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兴庭::“掛牌督辦”不應成為執法常態
(博讯2006年7月13日)
    彭興庭(南昌評論家、江西財經大學研究生 歐洲導報社供稿)
    
     (博讯 boxun.com)

    近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發佈消息說,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一批掛牌督辦了23起重大涉黑涉惡案件,下半年還要陸續掛牌督辦一些重大案件。此次掛牌督辦的重點是深挖黑惡勢力“保護傘”。(《民主與法制時報》新聞鏈結:http://news.sina.com.cn/c/l/2006-07-09/001010368938.shtml )
    
    據說,今年是全國公安機關“打黑除惡”年,不但公安部為此開通了打黑除惡專線電話,而且,各地警方也都舉行了一系列的“開打”儀式,領導下任務,警員上臺表決心,有些地方還花鉅資請來“名捕”出謀劃策。既然如此,最高人民檢察院成立打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並且把掛牌督辦的重心放在打擊黑社會性質組織上,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然而,令我憂心的是,如果明年改為了“抓小偷年”,“掛牌督辦”的重心就此轉移,那麼,剛被打下去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會不會死灰復燃呢?
    
    所謂“掛牌督辦”,是指有關部門將一些影響重大,又比較典型的案件,納入領導視野,列入單位的議事日程,經常關心督促,並限期有結果。這首先讓我想起的各個領域的“樹典型”運動。比如每個縣、鄉鎮都有類似生態農業示範村、計劃生育示範點等之類的東西,在各行各業各部門,也有所謂的勞動模範、先進集體等。“掛牌督辦”何嘗不是如此,與其說是為了儘快將案子破獲,還不如說這是有關部門在為自己樹幾個“為民辦事”的典型,並以此來維護自身形象。
    
    相比全面監督,“掛牌督辦”這種“有的放矢”是廉價的,成功地破案幾個大案要案,即可以“一俊遮百醜”。有關部門只要手上有幾個拿得出手的“成績”,似乎就有了一切,包括他們所需要的政治資源。於是,“掛牌督辦”這種模式很快被各行各業複製。環保局每年會精心準備一批“掛牌督辦”案件,各級人民代表大會每年也會特意拿幾個民生問題出來,讓主任、副主任“督辦”一下,此外,林業局,教育局,以及政府及黨委,都會根據形勢將一些自己管轄範圍內的事件拿出來“掛牌督辦”一下。
    
    有一個“掛牌監督”的典型案例,就是“安徽阜陽劣質奶粉致死多名嬰兒事件”。當時,溫家寶和安徽省有關領導對此都作出了嚴查的批示,在這種中央、地方政府、各級黨委和公檢法的合力“掛牌監督”下,隨之而來的正是席捲全國的劣質奶粉專項整治行動。面對鐵桶般的地方保護,“掛牌督辦”顯得尤其重要。然而,“掛牌督辦” 能走出“一亂就打、一打就好、一好就松、一松就亂、一亂再打”的怪圈嗎?畢竟“掛牌督辦”的只能是少數案件,長此以往,這張牌又能打多久?
    
    “掛牌督辦”的背後,是一種典型的運動式執法。各級政府、黨委、公檢法等一旦掛起了“牌”,緊接著的,往往也是一場相關的專項整治運動。這種集中人力、物力在特定時間、空間進行颶風式林檢查、執法事例,在各地也是俯拾即是。就像現在最高檢“掛牌督辦”的23起重大涉黑涉惡案件,其背景,正是全國公安機關的“打黑除惡”運動。我所擔心的是,一旦這種“掛牌督辦”成為執法部門的執法常態,那麼,這是否會助長違法者的投機心態,助長執法者的隨意性和形式主義,以至損害法律尊嚴,影響政府信用和形象呢?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論壇http://www.guofeng.info/bbs/index.php)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兴庭: “藥監局收贊助”其實就是“保護費”
  • 彭兴庭:住房公積金不能成了“沉澱資金”更應加強“風險控制”
  • 彭兴庭:新“義務教育法”,又一部過剩的法律?
  • 彭兴庭:以平常心看待“南昌上榜全球十大活力城市”
  • 彭兴庭:当佛门圣地卷入市场逻辑 和尚学MBA意欲何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