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正德:“陶蕭之爭”是“白韓之爭”的繼續
(博讯2006年7月18日)
    林正德(著名作家、評論家,福建名醫、世界教科文衛組織專家 歐洲導報社供稿)
    
     我看了7月13日《中國教育報》《人文閱讀》版的兩篇文章——杜悅的《為何“裝神弄鬼”?為何“打架鬥毆”——有關玄幻文學論爭的觀察與思考》和韓浩月的《玄幻文學應容得下批評》,方知最近網上又硝煙狼火大起,趕緊在網上查看了陶蕭爭論雙方的文章,想了半天,寫下自己的一些看法。 (博讯 boxun.com)

    
    首先,我認為陶東風教授擁有批評權,任何人不得對陶教授進行人身攻擊,同時,我也認為玄幻文學應容得下批評。
    
    陶東風教授在《中國文學已經進入裝神弄鬼時代》一文中道:“玄幻文學的作者和讀者的主力均為八零後一代,而八零後一代感受世界的非常突出的特點就是網路遊戲化。他們是玩網路遊戲長大的一代,也是道德價值混亂、政治熱情冷漠、公共關懷缺失的一代。這就難怪他們可以把神出鬼沒的魔幻世界描寫得場面宏大、色彩絢爛,但最終呈現出來的卻是一個缺血蒼白的技術世界。他們最擅長的就是在道德的真空中玩弄高科技的遊戲(這點在《小兵傳奇》中表現得尤其明顯,因為它所塑造的就是一個高科技的魔幻世界)。不理解電腦遊戲在八零後一代生活中的根本重要性,就不能理解玄幻文學以及其他以八零後為主角的文化和文學類型。”
    
    誠然,在陶教授的眼中,80後就是同網路遊戲劃等號,對此,我不敢苟同,儘管本人同陶教授同是屬於“嬰兒潮”一代人( 按美國的分法,即1946年至1964年出生的人)。不久前,我撰寫了《代析》一文,也談到了對Y一代人的看法,這裏,我不妨重錄如下:
    
    “在X一代之後就是Y一代,也就是我國的80後,Y一代是第一代由於科技發展,地域和文化壁壘被徹底打破的互聯網時代生存的新新人類。他們面臨幾代人承襲、創造而來的成熟文化,他們一無遮掩地處在高科技的包圍之中,周圍充滿了等待他們學習的一切。他們行為的一部分是從外部學習獲得的,同時,又內部消化為他們的心理結構,從而塑造他們自身的人格。而這種人格的創造過程猶如DNA的複製,即所謂的“文化遺傳”。作為朝氣蓬勃的Y一代,無疑已形成了他們獨特的文化模式,追趕潮流、崇尚名牌、掙錢消費就是他們顯著的文化特徵。他們有一批屬於他們自己的作家,他們的文化,他們的潮流,更重要的是,他們有自己看待世界的視角。他們關注自我和生存的環境,有著強烈的社會使命感和信心,是將不斷的變化視做一種生活方式的一代。較之X一代的獨立自主、個人主義、懷疑婚姻、蔑視權威和組織紀律、對環境惡化的悲觀失落,Y一代顯然是樂觀向上、心態開放、樂於學習的。他們跟父母保持著良好的關係,認為工作是為了生活,但活著不是為了工作;他們接受力強,受過高等教育,如果感到對一份工作沒有歸屬感,可以立刻離開。他們有著較強的表現欲,不斷嘗試新鮮事物,不斷有新東西來刺激媒體。他們不希望靠祖輩打下的江山過日子,不靠拉政府關係發財,而更願意憑自己的本事白手起家掙大錢,他們懂得開拓市場,擁有產業理想、激情和領導才華。”
    
    “目前,Y一代人尚未形成規模擁有企業控制權,但他們已有強烈的意識、巨大的決心和遠大的抱負要掘第一桶金,新新總裁們必將大踏步地登上歷史的舞臺叱吒風雲,中國未來的希望在於Y一代人的身上,也許,他們無論男女都整體地不會洗衣服,只會把成捆的髒衣服送到乾洗店去洗,也許,將來若要他們自己洗衣服,只能靠在他們的身上植入人體晶片,但是,他們總是站在時代和時尚的前沿,挑戰潮流,引領潮流的方向,他們樂於接受新思潮,有自己獨立的思想見解,不盲從、有創意、有遠見,他們是我國建設創新型國家的生力軍和主力軍,歷史的重任已經悄悄地落到了他們的身上。”
    
