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论慈善事业的最高境界
(博讯2006年7月05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从报道中获悉,有“股神”之称的巴菲特先生,已经决定将其所拥有的财富中的85%(约370亿美元),捐献给“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等五个慈善基金会。此一举动据说连作为世界首富的盖茨本人,都表示感到“震惊”,甚至要为一年捐出30亿美元的去向“伤脑筋”!
     (博讯 boxun.com)

    事实的确如此,我们虽然不敢断言这种举动,在“金钱万能”的未来一定“绝后”,但是“空前”已经是毫无疑问的了。而且由于实际金额之巨大,根据哲学“量变→质变”的原理,认为绝对有能力给世界带来某种举足轻重的影响或冲击,这可能正是两位真正懂得用钱的、世界顶级聪明的富人所希望达到的目的。虽然由于经验和能力以及地位条件悬殊的限制,一时还看不出他们准备射出去的具体“箭头方向”,却出于对这种表象上惊世骇俗的勇敢行为的钦佩和赞赏,很不希望他们落入现有慈善事业的俗套,像为了出名不惜一脱的二、三流明星那样,再次成为更多人用来沽名钓誉的机会或手段,不仅糟蹋了这笔数量巨大的金钱可能对人类精神认识、或习惯势力,产生颠覆性彻底改观的机会,反而再次制造出“事与愿违”的结果来。所以甘冒遭受一切批评指责之大不讳,提出一些可供参考的观点、建议。这样即使最后有人因“人微言轻”而无动于衷,也起码可以起到“立此存照”的历史参照对比之用。
    
    可以认为,今天所谓的“慈善事业”,指的就是各种以医疗、教育和物质生活救济等方面的经济手段,去帮助物质社会中的“穷人或弱者“的行为。虽然打的是宗教或“人道主义”或“回馈社会”旗号,但是不客气地说,这是一种对政府职责“越俎代庖”的行为(虽然除毛时代的政府以外,都很愿意有人如此)。在理论上除了证明政府的无能和失职外,更是对自以为是人人平等的“大众皇帝(社会主人)”本身自尊心和荣誉的羞辱和悲哀。因为他们甚至不能在理论上保证和自己一样的部分“皇亲国戚”门,有起码的体面和神圣尊严的人权!
    
    其实这样的事实,除了证明现有西方社会理论的错误和既无知又无无能,甚至难以自圆其说地认识和解释“民主”的事实外。比较之下,更突显科学《认识论》和在它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新人类社会学》的有效和正确。因为按照“新理论”的“民主观”,认为从人类走出丛林开始,就已经进入客观存在的民主社会(详细阐述清查阅拙文《检验民主的唯一标准》)。只是受天性自私、贪婪的影响,从有能力开始物质文明积累起,就形成了两个有利益矛盾对立和冲突、却互为存在条件的两个部分:数量上处于少数,而在资源分配和话语权上占优势的利益集团(绝大多数情况下处于统治地位);和数量上占绝对优势,是创造物质财富的主力的多数人利益集团(往往处于社会基层):两个集团之间在客观上形成一种对立统一的关系。作为代表少数人利益的统治集团,认识到社会会因为贫富两极分化,而产生矛盾、对立,并有激化的趋势。所以时间一长,总有人要跳出来,以代表争取多数人利益为号召,煽动并带领多数人起来“革命”(例如巴黎公社)。尽管这种“革命”的结果,理论上永远只能是让财富或其它利益、权利,在少数人之间不断“转手”而已(详细阐述请查阅拙文《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http://www.newmilestone.org/05/czl50521.html)。但是却直接影响到当时统治集团的既得利益。所以想要尽量缓和这种矛盾不要激化,尽量维持现有结构、秩序不变,以便将历史上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出现的“革命”苗头消弭于起始。“慈善事业”就是近代从全世界多数人那里敛财而暴富起来的美国,用来缓和自己国内少数人利益集团(精英)和多数人(基层民众)利益集团之间矛盾的一种手段、方式。要是没有世界级规模的多数人来掏钱垫底(美国的股票市场或盖茨的微软都是如此),巴菲特就算愿意拿出,也根本积累不到如此多的财富!
    
