对群测群防了。因此他是造成唐山地震没能预报的第一个嫌疑犯。你为他撤职鸣冤叫屈,甚至好像他就是地震预报的化身,谁反对他谁就是反对地震预报,就得对唐山地震未能预报负责。可是实际上我们看到的倒是,如果他能早一点被撤职,或许唐山就是第二个海城。

可是不但在你的1986年版《唐山大地震》里对于群测群防的作用从来没有作过正面的描写,没有追查过是谁破坏了群测群防。在1996年版里你仍然竭力回避这个问题。对于群测群防在地震预报中的作用始终没有一点正面的材料。(非正面有透露,比如耿庆国的理论就是在农民和老乡的启示下发现的)也不对是谁反对群测群防提供一点新材料。相反,你还对胡f克实这个最大的反对群测群防的嫌疑犯大大地加强了篇幅,进一步为他鸣冤叫屈。

你又没有把当时人们给他开列的罪行和提供的罪证拿出来,展示在大家面前,让大家来评论他究竟是不是冤屈,我们又怎么能够听了你的所说就可以肯定他确实冤屈而不是罪有应得呢?

他被批判时给他开列的罪行中有没有和地震预报有关的?如果没有,那么按照法庭上的语言说:“此事与本案无关”,根本不该写在《唐山大地震》这样的文章里。地球不会因为少了谁而不转了,国家地震局也不会因为他受批判就不运转了。事情总会有人干的,倒是占据高位不干事或反而倒行逆施才是最最危险的。你把“与本案无关”写在里面占了那么多的篇幅干什么?要利用唐山人民所受的灾难让人们对他同情吗?

如果人们的指控与地震预报有关,那你就更得把人们指控的罪状和罪证拿出来,让大家评评,胡f克实在地震工作上对还是不对,正确还是有罪。如果这些指控有理的话,比如指控了他反对群测群防,那么这正说明了他是破坏唐山地震预报的无可开脱的罪人。可是你没有提供这方面的一丝材料,相反用更多的篇幅要人们同情他。

对于当时人们给他开列的罪状,以及提供的证据,你不可能不知道。你应该提供出来,也必须提供出来。既然已经把批胡f克实提到这样一篇文章中了,那么就应该让大家来辨别一下。如果确实胡f克实坚决地主张群测群防,而是批判他的人反对群测群防并且批判他就是为了破坏群测群防的话,那么我们可以相信你,是批胡破坏了地震预报。可是你一直不公布这方面的材料,又怎么能使我们相信批胡破坏地震预报的结论呢?如果他坚决反对群测群防,从而是个地震预报的破坏者的话,那么批判他不正是应该的吗?而且因为到 7.12.才罢了他的官,我们不是应该惋惜为什么没能早一点把他从地震党组负责人的位置上清除出去,不然唐山不至于造成那么大的损失。

还是希望你在现在早一点把这方面材料全部提供出来,让大家分析。如果久久不拿出来我们就不能不得出结论,这中间有鬼。

你还替胡f克实评功摆好。许多内容无非是把他描绘成无害而且可怜的样子,这种样子我们看得太多了,上当也太多了,已经不能再欺骗我们了。邓**不是说: “文.化大革/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时的,对我的批判是对我的挽救,保证永不翻案,决不搞打击报复”可是结果如何呢?有人说:“江青为他转了这封信,并提议让他出来,江青作了东郭先生。”你在《唐山大地震》中写那么多与地震无关的事情干什么?如果需要,你另外写一篇“伤痕文学”好了。不要写在《唐山大地震》里。

在你给胡f克实补充的材料里只有一件事好像与地震工作有关。

1986年你是这样写的:

一九七四年六月七日至九日,国家地震局在一片报警声中召开了华北及渤海地区地震形势会商会议。

可是1996年你是这样写的:

