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主驼鸟态度和中共组织建设/马铭
(博讯2006年7月28日)
    作者:马铭 于2006年7月
    
     中国共产党从1998年后开始搞"三讲"教育,即在中共干部中间进行"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的思想教育。随后,从2005 年开始,中共在全党又开展了以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主要内容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三讲"和"保持先进性教育"效果究竟如何?本人非相关的研究人员,也不清楚中共内部,从高层到基层,是如何看待这些思想活动的,及中共对这些活动效果的满意度究竟如何?以下只能简单谈一下,这些中共教育活动的源起和胡锦涛对这些活动的阶段性总结。 (博讯 boxun.com)

    
    据香港明报资深新闻业者丁望在《胡锦涛与共青团接班群》一书中所记载,中共先进性教育的源起与中国民政部现部长李学究(1945年―)有关。1999 年,李学究负责主管直辖市重庆的(中共)组织工作,李根据重庆市委组织部的一项抽样调查,提出中共不少党员干部作风不正,最重要的是提出这些人"甚至对党的前景不乐观"。李学究的发言引起中共组织部长曾庆红和当时主管组织人事的胡锦涛的极大关注,胡曾批示要展开"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
    
    由此看来,中共内部不缺少能人对民主基础、组织基层都有深刻的认识,中共对近年来自身的问题也早已重视。
    
    按中共"三讲"和"保先"活动的官话,举办这些思想教育活动,是基于相当一部分干部"理想信念动摇、政治敏锐性和鉴别能力缺乏"而有针对性而开展的。
    
    2006年7月1日前夕,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 85周年暨总结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大会"上的作了讲话,其中总结了为时一年半的"保先"活动的成效:
    
    一是广大党员坚定了理想信念;二是基层党组织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进一步提高,党执政的组织基础更加巩固;三是党组织和党员服务群众的行动更加自觉;四是努力解决影响改革发展稳定的一些主要问题,积极促进经济社会又快又好发展;五是在做好党员联系和服务群众工作、建立健全抓基层党的建设工作责任制等方面形成了一些务实管用的新制度;六是丰富了党的先进性建设理论。
    
    不少人也许认为上述的这些成效只是一些官样文章,本人在此对其成效也不作评论,但是从中可以看出,作为现代政党的中共,对组织纪律性的建设确实是不遗余力。略有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这些三讲和保先教育,是源自于"延安整风(1941-1945 年)"。中共认为延安整风是思想教育活动的成功典范。台湾研究中国近现代史的学者,也多次提出,当国民党陶醉于二战胜利之中大大小小官员大肆发收复失地财之际,共产党却在偏辟的西北集中了思想凝聚了拳头,这样一涣一凝,国民党鲜能不败。
    
    书开一篇,各表一支,中共的组织建设工作暂且谈到此为止,以下再让我们看一看"中国的民主运动势力"。中国民运以海外运动为主,当中共大搞各种思想教育活动时,这些民主人士也没闲着,建设了几大网站,天天也能让海外华人读者见到抨击"中共独裁"呼吁民主的文章,从洋洋大观的巨文到简短犀利的短文,如此等等,颇也热闹。但是给本人的感觉,这些民主人士的活动和所发布的文章,依然长期停留在玩弄几个概念、不遗余力喊口号的水平上,鲜见有进步,甚至屡见退步,一些文章堕入人所不齿的作人爪牙的水平。
    
    海外民运的这种现象,究其原因,其一是他们执著于抽象概念,在没有民主实践的虚无水平上,也只能喊口号、作理论推导了。这些人士比较擅长的是"拿来主义"和"笔头主张"。其中不少人士游走于一些海外国家对中国的外交政策和中国本土民主政治建设之间,失去了独立性。至于谈到现代政党的组织纪律性,与中共相比,就更不可同日而语了。
    
    中共认为自己是一个现代政党,而且成功地取得了政权,从革命党演变成了执政党。组织纪律性对现代政党是相当重要的。有人不以为然,说,美国的政党组织性就很松散吗?其实,美国的政党同样也得益于组织保障,每一次的竟选都是一次很好的凝聚党内思想集中人力物力组织建设活动。每次的美国民主/ 共和党全国大会,都是一次思想教育的大会,党推出的候选人慷慨激昂隆重提出"竟选/施政纲领",其幕僚、朋友、邻人、亲人纷纷上台,从不同角度为这位候选人造势助威,凝聚核心力量。
    