    但是,根据无数已经发生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包括现在所谓的G7 G8集团的动机和效果),必须指出,这样的慈善事业,绝对解决不了人类社会,由于统治和被统治这两大利益集团,各自都出于自私、贪婪天性,而必然要产生利益分配上的对立和矛盾的问题,充其量只不过是起点暂时性的止痛片或清凉油作用而已。这也是必然的,因为现有的社会理论,还不具备判断社会问题“病根”的能力,当然不能指望依靠这种理论,来“根治”任何包括分配不均在内的一切“社会病”。正是因为这种建立在简单的、物质文明成功经验基础上的社会理论,提供了有一百八十度方向性错误的误导,造成人类由于天性使然,在没有形成可以控制、制约天性,从而可以对物质文明起到平衡作用的精神文明,来形成完整的人性前,就误入片面追求物质生活的歧途,最后背上由错误社会理论形成的习惯势力“负资产”,使自己成为精神上的“无产阶级”--除了知道赚钱和追求物质和肉体刺激(还误以为就是“幸福”)的享受以外,一无所有的、真正(高等)动物般的精神穷光蛋,不断给自己的社会,制造出无穷无尽的灾难!
    
    不过真正可悲的,是这两个利益集团中的大多数精神“穷光蛋”们,都“身在穷中不知穷”地,看不到人类社会的物质文明之所以能够产生并不断发展的原因,完全是建立在社会整体一致的分工合作基础之上的客观事实,和主要是集体行为的本质,不知道社会所有成就和财富的积累增加,都是绝大多数人一起工作努力的结果。因为无论多伟大的发明创造或成就,都有着前人或其他人(如同事、朋友、助手、下级、或其它跨行业的人员)一起留下过的贡献痕迹,甚至是他们作出某种包括生命在内的牺牲换到的。但是一些人却在错误社会理论的误导、甚至支持教唆下,去主动钻社会(政府、企业、单位、上级)根据这种理论有意提供的“空子”,得到了比其他人多得多的财富,成了大富翁。却还要按照适用于原始丛林中动物的“丛林法则”标准,将自己说成是“强者或精英”,理所当然地加入了代表少数人利益的集团。而社会中的多数人,由于这种理论指导下造成的、往往是不公平、不合理的政策性倾斜中,失去了本来应该得到的一部分分配,成为不足以维持最低生活标准,甚至需要由少数精英举办的“慈善事业”,用从多数人身上赚到的钱,去照顾、救济的穷人(天生残疾或个别好吃懒做的二流子除外),如此不断恶性循环的结果,形成社会两极分化,在只知其然的对比中,使他们产生心理不平衡,构成期望社会再次变革的不稳定因素,像过去的所有朝代一样,迟早成为政权的隐患和威胁。只不过今天这种问题的表象,已经与时俱进地、从一个国家的内部提升到少数富国(集团)与多数穷国(集团)之间的国际层次而已,而这种矛盾和对立的本质并没有改变。
    
