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私挖滥采 催生非法私制炸药 不足三个月 吞噬九十多生命/梁辛
(博讯2006年7月12日)
    据中共官方传媒报道 ,自今年4月10日到7月7日不到3个月的时间,山西省忻州市辖下相邻的三个县,接连发生私制私藏炸药爆炸案,已造成九十一条生命被吞噬。
    事故何以如此之频繁,忻州市的私藏炸药为何如此之多?不能不引起人们瞩目。

爆炸现场十分恐怖
    
    今年4月10日凌晨2时25分,位于山西省原平市轩岗镇的同煤集团轩岗煤电公司医院一家属楼发生私藏炸药爆炸,死亡34人。
    
     6月8日6时40分左右,繁峙县砂河镇西沿口村一非法自制炸药作坊发生爆炸,10人死亡。
    
     7月7日6时30分,宁武县东寨镇东寨村一民居起火,引爆室内私藏炸药,到目前已经造成47人死亡,31人受伤。 该村距离4月份发生爆炸的轩岗煤电公司医院不到50公里,在如此近的距离内,仅两个多月就发生两起重大爆炸案。让许多人余悸未消,又添新恐。
    
    令人痛心的是,此次爆炸遇难的47人,大多是救火的邻居。其中,32岁的王俊文回家探亲,早晨从睡梦中被母亲叫醒去救火,不料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村民丘秀萍家死了6口人,其中年纪最小的14岁,最大的70多岁。目击者说,在出事房屋的正北面房子墙根处,躺了许多遇难者的遗体,场面惨不忍睹。很多人被爆炸的巨大冲击波“吹”得紧贴在这堵墙上。 都是私藏炸药惹的祸
    
    爆炸发生后,村里人议论纷纷。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些私藏炸药是用来准备非法开采小煤窑的。
    
    原来,东寨村附近的山上有好多非法小煤窑,有的甚至露天采煤。宁武是山西的产煤大县,拥有数不清的非法小煤窑。
    
    原平轩岗煤电公司医院爆炸案的犯罪嫌疑人王晋生,是医院总务科副科长。据他交代,他私藏的炸药是从另一个忻州人手中购买的,属于私自制造。他私藏炸药是准备用来开采非法小煤窑的。
    
    繁峙县砂河镇有很多的金矿,需要大量炸药。6月6日,12名山西省洪洞县人携带炸药和工具来到此地,住在当地村民魏秀斌的两间窑洞和3间房子里,准备生产炸药,结果8日早晨就发生爆炸了。
    
     私挖滥采与私制私藏炸药形成恶性循环。私挖滥采者一般从正规渠道买不到炸药,只能购买私制的“土炸药。这便催生了私制炸药“产业”。买炸药,造炸药,卖炸药,一次次肮脏的交易在暗地里进行。
    
    近年来,由于煤炭价格的上涨,暴利驱动许多人铤而走险进行非法采煤,也使许多人铤而走险生产、运输、藏匿开矿必不可少的炸药和雷管。私挖滥采者获得非法暴利,私制私藏炸药者也从中分享收益。
    
     7月7日发生的东寨村爆炸事件最令人扼腕。因为遇难的47人大都是见义勇为的救火者,而住在房子里的那伙人全跑了!
    
    村民们愤怒地说:屋子里的人叫人帮忙救火,却不告诉大家里边有炸药。他们心太黑,自己没有被炸死,却让那么多好心人送了命。岂有此理!出事的房子属于村民孙林峰,孙林峰自己住在别处,把自家住房出租给小舅子王二文和一些外乡人。爆炸发生后,王二文和外地人全逃跑了。有村民反映,他们逃跑时,还从银行提走了一些存款。悲剧应由谁来负责 三次爆炸事故到底应由谁来负责?私藏炸药者当然是罪魁祸首,而政府疏于监管也难辞其咎。
    
    据悉,有关部门前段时间曾经到过村里检查,声称没有查到炸药。东寨村的一位商铺店主说,黑煤窑都有与“官府勾结”。有关政府不言部门对这些非法煤矿和私藏炸药者,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言而喻,他们之间是利益共同体。至今,发生在4月份的原平市轩岗煤电公司医院爆炸案,相关责任人员还没有受到应得的惩罚。
    
    人们不禁质问:忻州市官居党政要员的“人民公仆”们,你们的执政能力该怎么体现?还需要爆炸多少次、牺牲多少平民百姓,才能唤醒你们的良知和责任心?
     梁辛 2006/7/12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梁辛:“胡哥”现象意味着什么?
  • 梁辛:六四,北京街头静悄悄
  • 安徽兴建“金瓶梅遗址公园”给徽商抹黑/梁辛
  • 从教科书问题说开去/梁辛
  • 掩耳盗铃 与文过饰非/梁辛
  • 从另一角度看“天价医疗费”事件/梁辛
  • “禁”改“限”,考验“首善之区”民众的公德心/梁辛
  • 解禁烟花爆竹闹京城/梁辛
  • 从金正日访华的报道 看中国的新闻封锁/梁辛
  • “不会比国民党更怀”?/梁辛
  • 闲话“指标”/梁辛
  • 小胡是第四代“核心”吗?/梁辛
  • 梁辛:“舆论监督”与“监督舆论”
  • 梁辛:蒋彦永无恙
  • 梁辛:“和谐社会”面面观
  • 梁辛:“新闻自由”与“舆论导向”
  • 梁辛:求疵录——画蛇添足
  • 梁辛:“凉心”面对“保先”
  • 梁辛:“保先运动”与中共意识的忧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