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应确立“大道至简、至美”为现时代新的检验真理标准/周巨川
(博讯2006年7月16日)
    
    问:约30年前,我国曾开展过一场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大讨论,对此你怎么看?
     答:那个时期,理论严重僵化、滞后,束缚着社会发展,而在缺乏理论指导的情况下,人们自发的、仅凭感觉而产生的实践活动却显示出了旺盛的生命力,走在了理论的前面,客观上形成了一个实践“能够 ”检验理论的大环境,于是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说法便应运而生,并且也取得了显著效果。 (博讯 boxun.com)

    
    问:听你话中的意思,是否在说只有当实践确已走在了理论之前,才可用来检验理论,而并非始终如此?
    答:理论和实践是相伴相生的,属于同一层次的事物,其中没有那一方能对另方构成绝对优势,实践先进时检验理论,理论先进时检验实践,并不存在确定的检与被检关系。
    
    问:可自从这次实践检验理论成功,人们有意无意就把这种关系固化了,形成了一种很难矫正的偏见,至今未见有显著改变,是这样吗?
    答:是的,本来互相检验关系,被固化为单向检验关系,背离了认识发展的规律,如不及时纠正,必对未来的理论建设产生严重影响。
    
    问:这么说来,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提法不妥?
    答:只能说当实践优先于理论时,可用之来检验理论,不能称之为唯一标准,如那样,当某一天理论处于主导地位时,岂不是又要提出个理论是检验实践的唯一标准?对此问题,北京大学哲学系的赵家祥教授曾在2004年专门著文做过论述(见附录),但始终没引起社会太大关注。
    
    问:这倒启发我想起一个问题,我们经常习惯于用一种偏见去克制另一偏见,而后自己又等着被克制,这样翻来覆去折腾,浪费着大量时间和精力,效果反而不佳,你说呢?
    答:这是老毛病了,往往不偏激的言论在我们这里引不起共鸣,越偏越有人跟着附和,反映着我们这个民族传统的思维习惯还存在严重缺陷。
    
    问:当初先进的实践,一路检验着理论,推动着我国改革开放事业向前发展,而如今随着世事的变迁,当初先进的实践已不再先进,理论方面这些年又始终被“实践第一”观念压着毫无进展,如今是理论与实践双双迷失了方向,谁也检验不了谁了,请问,现在我们靠什么才能打破目前的僵局?
    答:需要确立一个真正具有前瞻性的、合乎认识发展规律的检验真理标准来为我们领航。
    
    问:请明示?
    答: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是被某种东西控制着的,有些人感悟到了它的存在而不知它为何物,于是就称它为“神”,这些人构成了现在的“有神论者”群体,所谓上帝、天主、真主之类的称呼,都是用来反映它的;另些人也感悟到的它的存在,但觉得它应是一种规律,是大自然本身固有的,于是就用道、阴阳、对立统一、一分为二等称呼来描述它,这些人构成了现在的“无神论者”群体。无论是有神论者还是无神论者,其实大家感悟到的是同一现象,只不过角度有所不同,描述它的语言、方式有所不同。大家都力求深入理解它、认识它,以便使自己获得更多的自由......
    
    问:对不起,打断一下,请问,为什么认识了它就能获得更多自由?
    答:由于它的控制,使我们这个世界有了“铁的必然性”,越不理解它就会越受制于它,越理解它就越能顺应它、利用它,甚至改变它,因此,对它的认识能产生自由。
    
    问:说这些是否有点走题,我们不是讨论检验真理的标准吗?
    答:没走题,说这些是为了明确一个我们认识的终极目标:它以及它给我们带来的“必然”。
    
    问:这个目标有前瞻性吗?
    答:当然有,而且比它更前瞻的目标已经没有了,这就好比上帝之外不能再有上帝一样。
    
    问:怎么认识它,用实践的办法行吗?
    答:不能一次性完成,因为它是无限的,而我们的实践是有限的,用有限把握无限,如同用一把有限长的尺去丈量无限长的距离,需要一尺一尺地量下去,也就是说,用实践的办法,需要我们一代一代人地永久持续下去,永无尽头。
    
    问:用理论呢?
    答:同样,我们的理论也是有限的,需要一代一代人永无止境地论证下去。
    
    问:用实践和理论都不能一次性证实,那么我们怎么证明对它的认识准确无误?
    答:没办法,无法确凿证明,只能靠我们的“悟性”以及“想象力” ,对它先做出某种假定暂时运用,以后随着时代的变迁、认识的进化 ,再逐渐修改、精化。
    
    问:这么一来,我们确立的这个前瞻性的标准岂不是模糊不清了?
    答:也只能如此。这里要说到一个我们当代人必须克服的“致命问题 ”,如果我们不能清醒地、坚决地克服“实践第一”的偏见,还继续坚持不能用实践证实就坚决不信,那么任何前瞻性的思想都将会被我们扼杀在“自己的摇篮中”,我们这个民族就会始终无法摆脱“瞎马撞槽”状态,那样我们也就没有未来了!
    