    这完全是因为在只知其然的表象认识层次上建立起来的、错误的社会理论,至今只懂“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必然结果,而且这两个利益集团中的绝大多数人,对产生这样的客观事实的真正原因都浑然不知。成功者觉得自己生活在相对最好的环境年代里,是自己由于通过个人的努力奋斗,在“丛林法则”(其实已经根本不适用于人类社会)的规范下,积极参与“竞争”的结果,以为自己已经提前进化成“特别优秀”的良种(精英),取得当“人上人”的资格、地位,可以理所当然、心安理得地享受所有多占的社会资源。然后在物质充分满足之余,再拿出一部分财产去办所谓的“慈善事业”,以填补精神上的一点光靠物质刺激无法填补的空虚,甚至弥补一点自己潜意识人性中,感到对他人曾经做过的、某种损人利己的“愧疚”,以期用“吃小亏占大便宜”的方式来安抚受到伤害的穷人,保持社会稳定,维持自己的既得利益。而失败者却从类似马克思、毛泽东之类,表象似乎代表多数人利益、本质却同样错误的社会理论的蛊惑影响中,一味埋怨社会不公。除了千方百计地想从社会“大锅饭”中,不负责任、甚至损人利己地、为自己和自己的家庭争取多挖出一口外,就是盼望再有“重新洗牌(革命)”的机会,以便有成为少数人利益集团成员的机会,去合伙谋取自己财富的最大化。今天的人类社会,就是两个集团在这种“同床异梦”“尔虞我诈”,甚至不惜采用动物般原始野蛮的恐怖肉体战争方式中,步履蹒跚地行进着。而且由于没有精神文明同步制约的、物质文明的盲目发展所产生的严重后果,各种足以导致“世界末日”的危险(如资源枯竭、生态环境恶化、核战争等),已经不再是危言耸听的恐吓。所以就算用先天不足的、最起码的“理工科思维”来认识,也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今天人类社会面临的一切问题或灾难,都是因为受绝对错误的社会理论误导的结果。所以根治解决的方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批判和摒弃绝对错误的社会理论,再重新找到一个可以认识、解释人类自己和社会的,经得起推敲质疑,而没有难以自圆其说的矛盾,进而可以解决那里所发生的一切问题和现象,而不会产生事与愿违的后果的,真正像任何自然科学理论一样有效的社会科学理论。根据我们在自然科学领域取得成功的经验,这是应该、也绝对办得到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一项需要非凡勇气和魄力,以及巨大投入的事业,也是让作为精神上背负错误社会理论造成的“负资产”,而成为“(精神)穷光蛋”的全人类,从此开始“脱贫致富”的工程,其划时代的意义是怎么形容都不过分的。而且客观地看,对社会走向起举足轻重影响的,应该是代表少数人利益的集团的所谓“精英”们(如巴菲特或盖茨先生自己)。因为他们一向拥有较高的文化科学或社会知识的能力,有在信息、资源和话语权方面的优势,在大多数情况下,总能获得多数人集团的信任,甚至言听计从的依赖,早就形成“劳心者治人”的世俗观念和事实,而他们所属的集团,在大多数时代,总是占据左右社会的统治地位,更往往是错误社会理论的始作俑者和带头身体力行者。所以对人类社会今天之所以陷入如此不幸的现状,必须设法扭转时,属于这个集团的精英们,对人类社会至今还是“(精神)穷光蛋”的事实现状,理应负有更大的责任和加以纠正的义务。
    
    所以窃以为,盖茨基金会最应该做的,就是以巴菲特先生捐出的巨大金额,成立一个专门的“慈善基金”,提供最好的条件,去资助自己集团中一部分有天分资质,却没有经济基础的(精神)穷光蛋精英们(所谓的知识分子或读书人),去争取开发出能够取代现有错误社会理论的新理论,让他们从思想理论上“先富起来”后。再带领全人类社会在精神文明领域里共同致富,最后能够真正像人而不是高等动物般,一起快乐地享受物质文明带来的幸福。这难道不正是盖茨或巴菲特先生这样层次的人,才应该或配得上追求的、一种真正有最大“投资回报率”的方式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台湾经济跟“民主”风牛马不相及
  • 朝鲜导弹危机:解铃还须系铃人/潘一丁
  • 潘一丁:台湾丑闻和香港罢工都是假民主惹的祸
  • 潘一丁:腐败源自于社会主人的寡廉鲜耻
  • 潘一丁:检验民主的唯一标准
  • 潘一丁:民主就应该是包治百病的“万灵药”
  • 潘一丁:台湾的现状是大陆未来民主的沙盘推演
  • 潘一丁:羞耻感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文革是中国民主要吸取的教训
  • 潘一丁: 假得“理所当然”
  • 潘一丁:和人性八杆子打不着的母爱
  • 潘一丁:超女现象是“五四运动”的矫枉过正
  • 潘一丁:东郭先生和中山狼
  • 潘一丁:对世界而言没有双赢,要么全赢,要么全输
  • 潘一丁:佛教要带头以精神战争来创建和谐
  • 潘一丁:中国处在国际“红眼病”的包围中
  • 潘一丁:论文明
  • 潘一丁:秃子推销生发剂
  • 潘一丁声明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