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兴庭:“轉移支付”是怎樣滲漏的?
(博讯2006年7月18日)
     彭興庭(南昌評論家、江西財經大學研究生 歐洲導報社供稿)
    
     近日,國家審計署審計長李金華向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審計工作報告》。報告顯示,在對20個省(區、市)的審計調查中發現:去年,這些省(區、市)本級預算共編報中央稅收返還和補助收入3444.27億元,僅為中央實際補助7733.65億元的44.5%。按照報告中公開的數字,中央實際補助中有近4300億元未納入省(區、市)本級預算中。(《中國經濟週刊》7月17日) (博讯 boxun.com)

    
    這4300億元到哪里去了?此前,李金華在一次論壇上說,“中央轉移支付,就像一道水渠,很長很長,從中央到地方再到村子,這中間是滲水的。有的時候水流到地方就沒有了。”說到財政轉移支付,首先就會讓人想起“駐京辦”。駐京辦任務,是“跑部錢進”,看哪里有錢和專案,就寫報告、找關係。網上有一句順口溜說得好,“要想富,多跑部,煙酒土產搭橋,‘工農兵’來鋪路,‘四大領袖’出面,美元英鎊結束。”
    
    “轉移支付”是怎樣一點點滲漏,又一點點被截流的呢?類似的“駐京辦”,就是第一道卡口。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為了獲得“轉移支付資金”,地方政府就得付出相應成本。羊毛出在羊身上,這種代價終將轉嫁給“轉移支付資金”。這是一種徹頭徹尾的“尋租成本”,沒賬可算,也無據可查,資訊的不對稱,註定了轉移支付“獲取成本”的高昂。
    
    這些年來,雖然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的財政投入逐年增加。然而,對這幾千億的資金,卻只有一個行政色彩非常濃厚的《過渡期財政轉移支付辦法》來管理。拿到了中央的“轉移支付”資金以後,由誰來使用,怎麼用?幾乎沒有規範可言。由於缺乏嚴密的法律約束和管理監督,轉移支付雖然打著“專項資金”的標籤,仍不免被“隨意分配”的命運。
    
    看看現在各級地方政府“形象工程”、“民心工程”,看看各種各樣的“世界第一”、“亞洲第一”,就知道,中央的轉移支付資金被“滲漏”到了什麼地方?更令人驚訝的是,儘管轉移支付資金的投資效益很差,但其是非對錯卻很難以被監督部門認定。為什麼,分析一下當前從中央到地方的“轉移支付制度”,就會發現,這些制度“原則有餘”,卻“可操作性不足”,各級地方政府之間的權責利也不明確,轉移支付的分配標準和分配依據更是不具體、不科學。
    
    中央專項“轉移支付資金”被截流,有時候也很無奈。許多地方政府特別是鄉鎮一級,財政處境困窘。上級下達的轉移支付資金,常常只夠平衡一下財政預算。還有一些隻靠財政轉移支付和稅收返還過日子的地方政府,由於負債累累,更是不得不用轉移支付資金償還債務。這種現象,更多發生在經濟欠發達地區,如此一來,地方經濟發展的差距,不但沒有縮小,反而越拉越大。
    
    分稅制改革以後,地方陷於財權小事權大的非均衡狀況,幾乎所有級別的地方政府,都處於“資金”饑渴狀態。政府級別越高,財權越大,然而,亟待國家轉移支付來發展經濟的,往往卻是級別較低的地方政府。這種財權與事權的分配不合理,正是“轉移支付”被截流的制度因素。財權在政府間的分配,應當與其事權大體相稱,這樣,每個政府才可以用自己掌握的財力辦自己應當辦的事情。
    
    (新聞鏈結:http://biz.163.com/06/0717/01/2M6QDRJE00020QF5.html)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bbs/index.php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兴庭:烟草专卖,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 彭兴庭::“掛牌督辦”不應成為執法常態
  • 彭兴庭: “藥監局收贊助”其實就是“保護費”
  • 彭兴庭:住房公積金不能成了“沉澱資金”更應加強“風險控制”
  • 彭兴庭:新“義務教育法”,又一部過剩的法律?
  • 彭兴庭:以平常心看待“南昌上榜全球十大活力城市”
  • 彭兴庭:当佛门圣地卷入市场逻辑 和尚学MBA意欲何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