    可以看出我同陶教授對80後的看法是截然不同的,我不否認Y一代人很喜歡玩網路遊戲,但二者是不能劃等號的,就說我兒子吧,他也是80後的,在小時候他也喜歡打遊戲機和玩網路遊戲,但長大上大學了,他的腦子就轉到學習、就業、如何掙大錢這些問題上,不再迷戀網路遊戲了。不是有人過去曾斷言我國最早的獨生子女一代人是垮掉的一代人,但事實證明他們並未垮掉,恰恰相反,如今,他們已成為我們社會的棟樑。
    
    至於說80後對“政治冷漠”、信仰丟失,這不能怪他們,而是整個社會造成的時代通病。就說我們“嬰兒潮”一代人,再細分66屆-70屆大學生、老三屆、新老三屆人,他們中的很多人經過文化大革命和上山下鄉的折騰磨難,不是早就對政治厭倦、信仰丟失麼?再看看成都虹口的漂流區內一到盛夏就擺放起數十裏的遮陽傘和麻將桌,那不計其數熱衷於在水中打麻將的人難道不都是對政治冷漠麼?前些天,央視《藝術人生》欄目把幾個紅色經典影片的扮演者請來,那幾個長影的老革命出身的老演員談到了代溝,他們才幾歲大的孫兒認為那些影片裏的英雄人物都是假的,他們對孫兒無論怎麼解說,孫兒還是不信,認為這只是演戲,是假的,他們對孫兒談到了信仰問題,談了老半天,孫兒還是不明白究竟什麼是信仰。可見,信仰危機並不僅僅是Y一代人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的問題。
    
    現在談談玄幻文學,坦白說,本人不看玄幻文學,也不看武俠小說、校園小說,但是,我又認為既然它們存在,就是合理的,我們的時代是多元的時代,蘿蔔青菜各有所愛。既然國外的魔幻文學《哈裏•波特》可以風靡全球,為什麼我國的玄幻文學就不可以流行起來呀?那些武俠小說、武俠影視片裏的大俠們不是個個武藝高強、神通廣大麼?那麼,就讓他們的手裏再多幾個“魔杖、魔戒、魔法、魔力、魔咒,還有各種各樣千奇百怪、匪夷所思的怪獸、幻獸”(陶東風語),為什麼就不可以呀?我國古典名著《封神演義》裏不是也有許多諸如此類的玩藝兒麼?前幾天,中央電視臺電影頻道播放同美國影片《超人》主角布蘭登•魯斯的談話,主持人談到我們中國傳統就是最愛想像飛,想像和平、想像和諧世界,都是通過飛翔表現出來的,我覺得這似乎也不無道理,看看新攝影片《寶蓮燈》裏的優美的飛的鏡頭,真的很賞心悅目。我們中國歷來就是一個神話大國,我們的年輕一代人愛想像,就讓他們盡情地去想像吧!就是多想像出幾個上面鑲有神奇“噬血珠”的燒火棍來也沒啥,既然現實生活沒有幻想,就讓他們在玄幻世界裏張揚他們的想像力,反正現在日本動漫、網路遊戲多得是,再多一個玄幻文學也沒啥。要說現在“中國文學已經進入裝神弄鬼時代”確實有點以偏概全。
    
    我覺得我們確實應當要多講一點寬容性和包容性,提倡和諧就是什麼東西都要容得下。《史記•樂書》曰:“和,故百物不失……和,故百物皆化”。這就是說,和諧具有寬宏博大的包容性,又不會失去事物千姿百態的特色,和諧才能化解各種各樣事物之間的矛盾,是調整和處理社會矛盾的良好方法和手段。
    
    前一陣子,在一片譴責“網路暴民”的聲浪中,“白韓論戰”暫時銷聲匿跡,才沒過多久,這場“陶蕭之爭”又開戰了,這有點像在水中按葫蘆,用力按下去,葫蘆就被壓在水裏,一鬆手,那葫蘆又浮出水面。我以為,這場“陶蕭之爭”實際上就是“白韓之爭”的繼續,爭論的焦點就是:中國文壇容得下校園文學、玄幻文學、博客文學、網路文學……嗎?年輕的Y一代人在不斷地爭取著自己的話語權,這是不錯的,不過,我勸年輕的朋友們還是悠著點,希望我的同鄉近鄰蕭鼎悠著點,千萬不要出言不遜、惡語傷人,別真像某刊封面漫畫紅衛兵模樣的“網路暴民”那樣,那對誰也沒有好處,只能適得其反,大家都應該珍惜現在來之不易的在網上的話語權。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bbs/index.php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張英:林正德《再論王治郅該挨什麼板子?》
  • 張英:林正德《未來寄託於Y一代》
  • 林正德:《包公斷婚案》》等
  • 林正德:《包公斷婚案》與《代析》等四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