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银行“操作失误”引发的诚信焦虑
(博讯2006年6月28日)
    
    ● 舒聖祥(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供稿)
     (博讯 boxun.com)

    據《法制日報》報道,北京郵電大學2002級400多名大學生在入學時向工商銀行申請了助學貸款,但在畢業時卻發現,大家同樣的貸款卻需要支付不同的利息,其中差額高達上千元。甚至有人貸款2.4萬元,但利息卻高達1.2萬元。工商銀行北京分行日前承認因“操作失誤”導致差異,並對此表示歉意。
    
    “操作失誤”?多麼熟悉的字眼呀。想當初,醫療黑幕正待揭開尚“猶抱琵琶半遮面”時,一些醫院解釋多收費、重複收費的患者質疑時,不也說是“操作失誤”嗎?那時候人們質問:“操作失誤”為何從來只對醫院有利,總是“失誤”地多收而從來不會“失誤”地少收呢?現在,這樣的質問我們似乎又可以複製過來質問銀行的“操作失誤”了。
    
    其實,所謂“操作失誤”是很難自圓其說的。國家助學貸款業務中,即使按照最大貸款額2.4萬元,最長還款期8年計算,由學生和財政承擔的利息總計為6000元左右,雖然不同的還款方式和計算方法可能產生微小的差異,但按照目前的利率,學生承擔的利息不會超過3000元。就算按銀行的說法,國家財政補貼部分算錯了一個小數點,國家貼息部分占50%算成5%,怎麼也不至於算出1.2萬的利息呀?更何況,我不認為像助學貸款這樣的特殊業務,還需要操作人員一次又一次地輸入50%或5%,程式應該是事先設計好的,操作人員需要輸入的只是貸款額和年限,其他內容應該是電腦自動生成的。
    
    可以想像,如果不是學生們感覺“國家助學貸款利息太高”並訴苦於媒體,“失誤”將不再成其為“失誤”,而是大學生們必須實際償還的真真實實的債務負擔。換言之,銀行對貸款者的債務負擔擁有絕對的決定權;而如果並非精通金融的專業人士,人們對銀行的決定一般只能是被動地接受。在這種資訊與知識完全不對稱的情況下,銀行以“操作失誤”的名義對消費者實施搶劫,將變得輕而易舉。那麼,怎樣來規範銀行的營業行為?是靠消費者對金融知識的惡補,還是冀望于國有銀行永遠保持高尚的職業道德?這背後,銀行的監管制度和內部約束是否出了問題?
    
    國有銀行原本擁有不錯的公信力和美譽度,但是近年來隨著國有銀行一次又一次地單方面撕毀“合同”,一次又一次地以“國際慣例”的名義增加收費專案、提高收費標準,“想收就收”的國有銀行在國民心目中的形象正一點點發生改變。但我想,人們還不至於上升到這樣的高度:銀行究竟可不可信?——難以想像,如果銀行喪失了基本的誠信,可以隨意增加貸款利息額,可以隨意動用客戶存款,誰還敢和銀行發生交易?
    
     “審計風暴”帶來了漲價的合法性危機,“齊二藥事件”帶來了“國藥准字”的信任危機,那麼,銀行如此“操作失誤”必然也會引發社會對銀行的誠信焦慮。而“表示歉意”和“退還多收利息”是不足以消除這種誠信焦慮的,我們希望看到更高規格和更為深入的調查。畢竟,“操作失誤”與“金融詐騙”其實只有一線之隔;畢竟,已經有太多的“操作失誤”被證明是可笑的藉口。
    
    (新聞:http://news.sina.com.cn/c/edu/2006-06-27/013510259362.shtml)_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圣祥:永州评“超警”是捷径崇拜下的伪民主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杭州会计师舒圣祥:农民应“追溯”参与征地增值收益
  • 舒圣祥:从大树进城看“大树政治”
  • “高素质人口”是个什么标准?/舒圣祥
  • 舒圣祥:中国老百姓为何“不乐意消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