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人头税和暂住证
(博讯2006年7月02日)
    最近,加拿大总督宣布,加拿大政府将为在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初向华人移民征收“人头税”表示道歉并作出赔偿。在这以前纽西兰的工党政府也对上个世纪对华人移民征收“人头税”也作出道歉和赔偿的决定。“人头税”是当年西方政府对先期华人移民,征收的一项带歧视性的移民和劳动税务。这项税务不但是经济上的盘剥,更重要的是种族和政治上的歧视和侮辱。虽然这项税务早已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就被废除,但一直末有过正式的道歉,时至今日这些政府终于认识到仅仅是废除是不够的,还需一个正式的道歉和赔偿。
    
     在这些西方政府对华人移民作出赔偿和道歉之时,在大洋彼岸的华人祖国的土地上,中国政府却对本民族的民工实行“人头税”制度,这就是“暂住证”制度。“暂住证”是中国政府对中国的农民进城打工所实行的制度,其性质和“人头税”没有不同。农民进城打工,首先要办“暂住证”,暂住证虽然工本费只有五元人民币,但是和暂住证捆绑在一起的还有务工证、计生证、未婚证、健康证等,其收取的费用还有如治安费等多种名目的费用,加起来就是三四百元钱。而且每本暂住证使用期只有一年,一年后还得重新办理。三四百元钱,对于农民工来说就是一个月的工资。所以农民进城打工,钱还没赚到就得化费一个月的工钱买他们的“暂住证”。就是这样一本价格高昂的“暂住证”,也不是即办即拿的,而是要化费时日,有时多达七八次,长达二三个月才能拿到。如果民工没有办“暂住证”或者办了不在身边,被查到就得罚款几百上千不等的钱,拿不出钱的就被关进收容所,象苦役犯那样做工。民工在收容所里被任意凌辱殴打是家常便饭,被打死了,也如同打死一只野狗,连家人都不会通知一声。这个与暂住证一起实行的收容制对民工来说形同人间地狱,它终于因打死一位民工大学生孙志刚激起全社会的愤怒而告终。但是与它相连的暂住证制度依然保留下来。没有暂住证的民工依然被抓,依然被罚的。收容制度所变更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形同虚设,民工被侮辱被损害的情况可以说没有得到多大的改变。 (博讯 boxun.com)

    
     最近,医学院士钟南山在广州笔记本电脑被抢,该院士竟然以此提出要恢复收容制度, 他还认为,过去的收容制度能够比较有效地管理流动人口,自从废除后,广州至今还没有找到更有效的管理方式。并荒谬地说“偷窃与抢劫的人以及城市流浪人员只有一水之隔。”在这里 所谓流浪人员就是城市民工。在其发表此宏论后,网上呼应者竟有十之五、六。孙志刚及无数在收容所被虐杀的民工用生命换来的对收容制废除,为什么还会出现象钟院士这样的恢复收容制的招魂者呢?让我们再回到“人头税”上来。如果在废除“收容所”时,中国政府能够象加拿大和纽西兰政府一样,向一切被收容过的民工进行道歉,并赔偿他们的损失,同时,一并取消“暂住证”和发还民工被迫交纳的暂住证费用。想来钟院士有着天大胆也不敢说要恢复收容所了。因为道歉和赔偿是对这一罪行的认罪,没有对罪行的认罪,罪行就有可能死灰复燃。
    
    收容所制度是暂住证制度的延伸,暂住证是收容所的母体,暂住证没有取消,收容所取消了,也会以其它形式出现,所以取消收容所的前提是取消暂住证。中国所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第12条规定:“在一国领土内合法居留之人,在该国领土内有迁徙往来之自由及择居之自由。”中国民工是中国领土内的公民,让迁徙居住的公民逼迫办理暂住证,是历代中国政府所没有的,也是世界各国都没有的荒唐制度。当年美加、澳纽等国的“人头税”收的是外国移民,中国“暂住证”收的却是世世代代居住在这个土地上的居民。外国政府不但早就取消了“人头税”制度,并在当今作了道歉和赔偿。而中国政府虽然取消了和暂住证绑在一起的收容所,但依然允许暂住证制度保留着,这既是对当代文明的反动,更是对几亿农民的最大人权迫害。
    
     钟院士的言论虽然极其荒谬和天良丧尽,但到是让我们清醒了一个问题,取消收容所必须取消暂住证,取消收容所和暂住证的同时,也必须让政府向所有受害人彻底道歉认罪,并作出赔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 陈维健: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 陈维健:向北京奥运说“不”!
  • 陈维健: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 陈维健: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 陈维健: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 陈维健: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 陈维健:“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 陈维健: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 陈维健: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 陈维健: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 陈维健: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 陈维健: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 陈维健:人民的好总理
  • 陈维健: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 陈维健: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 陈维健: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 陈维健: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 陈维健: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