  一九七四年六月七日至九日,由领导小组组长胡f克实主持,国家地震局在一片报警声中召开了华北及渤海地区地震形势会商会议。

你特别提到会议是胡f克实主持的。你的目的显然是为了把“历史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1974]69号文件的巨大功绩是不可抹煞的。”归到胡f克实身上。可是你弄巧成拙。

国务院文件的功劳属于国务院,怎么能够归到胡f克实身上。而且国务院的文件明明写得很清楚:“望你们在搞好批 林批孔活动的同时,贯彻执行中央关于地震工作要‘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下,以预防为主,专群结合、土洋结合,大打人民战争’的方针,把地震管理部门建立和健全起来。切实抓好地震专业队伍和群测群防运动,加强防震抗震工作。”而胡f克实没有提出群测群防,没有大打人民战争,正是他对抗了国务院文件和地震工作路线。

你在文章里还把胡l耀邦、李昌也提了出来。他们不是国家地震局的说他们干什么。你本意是为了说明“那是一段恶梦般的日子”。可是你又一次弄巧成拙。现在年轻人很少知道胡f克实的顶头上司是胡l耀邦和李昌。就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也很少知道或还记得。我在文章里已经拿出了当时的材料证明这两个人是反对群众搞科技的,如果应用到地震工作上就是反对群测群防。说实话,我倒很担心我的文章发表后,人们会不理解我为什么会化很大的篇幅来说胡耀邦和李昌。现在好了,你明确地说他们在“国家地震局的上级单位中国科学院”并且和胡f克实有着休戚与共的关系。——这下好了!胡l耀邦和李昌反对群众搞科技,那么具体到地震工作就是胡f克实反对群测群防了。——真要谢谢你呢?

对地震局长刘英勇你还加上一段话:“我天天权衡:哪句话该说,哪句话不该说;哪个文件非我传达不可,哪个文件我可以推给另别人……”

刘英勇真是这样吗?这正使我们感到吃惊,难道这就是当年的红小鬼、老红军吗?我原来的文章中一直尽量避开他,不伤着他,这在现在文章里还保留着。但是他如真的这样说倒不能不鄙视他了。哪有这样的英雄?这不分明是一个官迷心窍的老官僚吗?一个襟怀坦荡的人,对于自己担任的职务,如果做得下来就做,如果做不下来或者上面的路线或要求,不合自己的心意,那就干脆辞职。而他却在那儿患得患失,揣摸人意,遇到事情需要负责的能推给别人就推给别人。尤其是决不会舍得丢掉乌纱帽去辞职。让这样的老官僚主持地震工作真的不误事才怪。

现在看来汪成名同志为什么要写大d字z报了。就是他们的意见被这班官僚冷漠了。

可是钱钢先生,我真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在这个新版的《唐山大地震》里,你把汪成名同志写的大d字z报也改了。1986年你是这样写的:

大d字z报之一:……

大d字z报之二:……

可是现在成了:

其一:

其二:

大d字z报就是大d字z报。汪成名同志所写的本来就是大d字z报。可是你为什么要突然回避这个词呢?

在另一处你原来是这样写的:

汪成民念了与贴在局长门前的大d字z报内容相同的一段文字。

可是新版里你在大d字z报上加了个引号,众所周知,加引号就是说它原本不是大d字z报。

你为什么这样回避大d字z报这个词呢?是不是那是文 化大革命的极左,写汪成名用大d字z报反映意见就是表明那是极左的功劳?是不是大d字z报不受邓**的法律保护,正确说为他的法律所镇压。——这个不追究了。可是光从这个事实看,钱钢先生你并不客观,你的文章出于需要可以对事实进行加工。那么你说汪成名同志写大d字z报是因为“国家地震局正忙于运动”我们还能相信吗?大d字z报是写给大家看的,是为了向大多数人呼吁,如果真的“国家地震局正忙于运动”因此领导没有重视,那么只要到领导的办公室里用手推推领导对领导的语气强烈一些就可以了。用不着大d字z报。你又一次弄巧成拙。我以前也没有就此深思,现在应该得出结论,国家地震局的领导对于唐山地震没有预报是有责任的。大d字z报里提出要“紧急动员”,也就是要搞群测群防,可是被地震局的领导漠视了,汪成民同志不得不用大d字z报大声疾呼。大声疾呼还是被冷漠。