    问:说得挺严厉啊?
    答:因为估计这个思想弯子恐怕不太好转,但这又至关重要,故此我心中不免有几分焦虑。
    
    问:用它怎样作为我们检验真理的标准?
    答:因为它是我们认识的终极目标,所以无论理论还是实践,越接近我们对它的假定,就表明越接近正确,相反就离真理越远。
    
    问:能举个实际例子说明一下吗?
    答:有这种事例。说的是曾有位物理学家,拿着他禅心竭虑思考出的一个公式找到爱因斯坦请教,爱氏只瞟了一眼,说:啊,好丑!便不再理睬。此人好生奇怪,问:为什么不作详细理论论证,或做实践检验,上来就断然否定?爱氏启发他说:你想想看,假如你是上帝,会用这么丑的公式创造世界吗?这说明在爱氏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对它的假定”,违背它就不值得劳心费神。
    
    问:爱氏对它的假定是什么?
    答:“简单和美”。在爱氏看来,上帝用来创造世界的那个“终极设计方案”一定是简单和美的,因此爱氏便用它来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一思想,目前在西方物理学界已渐成共识。
    
    问:类似的说法在中国文化里也有吗?
    答:有啊,而且比爱氏早多了,比如我们普遍都知道的“大道至简”(不妨再加个“至美”,因从阴阳太极图可看出,我们的先人也知道它很美)。
    
    问:两者说法几乎完全一样啊?
    答:有神论和无神论是相通的,不存在由此不能达彼的绝对鸿沟。
    
    问:你的意思是说,把“大道至简、至美”作为我们现今“对它的假定”?
    答:是的,或许将来认识进步了,会有新的说法。
    
    问:那么按照大道至简、至美的假定,什么样的思想体系才能符合真理标准?
    答:应对整个世界(自然、社会领域)有系统完整的阐述,并且所有的论述均应出自“一个至简、至美的原始点”,如此才能算合格。
    
    问:确立这样一个标准有实际意义吗?
    答:意义太大了!在我们这个亟需理论创新的时代,由于很多人心中没有这个明确的检验真理标准,以致刚整出个“半生不熟”(目前有很多被当事人自称的所谓创新思想体系,是用几个、甚至十几个规律拼凑起来的;有的甚至毫无章法可言)的东西,就自认为已达巅峰,开始停止了脚步,原地打开了转转,长此以往,理论创新从何谈起?
    
    问:必须得达到你所说的标准吗?
    答:必须要达到,否则就谈不上超越前人。此话说起来颇令人感慨,哲学曾经着实害了不少人,有些人临死前才明白(更多的人恐怕是到死也没弄明白),自己辛苦了一辈子的研究成果究竟为什么还不如前人,然而已经无力回天了。确立一个明确的检验标准,可以使那些仍处在“前进路上的人”不至于半道就停止了探索的脚步,如此,中国才能有望出世界级的大思想家,我们这个民族才能有光明、美好的未来。
    
    
    作者姓名:周巨川
    住址:天津市红桥区西关街西关北里24门401-404号
    邮政编码:300121
    宅电:022-27591235
    手机:13516299784
    QQ:454123711
    个人网站http://zxwh.cc333.com(中性文化论坛)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附录]
    
    理论与实践关系的误区
    
    赵家祥
    
    
     实践观点是整个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实践是理论的基础,是理论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对理论起决定作用,这是毫无疑义的。但不能因此而轻视理论,导致唯实践主义。在我国理论界乃至其他领域,有形无形地、自觉不自觉地形成了一种唯实践主义倾向。
    
      表现:只承认实践检验理论
    
      问题:理论能够检验实践吗?
    
      实践是检验理论是否正确的唯一标准,只有经过实践检验的理论和经受得住长期实践检验的理论,才是真正正确的理论,但不能因此而否认用理论检验实践的必要性。
    
      因为实践有合理与不合理、正确与错误、自觉与盲目之分。
    
      某种实践活动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正确的还是错误的、自觉的还是盲目的,当然可以根据实践的后果作判断,但那只是做事后诸葛亮,已经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如果能在事前对实践活动的目的 、方法、步骤以及可能产生的后果,从理论上加以审视、论证和预测 ,在思维中加以预演,则可能减少失误,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即使是对实践后果的检验,也要辅之以理论上的判断。没有理论 上的判断,是无法断定实践活动是否合理、是否正确的。否认理论对实践的检验,实质上就是认为实践活动天然合理,这种观点必然导致实践活动的盲目性。
    
      我们不仅要用理论指导实践,而且还要用理论检验实践,这才是关于理论对实践的反作用和能动性的全面理解。
    
      表现:理论与实践关系上的自发论
    
      问题:生活之树常青是无条件的吗?
    