    美国政党靠组织性竟选上台,竟选班子成员和其它相关密切利益集团成员构成新的一届政府内阁。每一届政府内阁都有其核心政策,如现任总统乔治.W. 布什的反恐国策,而对手民主党提出的是本土民生为重的竟选政策。由于美国主流社会已经形成比较一致的价值思想观和相对稳定的利益团体,因此,每一个政党提出的竟选纲领和执政政策,并没有本质的重大区别。但是,尽管在这种情况下,每次的全国大选,各政党都要尽量研究美国社会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鲜明的竟选纲领和口号;与其说这些是为了吸引选民而提出的口号,其实更是为了凝集选民人心、为顺利执政而作的攻心为主的思想教育。
    
    1980年代后,台湾民主运动发展的很快。现执政的民进党主凭本土意识而顺利上台执政,但是在"一个民主政治思想为泊来品并占统治地位的社会",民进党却过度高估了己党施政力量,欲以本党纲领来统领整个台湾社会的发展方向,结果导致台湾社会分裂。与之同时,却严重忽略了本党组织建设,很快沦为一个黑金和腐败严重的执政党。
    
    1990年代以来,中共腐败现象严重,海外人士认为这是中共长期独裁的必然,而中共认为这主要是长期来缺少组织建设导致党组织特别是基层组织涣散而形成的。在这情况下,中共也意识到僵化的思想宣传和施政体制是很难适应社会生态的变化发展的。
    
    近30年来,中国社会生态变化快速而重大,其中两点比较引人注目:一是民众对生活质量追求日益、生存权益之维护日烈;二是中青年之相当一部分对社会参与、政治诉求、民主发展要求日剧。
    
    中国现社会情况复杂,对已执政的中共来讲,加强组织建设,加强思想教育,吸引更多的党外民众到中共制定的纲领政策上来,就成为中共的核心任务。
    
    当海外人士乐以"选举制度(多党制度),言论自由"等来评价中国社会的发展和中共的发展时,中共却以组织建设的强与弱、思想教育的好与坏来评估自己的执政能力和执政地位及中国社会的发展方向。
    
    中共又拿起了"理论联系实际、党员联系群众"的法宝,搞思想整风运动,会行得通吗?海外人士多半会不屑一顾或置之一笑,不少人会认为只有搞掉独裁才对路。尽管有人哂笑,中共却非要把这个法宝坚定地运用下去。
    
    由此可见,对中国社会变化的预测和对中国民主发展的轨迹,海外民主人士与中共,在指导准则和具体作法差别是巨大的。中国社会只有一个、事物的发展规律也应该以一条主线为重,可是在不同的集团看来,为什么有这种明显的区别呢?
    
    写到此,一个必然的问题就是现在的中国社会需要不需要一个强势的领导性政党存在?这样一个强势的领导性政党是不是必然导致独裁?
    
    独裁的定义是什么?当一个集团/政党以已私凌驾于整个国家社会之上时,把已私凌驾于整个社会的发展方向之上时,即可以认为是独裁;为了维护已私而采取令人不齿的手段来统治整个社会,即为独裁。
    
    中共在"保持先进性教育"活动中及更早的"延安整风"运动中,把联系党员与群众紧密性放在了重要地位,这说明中共早已认识到了中共执政的基础来源于中国整个社会的对其执政政策的认可性和支持程度。
    
    从种种迹象来看,中共的一些领导人已经意识到中共要适应社会的发展作出种种变革。但是,这种变革,与一些海外人士的认识在根本上有一点不同,那就是这些变革不是为了削弱而是为了增强中共的力量。
    
    我一直认为,中国处于中华民族复兴时期,这种复兴开始于100年前,而且迄今为止,远远没有完成。复兴的过程,必然是处于一个利益纷争、社会情况复杂的状况背景之上的。在复兴过程中,一个强势的政党是有利于这种复兴还是不利于这种复兴?独裁的政党能作为代表国家社会发展方向的长期强势力量而存在吗?
    
