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中共网络封锁乃顾头不顾尾的山鸡战术
(博讯2006年7月02日)
    
     中国民主,实际是一场被独裁者所主动挑起,眼下已被引发得愈来愈大规模的,甚至还没完没了的全民网络大战。应该说,自网络问世以来,这种战争就已经开始了,并且伴随着网络用户的越来越多,网络封锁技术的日渐提升,这种战争便愈演愈烈。
     (博讯 boxun.com)

     也许在一开始时,这种战争,只是网络技术人员之间的一场小游戏。但发展到后来,尤其在眼下,已完全演变为只要是自由知识分子,可以说是人人都必须参与其中的极其大规模的战争了。固然,对于独裁者来说,投入技术人员及网络警察的越来越多,国库为此无谓消耗和破损的也与日俱增,愈来愈浩大。但他们却绝不吝惜,哪怕穷困地区的人民以及下岗职工有数千万人立马饿毙,他们也无动于衷。
    
     而对于要突破的一方,还依然是那么几个网络高手。但所有只要需用此类软件的民主人士的全面参与其中,与积极配合,把所有只要被封锁的消息、症状等等的立马及时地告知高手,便使这场战争,越来越把更多的人拉下了水。并且,凡是下水者,所有人都不得不全身心地参与其中。尤其原本对网络技术一窍不通的,发展到后来,也自觉不自觉地成为网络高手了。
    
     因为,如果你不这样,你就会被民主的大潮所淘汰。因此,凡是所有民主人士,为了适应民主化发展的大潮,必须及时获取外界信息,便不得不放下原本比较懒散的身子,而下苦功夫对网络做一最精心的学习与研究。于是,便自然而然地发展为名副其实的网络高手了。
    
     虽然大多数人还依然不懂更多的知识,但至少在使用方面,诸多封锁技术的门类方面,比一般网络人员见识多了。尤其像动态网、花园网、无界网等及时提供来的突破封锁的文字说明,还有很多网刊所提供的专门对突破封锁的技术性指导,等等,就使一些本来对网络技术稍有研究的人,更加茅塞顿开了,而使之技术大踏步地向前迈进了;使本来对网络技术一窍不通的人,被迫着学习了很多关于网络技术的新知识。
    
     实际上,抛开网络不说,这属于民主的战争,对于谎言遍地、贪腐盛行、朽烂不堪的中共当局,其信任度早已在百姓心目中降低为零。只是由于国家机器还依然掌握在几个人手中,所以,这些人还依然恬不知耻地依旧有恃无恐、我行我素地作威作福着,还以为老百姓什么也不明白。岂知,只是由于老百姓真正要站起来彻底埋葬其的欲望还没有被完全激发出来,他们便以为老百姓依然是极其愚昧的,也是非常好哄好骗的。所以,他们才千方百计地,不惜一切为代价地封锁着网络。
    
     这就犹如野山鸡在逃走时,当发现实在摆脱不了追捕时,便一头扎进最近的沙坑里,还以为这样就安全了,岂知整个身子还全部暴露着,尤其是那臭气熏天的大屁股,只要你愿意想象,一定是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所以,应该这样说,眼下的中共独裁政权所顽固执守的网络封锁,实际就是山鸡战术,是顾头不顾尾。
    
     也正如某些民主朋友所评论的,中共早应该做好垮台的提前准备工作了,但眼下的当局,却丝毫无动于衷。还以为这政权依然稳如泰山、坚若磐石,还可以继续维持数千年的。但只要是明眼人,谁还看不出此等政权的危在旦夕?尤其作为真正忧国忧民的人见了,实在不忍心再充耳不闻、熟视无睹,而能够继续夜以继日地酣畅入眠了。
    
     但这些所谓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却一个个地,在中央警卫部队的坚强保护下,还以为只要搞好网络封锁,把舆论钳制住,就可以万事大吉了。于是他们就依旧我行我素,吃得好,睡得香,活得万分潇洒和排场,无忧无虑地,生活无限消停,要多滋润就有多滋润。
    
     可是,这种顾头不顾尾的山鸡战术,也便只好让人先从双脚开始,等捆结实了,再从臭屁股开始,或踹上一脚,或直接拉出来先让其清醒地看一看,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2006-6-16
     首发于《自由圣火》第二十二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封锁网络和打击异己只因做贼心虚
  • 读海外网络资讯有感/刘建安
  •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的网络监控/贺伟华
  • 刘逸明:傅国涌先生的声明是否为网络姓名霸权?
  • 黄泰: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每一位网络异议作者的人身安全
  • 用网络建立中华民主必胜之信念/郭永丰
  • 中国政府对新闻、网络的封锁,是对穷人的歧视/张建
  • 鲁扬:中国网络——逼我上梁山
  • 槟郎:悼念我的网络情人
  • 政府不应该出面限制网络语言的使用
  • 没有硝烟的战场-记反网络封锁的英雄/三妹
  • 刘逸明:突破网络封锁, 迎接公民社会
  • 美国担心中国改变了网络,而不是网络改变了中国
  • 打破网络柏林墙,建立民主新中国/老戚
  • 蒋品超:我是英雄我怕谁--对网络谣言的怒斥
  •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贺伟华
  •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贺伟华
  • 袁红冰:将中国的苦难转化为人类的精神价值―写于《亚太写作者网络》会议
  • 江苏荣:谨防网络地雷和陷阱与如何使用电脑上网
  • 记者无国界谴责北京加强网络控制,抗议对中国国情咨询网的骚扰
  • 北京网络“保安员”首次网吧“上岗 ”
  • 你不能不知道的中国网络安全
  • 被迫失掉工作和住所 网络作家广东遭骚扰(图)
  • 人权组织批中国迫害网络异议人士 (图)
  • 中国颁布法规打击网络盗版
  • 公安部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调查网络
  • 连日雨湿困扰网络路邮烧毁严重
  • 大陆官方人民网:网络社会需要“网络警察”执勤站岗
  • 一篇《湖南人,你的血性狗吃了》引爆网络轩然大波
  • 北京网络媒体协会公开征集200名网络监督员
  • 中国推广网络虚拟警察(图)
  • 北京网络媒体协会公开征集200名网络监督员
  • 自由亚洲: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进行网络民意调查,中国国情咨询网被当局关闭
  • 网络基督使团网:综述:余杰出国与马文清被捕
  • “网络写作”再遭刑事追究
  • 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新条例 保护信息网络传播权
  • 甘肃庆阳官员宣布:网络下载的国务院文件属非法文件!
  • 玉罕亮:海归博士谢文的网络自由和改革信心—三味书屋“半月谈”印象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