      对理论来源于实践不应作简单片面的理解。理论来源于实践并随着实践的发展而发展。“理论是灰色的,生活之树常青”,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但不能因此认为:只要实践就可以自然而然地形成理论;从事什么样的实践活动,就自然地会形成什么样的理论;实践活动越多的人,掌握的理论就越多,理论水平就越高。这是典型的理论与实践关系问题上的自发论。
    
      实质上,如果一个人不掌握前人传下来的思想材料,不掌握相关理论的概念、观点和理论体系,没有一定的理论修养,即使实践再多 ,实践的时间再长,也不能提出任何新的概念和新的观点,更不能提出系统的新理论。
    
      所以,我们既要重视实践、勤于实践,又要重视理论与理论发展史的研究。不系统地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和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是根本无法把马克思主义推向前进的。
    
      表现:把理论创新简单化、庸俗化
    
      问题:我们真的轻易就可创新吗?
    
      马克思主义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本质,它必须随着时代和实践的变化而发展。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实践基础上的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 。
    
      但在现实中,出现了把理论创新简单化、庸俗化的倾向。
    
      理论创新是十分严肃、十分艰苦的工作,作出理论创新,特别是重大的具有原创性的理论创新,不是轻而易举的。恩格斯曾经说过: “即使只是在一个单独的历史事例上发展唯物主义观点,也是一项要求多年冷静钻研的科学工作,因为很明显,这里只说空话是无济于事的,只有靠大量的、批判地审查过的、充分地掌握了的历史资料,才能解决这样的任务。”
    
      现在有些人把理论创新看得十分简单、十分容易,把某些表述上的微小变化或换一个术语,也津津乐道地称之为“理论创新”,似乎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在进行“创新”;有的人甚至把早已被马克思批得体无完肤的陈词滥调重新翻腾出来加以宣扬,也冠之以“理论创新 ”的美名;有的人则为这种廉价的“理论创新”捧场。
    
      表现:把联系实际简单化、庸俗化
    
      问题:联系实际就是“套公式”吗?
    
      现在,人们总是自觉不自觉地要求自己和别人,学习一个理论观点,就要直接用它去说明和解决一个相应的实际问题。
    
      实际上,理论与实际(或实践)之间的关系是十分复杂的,并非简单的一一对应关系。就我所想到的,至少有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理论与实际(或实践)之间的联系往往不是直接的,把理论应用于实际(或实践),往往要经过很多中间环节。就大的环节而言, 要先把理论观念变为实践观念,理论观念不能直接指导实践,只有实践观念才能直接指导实践。
    
      第二,一个学科的最基本的元理论,作为这个学科的基石,是绝对不可或缺的,但它与实际(或实践)的关系却是非常间接的、不明显的,有的甚至是纯粹逻辑上的设定,可能永远也无法在实际(或实践) 中加以应用。
    
      第三,一个特定的实际(或实践)往往需要把多门学科的多个理论观点综合起来,才能加以说明,一个理论观点又可能同时说明多个实际(或实践)中的问题。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存在用一个理论观点就可以说明一个实际(或实践)中的问题的情况。如果说这种情况存在的话,也只存在于书本中。
    
      第四,把理论应用于实际(或实践)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条件具备了,某个理论就可以应用于实际(或实践);条件不具备就无法应用 。
    
      第五,有的理论观点在近期就可以在实际(或实践)中加以应用, 有的理论观点则在相当长的时间以后才能在实际(或实践)中加以应用 ;有的理论观点在过去的实际(或实践)中曾经有效地应用过,但在现实的变化了的实际(或实践)中却不适于应用了。所以,对于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作用,要有历史观点和长远观点,不可短视,不可近视,不可急功近利。
    
      表现:从当前实践解释经典作家
    
      问题:经典作家理论是不是终极?
    
      解释经典作家的思想,必须从实际(或实践)出发,从概念到概念 ,从理论到理论,绝然不能从根本上说明理论问题。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理论。我们应该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当时所处的历史时代、当时所面对的实际(或实践)去解释他们的理论,因为他们的理论是当时的历史时代和实践活动的产物;而不能用后来变化了的历史时代、后来所面对的实际(或实践)去解释他们的理论,因为他们的理论不是这种历史时代和实践的产物。
    
      但在实际的理解研究中,人们却往往自觉或不自觉地从当前的实际(或实践)的需要出发,为我所用地解释经典作家过去的思想,在他们过去的理论中直接寻找解决现实问题的答案或方案。这种理论与实际(或实践)的错位,必然造成对经典作家思想理论的误读和误解。(作者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中国教育报》2004年11月23日第4版
    
    看周巨川更多文章,请到http://zxwh.cc333.com(中性文化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建言:加害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周巨川
  • 周巨川:知道未来,才能明白现在
  • 共产主义道德观——爱一切人/周巨川
  • “新创”一种共产主义理论...前言/周巨川
  • 周巨川:中国政体改革方案(2005年10月16日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