有一段话你原来是这样写的:

汪成民到达指挥部后,通过电话向国家地震局正式提出:“请立刻封存所有历史数据,以备审查。”
  我坐在国家地震局的档案室里,面前是一大堆一大堆在保脸柜里沉睡了九年的资料:中共中央文件、国务院文件、请示报告、会议发言……发黄的纸页。带有“文革”味儿的文字。除枯燥的数字之外,还有一些当年的豪言壮语之类。然而,就在这掀动纸张的单调的声响中,我被激动了,我嗅到了历史的气息。

可是这次我惊奇地发现“九年”竟然被你改成了“多年”你做这样的改变干什么?看来你原来泄露了天机。可是1986年一出版就被我抓住了。汪成民要求封存所有历史数据,以备审查。可是这些关系到二十四万条人命的资料竟然被尘封了九年。或者当时审查过,不久就不查了,——不是正好政治气候变了吧!或者从来就没有审查过,也根本就不想审查。这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呢?他们究竟要隐瞒什么呢?1985年资料到了你的手里,你无意中把这一天机泄露了出来,大多数人还不注意,可是那些要想隐瞒真相的人到着急了,于是1996年再版时你急急忙忙为他们避讳,就这样“九年”改成了“多年”,好像此事已经审查过了。

钱钢先生,看来在你的文章里避讳的事多着呢?你不是对于唐山地震没有预报的真正原因一点不知道,你是在为他们开脱。并且把责任推到他们的对立面。对于他们的对立面你一个名字也没有提,我们倒很感兴趣。很想知道他们在群测群防问题上有没有指控过胡f克实等人。

如果不是避讳的话,老老实实地把这些指控全部倒出来吧,让大家来分析到底是冤枉了胡f克实还是……

还有一段话,1986年是:

似乎是一场无法预料、无法阻止的浩劫,可是大自然又确实警告过,如果,在当时有一位能够纵览方圆数百里、通观天上地下以及种种自然景物的巨人,那么对于地震前夕出现的不可思议,甚或是带有魔幻色彩的自然界的突变现象,他一定会感到震惊。正是这些大自然的警告使那些灾难发生后重新回忆起、搜集起它们的那些地震学者们,感到毛骨悚然和深思。只是,对于“7.28”来说,这一切都太晚了。

1996年版是:

似乎是一场无法预料、无法阻止的浩劫,可是大自然又确实警告过,这些警告使那些灾难发生后重新收集资料的那些地震学者们,感到毛骨悚然和深思。只是,对于“7.28”来说,这一切都太晚了。

篇幅大大减少。最主要是把“巨人”的观察砍掉了。为什么要砍呢?很简单,写了巨人很容易使人们联想起群测群防。群测群防就是一位“纵览方圆数百里、通观天上地下以及种种自然景物的巨人”,如果当时搞了群测群防,人民一定会感到震惊。唐山地震就得到了预报了。钱钢是在有意识地掩盖这一点。他是有意识地包庇破坏群测群防的人。

好了!限于篇幅,关于责任的问题到此为止。现在说点别的。

对唐山在我国经济中的作用和大地震的影响原来是这样说的:

  唐山,华北著名的工业城市。它的面积约占全中国的万分之一,人口约占全中国的千分之一,而产值约占全中国的百分之一!
  唐山素有煤都之称,它以当时全国最大的煤矿开滦矿为主体,形成了自己的重工业体系。开滦煤矿的煤炭产量,占全国的二十分之一,在整个国家的经济生活中,它起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他的煤中以炼焦配煤——肥煤为主,煤炭除供鞍钢、首钢、本港、包钢以及京津沪地区生活用煤外还远销日本和朝鲜。
  唐山的电力也是举足轻重的,一九七六年正在兴建中的陡河发电站是华北电网的主力电站之一,是我国最大的火力发电站。
  唐山还是著名的“华北瓷都”,可与景德镇的陶瓷一比上下的竞争力,从全国解放自一九七五年,唐山陶瓷业的总产值超过十亿元。
  还有冶金业、纺织业、水泥、汽车、机械制造……许许多多极其重要的企业!
  而此时整个唐山——这座华北最大的重工业城市,却几乎看不到一根直立的烟囱。
  作为一个巨大的经济生命体,它已经没有呼吸,没有脉搏,没有流动的血液。只有一片废墟!
  只短短的几秒钟,中国国家经济大厦的一根极为重要的支柱,便被无情地摧垮了。一种强烈的经济震波,将传遍华北,传遍中国。整个中国的经济结构将发生强烈的摇撼。——难道还有比摧垮一个重要能源基地更可怕的吗?
  唐山经济在“7.28”地震中可计算的直接损失达三十亿元以上。
  用于救灾和重建的投资几乎是无法计算的……

但是在1996版中却只剩下这些了。

  唐山,华北著名的工业城市。它的面积约占全中国的万分之一,人口约占全中国的千分之一,而产值约占全中国的百分之一!
  唐山素有煤都之称,煤产量占全国的二十分之一,支持着中国的主要钢铁厂。
  唐山的电力举足轻重,陡河发电站是华北电网的主力电站之一,是我国最大的火力发电站。
  唐山还是著名的“华北瓷都”,可与景德镇的陶瓷一比上下唐山还有冶金业、纺织业、还有水泥、汽车、机械制造……许许多多极其重要的企业!
  然而作为华北最大的重工业城市,却几乎看不到一根直立的烟囱。
  作为一个巨大的经济生命体,它已经没有呼吸,没有脉搏,没有流动的血液。只有一片废墟!

篇幅大幅度减少。显然大大缩小了唐山大地震对我国经济的破坏和严重的后果。为什么钱钢先生突然要缩小唐山大地震对经济的破坏和严重的后果呢?事实是,邓** 要把1976年我国的经v济说成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而实际情况是:即使根据邓**公布的显然缩小了的数字。1976年我国粮食还是创历史最高水平,夏粮大丰收。该年水、旱、虫、雹也很严重。而工业,我国尽管倒了一根经济支柱还有微小的增长。——这是一个奇迹。邓**当然希望尽量地缩小天灾,而钱钢适应了他们的这个需要。把1986年不经意中透露的损失尽量缩小。这在《谁是破坏唐山大地震预报的元凶?》写得更明白。这儿不多说了。

还有钱钢把“一九七六年正在兴建中的陡河发电站”也删了。那是因为陡河发电站是毛主席1972年邓**在江西时从国外引进了一大批项目之一。暴露了1976年,就使得邓**为了篡权给毛主席、给文化革命和批 邓加的“排外”、“闭关锁国”的谎言也暴露于公众之中了。

当然钱钢先生也有改得很对的,如:

如果我们今天一代代人生存、繁衍的七大洲,是远古年代由一个“联合古陆”漂移或断裂而成,那么,就可以说,七大洲是在一系列强烈地震中诞生的!而我们的远祖也是在山摇地动中降世的!