    中国的任何一个政党必须符从于中华民族复兴这个大方向才能长期立于中国社会而不败。在中国搞政党政治也罢,搞民主政治也罢,一个重要点就是任何政治力量和任何政治格局应该是加强中华民族复兴的力度而不是削弱。
    
    中共在加强自身力量的同时,是在积极与中华复兴之路结合呢,还是背道而驰?只要不带有色眼镜,并且不仅仅以自己习惯的政治思维来看待问题,我个人认为,中共与中华复兴是有作广泛的结合层次的,明智的中共也一直把民众认同和中华复兴作为自己合法执政的重要基础。
    
    因此,看待中国社会的民主发展情况和中华民族的发展趋势,是不能简单以民主选举、多党制、言论自由等几个概念来下定语的。希望一些人物,从"民主的驼鸟态度"中抬起头来正视中国社会的问题,正视中共。
    
    中共既然在新的中国社会生态中不断停地调整自己,寻找切入点,那么一些自视很高、手擎民主自由高高在上之剑的人士,更应该不断地调整自己,在中华民族复兴的过程中,踏实地为中国的基本民主建设特别是为维护平头小民的权益,作出努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冯兰瑞、应松年、姜明安、张思之、茅于轼、吴思:就陈光诚被捕事件致胡锦涛总书记及中共中央常委的信
  • 赵达功: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 中共再次为北朝鲜保驾护航/林保华
  • 大富豪近半数是中共党员!
  • 中共党军高级将领对中共本质逐步认识的
  • 毛化薩達姆化﹕中共滿意度97%﹗/林保華
  • 袁红冰怒骂中共特务书!/袁红冰
  • 逃不出中共掌心,李嘉诚次子变身/凌锋
  • 卫理:台独是中共巩固统治的帮凶
  • 汪伟:潘岳为加强中共合法性谋划
  • 刘逸明:中共八十五年 依然旧性不改
  • 陈维健: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 陈奎德: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 高瑜:中共八十五岁了,还剩几杆子?
  • 揪出北韩幕后的中共/林保华
  • 郭永丰:封锁逆行形同虚设,中共还会如何祸国殃民?
  • 伍凡: 七一有感:评中共政治改革
  • 郭永丰:中共网络封锁乃顾头不顾尾的山鸡战术
  • 阿衍:《三十六計》對中共的攻略
  • 紀檢砍上海幫》黃菊妻與弟/中共六中全會
  • 中共十六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会议10月在京召开
  • 中共监控20万网民黑名单
  • 农民问题将影响中共政权稳固
  • 大陆民革网站被骇客入侵 中共禁报消息
  • 周瑞金(皇甫平)搬出邓小平向中共最高层施压
  • 中共严控文革等大事类影音品出版
  • 记者无国界谴责中共当局判处李元龙两年徒刑
  • VOA:分析:中共难解决政治制度性腐败
  • 「皇甫平」再次石破惊天:中共总书记应该差额选举
  • VOA:外界预测中共政治局常委人事变动
  • 透视未来中国:中共十七大接班群体(图)
  • 黄琦:中共新闻高峰会议秘密召开
  • 中共十七大人事布局 “西部板块”高层变动最活跃
  • 《开放》杂志:中共中央大换血-贾庆林黄菊等出局;周永康李克强入局
  • 黄琦:建党日,大陆网民投票评说中共(图)
  • 开先例 邀请外国人到中共中央党校演讲
  • 胡锦涛誓言打击中共党内腐败(图)
  • 中共中央党校政改报告建议县级直选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我们被中共中央新闻办控制
  • 任靖玺:中共恶政借机抢钱 司法黑洞制造冤案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恐惧反动,中共三封中文维基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 请看中共高级机关人员之素质(车号甲A02072)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中共再施阴招, 让张宏堡身边的人来干掉张宏堡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 骗取“子弹费”:评中共外围组织在海外的募捐活动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吕占锁:中共说「五十年不变」,结果呢?五年就变!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 中共领袖行宫知多少?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分裂中国的伟大号召
  •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 过度吹捧中共 最近的新闻实在看不下去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 海外学子: 公众施压促中共释放高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