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兴庭:科研領域的“道德風險”源于泛行政化
(博讯2006年7月18日)
    彭興庭(南昌評論家、江西財經大學研究生 歐洲導報社供稿)
    
     在很多人眼裏,科研專案已經成了“圈錢項目”:只要有了科研專案,科研人員就可以從中提成,甚至有媒體報導說,有人用科研經費買車買房。近日在上海召開的第三屆中外大學校長論壇上,不止一位參會的大學校長發出這樣的呼聲:現行的科研經費提成合法不合理,到了不得不改的時候了!(《中國青年報》7月16日) (博讯 boxun.com)

    
    與這相關的另外一種現象是,在高校和一些研究機構,許多研究生把自己的導師稱作“老闆”。用“科研老闆”來形容當下高校和研究部門的學術生態,再恰當不過。導師接下某個科研專案,就等於一個包工頭攬下一項工程,導師把手中的任務分配給他手下的研究生,就像包工頭指揮民工幹活一樣。科研專案,被教授、博導碩導們當作“生意”來做,我想,這並不能怪他們,在目前的研究體制中,既然學術已經被市場化了,誰又有資格來要求導師們不功利化?
    
    眾所周知,學術領域有著嚴重的泛行政化傾向,幾乎什麼資源都掌握在“行政領導”手中,而且,成果評價、職稱申請、研究考核,也是按照行政科層的辦法來進行,這很類似於上級部門對下級政府的GDP測量。我們常說,企業重的是效率,政府重的是公正,對於學術,最重要的應該是自由。可是,處於行政淫威下的“學術”,什麼時候出成果,達到國內還是國際一流,一切聽從“上級”的指示。學術一旦異化成了一條“流水生產線”,注重的就不再是學術本身,而是如何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科研經費管理和使用中出現的這種假公肥私、造假弄假等“道德風險”,正源於這種學術競爭與評價機制的泛行政化。一般來說,囿於專業的限制,行政領導作為委託人,他並不清楚科研人員水準高低。於是,一種硬性指標應運而生,比如說論文數量,發表刊物的級別。這樣一來,研究人員除了異化成了大小包工頭之外,他還被異化成了一個“作家”。如果說拿項目是一種投入,那麼,發論文就是產出了。科研人員除了把專案弄到手,另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如何想辦法把論文打扮得漂漂亮亮,發到什麼SCI、EI、核心等刊物上去。
    
    這種魚龍混雜的局面,正給了一些掌權者(包括一些項目評審專家)“政治創租”和“抽租”的機會。於是,相當一部分人力、物力和財力被轉移到了通過不正當手段爭取更多科研經費的分配性努力上。比如說,在現實中,許多學科帶頭人早已經不再參與具體科研工作,他的主要任務,是“跑經費”,就像包工頭跑專案一般。這種分配性努力異化了科研經費的配置,如同“劣幣驅逐良幣”一般,低水準的科研人員很可能就會在這種扭曲的競爭機制中勝出,並進一步加劇“逆向淘汰”。
    
    科研經費管理中出現的道德風險和逆向淘汰,根本的原因在於有關部門在專案評審過程中無法選取有效的信號,以至於受到其他資訊干擾,很難將高水準的研究人員和低水準的研究人員區分開來。科研專案成了部分人的“圈錢專案”,與其說要加強監管,不如說最關鍵的應該是打破科研領域的泛行政化,營造出一個公平公正的學術競爭與評價機制。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716/04/2M4HCDMJ0001124J.html)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bbs/index.php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兴庭:“轉移支付”是怎樣滲漏的?
  • 彭兴庭:烟草专卖,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 彭兴庭::“掛牌督辦”不應成為執法常態
  • 彭兴庭: “藥監局收贊助”其實就是“保護費”
  • 彭兴庭:住房公積金不能成了“沉澱資金”更應加強“風險控制”
  • 彭兴庭:新“義務教育法”,又一部過剩的法律?
  • 彭兴庭:以平常心看待“南昌上榜全球十大活力城市”
  • 彭兴庭:当佛门圣地卷入市场逻辑 和尚学MBA意欲何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