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金芳:蔣多多,一個偽“叛逆者”
(博讯2006年7月06日)
    林金芳(南昌評論家、江西師範大學政法學院教師 歐洲導報社供稿)
    
     今年高考中,河南南陽考生蔣多多在考試中,把對目前教育制度和高考制度的不滿,答在各科試卷主觀題的空白處,並將自己的筆名“碎心飛魔”寫到密封線外,且所有試卷均用雙色筆答題。蔣多多自稱,這樣做的目的,是希望各科成績都被判為零分,以引起教育部門和社會的關注。結果,她的文綜科目被判為零分,總分114分。(《新京報》7月5日) (博讯 boxun.com)

    
     蔣多多此舉無疑取得了初步的成功,這至少能讓她在一段時間內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這對她來說,其實損失並不大,反正平時成績很差,考大學沒什麼希望,何不借著“批判教育制度”時尚主題,以白卷英雄的身份,趁機熱炒一把。說不定還可以憑自己的不錯的文筆,一不小心為出版社所青睞,寫一本《我為什麼交白卷》,從此掘出人生的第一桶金。
    
     考不上大學,並借機出名的並不只他一個。過去那個時代的張鐵生就不用說了,現在韓寒同學也沒讀大學,不也過得很瀟灑嗎?他照樣可以成為大眾偶像。以娛樂人士的眼光來看,蔣多多的這一“自殺性”舉動很富創舉,不失為一個“出名”好點子。網上有一段套用黃健翔解說詞的話很恰當:白卷!白卷!多多成功了,他沒有給閱卷老師任何的機會!他們可以提前休息了。偉大的白卷英雄,她繼承了高考交白卷的優良傳統,張鐵生,黃雅莉,韓寒,鄭淵潔,在這一刻靈魂附體,她不是一個在考試,她不是一個人……
    
     蔣多多的這種“聰明”,與白卷英雄張鐵生的所作所為何其相似。只不過,張鐵生憑藉的是當時的政治氣候,而蔣多多,則是以“教育體制的叛逆者”迎來社會的關注。在這個時候,也許社會正需要一個蔣多多,來發洩一下人們對教育制度的不滿。然而,在我看來,蔣多多的行為,是一種徹頭徹尾的“投機”。選擇這麼一種方式“出位元”,與其說需要的是勇氣,還不如說要有點運氣。
    
     “蔣多多”不是英雄,小小年紀的她,就已經深諳社會炒作的內在奧秘,這多麼令人驚訝。或許,這正是拜當今發達的傳媒所賜。張鐵生的“出名”,背後是他做不出題後的無賴和發洩;而蔣多多,除了做不出題,其背後,還有預謀。在參加高考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裏,她就已經有了這個設想,她設想能夠借此“一舉成名天”。由此可見,她可以是一個成功的策劃者,可以成為娛樂公司公關宣傳部的高手,但是,她不是一個負責任的教育體制批判者,充其量,只是一個偽“叛逆者”。試想,如果能考得好成績,她還會那樣做嗎?
    
     把自己的失落感完全歸咎於“教育制度”,這是一種很不智的行為。我倒想問問這位蔣多多,怎樣的高考才算合理?如果無法回答,或者,在現有的條件下還無法實現,那麼,時下的高考,就“存在即合理”。或許,在考場之外,你可以發表文章,可以上書人大,以表達對教育體制的不滿。但是,作為一名考場考生,她的職責,不是在高考卷子上亂塗亂畫,不是在考卷上憤世嫉俗,這些,都不是一個正在參加高考的考生的責任。
    
     媒體的炒作無形中助長了“蔣多多”以及更多“蔣多多們”的“信心”和“欲望”。這是一個危險的炒作。當又一個“張鐵生”的出現時,這表明的,只是一個病態的社會。蔣多多的背後,是社會功能的錯位!
    
     (新聞鏈結: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06-07/05/content_4796463.htm)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論壇http://www.guofeng.info/bbs/index.php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