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改革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冼岩
(博讯2006年7月06日)
    6月12日至13日,胡锦涛在上海考察时强调,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快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方向、努力为发展创造良好的体制环境,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切实转入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轨道。

    胡锦涛的讲话,揭示了执政党指导当前政策的两个基准点:一方面要“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方向”,另一方面要“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切实转入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轨道”。在此前波及全社会的“反思改革”大讨论中,中央曾以“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方向”的明确表态让争论划上句号。中央直接出面干预思想争论,一方面是希望终止无谓的“主义之争”,避免引起思想混乱;另一方面也是对此前20多年改革进行价值肯定,毕竟“改革成果”是构成当前政治秩序合法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从本届政府的诸多作为及胡锦涛此次讲话内容看,在从价值层面肯定“改革方向”的同时,在具体做法上,本届政府却有不少调整。体现在执政理念上,是提出了“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及“建设和谐社会”;体现在具体措施上,是免除农业税,免除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杂费,对贫困家庭学生免费提供教科书并补助寄宿生生活费,提高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及其覆盖范围,打击血汗工厂,重拳抑制高房价,等等。

     这种调整是执政党对客观条件变化所作的反应。按照流行的“改革话语”,贫困等社会问题产生的根源是效率不足,只能通过提高效率、做大蛋糕的方式解决;如果将注意力转向公平,将妨碍效率的进步。但批评者认为:效率提高是一个长期过程,在此过程中,分配不公、贫富悬殊将加剧内部矛盾,使效率进步丧失必要的社会稳定条件。此前,中国改革一直是在“改革话语”指导下进行的,但加速呈现的贫富分化与底层生存状况的恶化,导致官民矛盾、劳资矛盾激化,甚至令少数人仇视、报复社会,印证了批评者的判断。因此,本届政府吸纳了部分批评意见,在坚持增进效率的同时,更多兼顾公平,力求将效率增进建立在一定的公平度之上。这是从社会稳定这一“大局”出发所作的调整,它同时采纳了双方意见,兼顾效率与公平,不偏不倚走改革之路。但由于此前的“右”,此次调整被外界形容为“向左转”。 (博讯 boxun.com)

    由改革初期的打破大锅饭、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到今天的关顾弱势群体、更多兼顾公平,既体现了社会进步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也说明改革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一方面正确需要通过错误来彰显,另一方面客观条件的不断变化也需要政治决策不断进行阶段性调整,没有包医百病、可以一劳永逸的制度与政策。理论家们曾经殚精竭虑地寻觅价值倾向、政治抉择与经济增长之间的联系,结果总是信息混乱、莫衷一是。但是,如果将经济增长区分为不同阶段,那么这种相关性可以呈现出清晰特征。

    立足于已有的经验资料,可以将一个国家的工业化进程区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在工业化前期,经济增长取决于能否集中资源提高效率,这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府,能够暂时抑制其它方面的需要与声音,包括抑制社会对公平的诉求,在一定程度上容忍贫富分化。二战以来,在亚非拉发展中国家中,经济发展迅速的大多是权威主义国家,其中拉美国家的表现最典型:拉美国家政权更迭频仍,每当强势政府上台,哪怕是军人执政,经济也能保持平稳增长;一旦民选政府上台,民权伸张,相伴而来的往往是经济动荡、甚至发展停滞、衰退。到工业化中期,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取决于中产阶级数量的壮大。在建立了一定的工业化基础后,尤其是在已经克服短缺经济现象、生产能力大幅提升的情况下,经济发展所增加的社会财富不能由少数强势集团独享,必须惠及全社会,让越来越多的低收入阶层能够进入中产阶级行列。亚洲的新兴工业国家能够走到今天,在亚非拉中“一洲独秀”,是因为它们经历了一个中产阶级快速壮大的时期。当下中国正处在由工业化前期转入中期的关键阶段,执政党更多兼顾公平、强调“以人为本”的政策调整正是顺应时势、进而把握时势的明智抉择。进入工业化后期,中产阶级将成为社会主体,顺应他们的需求,增进自由、扩大政治民主将成为保持经济持续增长的关键。上世纪末发生在亚洲新兴工业国家(如韩国、台湾)的民主化浪潮,反映了这一趋势。迄今为止,世界上所有的发达工业国家都是自由民主国家,印证了这种相关性。

    人类社会的进步是一个螺旋状过程,政治决策也必须顺应这种阶段性不断进行调整。作为后发展国家,中国改革具有后发优势,可以借鉴先进国家的成功经验。但是借鉴不等于照搬,在已经变化的国际条件下、在具体的国情条件下,其它国家的发展轨迹未必会在中国重现。因此,政策的不断试错、调整,不可避免。能否根据客观条件的变化及时调整政策,是执政党执政能力的重要体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伍凡: 七一有感:评中共政治改革
  • 牟传珩:“三角一圈”宪政改革初探
  • 欧阳晨雨:让法制精神为“双规”改革领航
  •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 驳冼岩/曾节明
  • 陈维健: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 刘国光:我国改革的正确方向是什么?不是什么?
  • 陈维健: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 民主改革不同于统战活动/方觉
  • 曾宁: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 仲大军:整个中国改革的过程是个“洗钱”的过程!
  • 震撼!胡锦涛宣布已经完成政治改革
  • 政治体制改革,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童怀邦
  • 学校家长会后想到祖国的教育改革与出路/贺伟华
  • 火车追尾,铁道部长刘志军乱改革搞的祸!
  • “深化改革”已成为强势群体的遮羞布?/张建
  • 郭永丰:中国行政体制改革一定要靠人民力量
  • 改革必须政改先行--应让人民共议改革/温辉
  • 陈永苗: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胡锦涛:公务员工资改革复杂 要找准切入点
  • 分析人士:中共改革未脱离旧模式
  • 中国发改委高层变动或牵动机构改革 (图)
  • 中国时报 大陆“改革”不争论 引起大争论
  • 中国政府再为上海背书 金融改革试点在浦东进行(图)
  • 日本时报 中国改革派
  • 《人民日报》改革文章经中共9常委共同圈审
  • 胡锦涛吁上海改革:官式照片藏玄机
  • 中国改革何处去?“十七大”前明争暗斗
  • 皇甫平:社会主要矛盾已改变 应该改革政府
  • 改革逼近中南海(图)
  • 中共欲改革分配制度缩小贫富差距
  • 胡锦涛主持政治局会 研究改革收入分配制度
  • 中共领导与决策体制需要改革避免权力集中
  • 孙立平 出租车业:一个半市场化改革的怪胎
  • 深圳立法规定改革失误可免责 全国开先河惹争议
  • 改革以来第三次干部换血展开 交流概念替代升贬
  • 中国改革最困难的地方是垄断的国企
  • 改革帶來貪腐....誰分享改革利益?
  • 中国的改革政策全都是从老百姓兜里掏钱的政策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丧尽天良者,天必诛之!河南省上蔡县如此推广殡葬改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