这“远古年代”原来是“二百多万年前”。钱钢先生在新版里总算把原来的外行话给改过来了。

钱钢先生的1996版还没有认真对照着看。先说这些。其实大家都可以去对照着看。

最后,请问钱钢先生,1996年7月27日的工人日报想必你不会没有看过吧。第四版载着你的《唐山大地震》摘录。不知道你看过第一版没有。其中《无价真情永在……》有这么一段话:

曾几何时大地震使人们空前地团结在一起,吃穿住用,互通有无,风雨同舟……
曾经有人对此不以为然,依照他们的说法,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人类的需要降低到了“生存需要”这一最低层次,人们会本能地互相依存……而当条件稍有变化,人们的私有欲又会故态复萌。
20年后,唐山人用自己的行动做出了否定的回答。

不知你读后有什么感想?你还是坚持你原来的观点吗?那么请问1986年以后我国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灾害——天灾,或者人祸,或者由于人祸而加重了的天灾。请问在最近二十年来遇到这类情况,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人类的需要降低到了“生存需要”这一最低层次后,人们是不是本能地互相依存?是不是也出现了共 产主义?

第一版还有另一篇文章。《洪水围困,旅客受难 92次特快,岂能趁灾打劫》

内容不必介绍了,看来并没有出现共 产主 义,倒是让抢劫和罪恶占了上风。

我忽然想到,92次特快被洪水围困如果发生在1966年、1976年或是1958年,也会出现那一切罪恶吗?

在现 在这个盗贼蜂起的年代,每年有15000多罪犯被杀,许多抢劫不算犯罪案子。无灾无难时,一家新开张的超级市场,也会有成群的人哄抢,甚至钻到厕所里吃鸡喝饮料,没有人能够挺身而出,对他们谁也没有办法也确实不能当作罪犯。唐山大地震时 100万人中因抢劫而被捕的不过1800人,真是隔世。


2006.7.26.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Modified on 2006/8/03)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了唐山地震二十四万亡灵/马文都
  • 唐山地震30年,还是满纸荒唐言/林保华
  • 唐山大地震:47万条无价生命仅系於青龙县县令的一念之差/艾华
  • 刘逸明:唐山大地震30周年,中共的血依然冰冷 (图)
  • 魏文彪:紀念唐山地震活動應跨地區舉行
  • 力虹: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 唐山大地震30年祭:24万人成了毛泽东的“人殉”/綦彦臣
  • 唐山大地震30周年祭(图)
  • 唐山荒山争议案:中国宪法、法律,你让国民相信你什么?/刘春杰
  • 唐山大地震前车未监
  • 范英著:唐山地震和邪恶思维
  • 河北省唐山市中级法院故意枉法判案:五年多来,无人管
  • 辛明:中共在唐山大地震后视灾民如草芥
  • 唐山规划局称地震纪念墙为违章建筑要求拆除(图)
  • 胡锦涛在唐山考察:努力推动经济社会发展
  • 唐山地震三十周年公祭全程戒严 胡锦涛低调献花 (图)
  • 河北省举行向唐山地震纪念碑敬献花篮仪式(图)
  • 唐山地震前一青年传话救青龙镇40万人
  • 唐山死亡人数为何三年后才允许报道?官方说法
  • 唐山地震死亡人数是如何报道出来的
  • 唐山大地震纪念升级国家级 胡锦涛将率千人悼念(图)
  • 中国民间反思唐山大地震呼声四起
  • 唐山地震三十周年祭(图)
  • 河北唐山国土局原副局长从办公楼坠亡
  • 唐山矿难为特别重大责任事故 李毅中揭4问题
  • 唐山矿难已有90人死亡 18人仍下落不明
  • 唐山矿难死亡人数上升至87人
  • 唐山矿难死亡人数上升至87人 21人下落不明
  • 唐山刘官屯矿难:已有74人遇难 32人失踪
  • 唐山刘官屯煤矿矿主被警方控制 账号被封
  • 唐山矿难一氧化碳超标百倍 搜救工作遇困难
  • 唐山矿难已造成74人死亡 目前尚有32人下落不明(图)
  • 唐山对一位老人14年的惨苦迫害/曹民
  • 唐山祝允林对一位老人郭福顺十四年的惨苦迫害
  • 唐山:政府强行转卖绿化的荒山/刘春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