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就不同意接力绝食运动的一封公开信
(博讯2006年6月26日)
    
    作为「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我基本同意,和绝食联系在一起,觉得不可理解。「如果中共当局拒绝这次主动走向民主化和法治化的机会,我们将在 180 天过后,发动全球华人,为推动修宪和解决紧急的人权问题展开接力绝食运动」这77 个人,那一个会相信中共当局今天不会拒绝这个机会?那一个会相信中共当局 180 天后不会拒绝这个机会?明明知道不论是今天,还是 180 天以后肯定会被中共拒绝,这里提出的180 天,让人感到只是在作秀。
     (博讯 boxun.com)

    我写的冰点模式, 当时针对的就是 高智晟的绝食。从高智晟绝食的开始,我就不赞成,因为朋友的劝阻,我没有公开说话。
    
    反对的理由,第一就是师出无名,高智晟的绝食, 是以郭飞雄被打而开始,维权是具体的案件,必然是和基层打交道,触犯的是基层的切身的利益,甚至是生死相关的利益,基层的利益集团更会不按规矩出牌,和黑社会的勾结的可能性当然也更大,当然会有对维权人士的打击,正像战地记者可能伤亡,这是这些维权律师在加入维权运动以前,最起码的精神准备。维护律师的人身安全当然应该维护,但这是维权运动的一部分,而不是维权运动的主旋律。以律师被打,就放弃维权,而搞绝食,使人怀疑,他们是舍身为了弱势群体的利益,还是利用弱势群体的苦难。「律师被打,被迫害是他们事先肯定会被预料到。他们加入维权,就是为了被迫害后,增加自己的知名度?绝食更是为了获得同情,增加知名度?」 看看 高智晟的几百篇的每日公告,他的那些所谓的受迫害,就是全部是事实,比起全国的大大小小的被迫害的案件,也不应该用如此多的笔墨。
    
    第二,就是绝食斗争的特性:绝食是一种以死抗争,绝食的实质是以死相拼。但绝食又不像民工的以跳楼的威胁来讨还工资,因为民工跳不跳楼,人们可能会怀疑,但绝食是一步步的正在走向死亡。绝食又不像自焚,跳楼,行为一旦开始,就不可中止。绝食是一步步走向死亡,可以随时中止。所以可能成为和当局斗争的一种讨价还价的方式。
    
    绝食斗争是为了给对方压力,达到绝食者的要求……我在 冰点模式中,写的:" 目标的可操作性。目标具体和相对的低调。要求冰点复刊,矛头针对这次发难的团中央,而这次团中央的发难,又的确有点底气不足。目标如果是新闻自由,或激进点,撤销中宣部,或再激进点,推翻共产党,谁也不能说不对,但就一次具体的新闻维权,这不具有可操作性。"高智晟的绝食的目标是什么,不论是上次的绝食和这次的 180天后的绝食。都没有可操作性的具体目标。这就不得不使人怀疑,高智晟的绝食的动机。 再有,高智晟的每周一天的24小时的绝食,只是一种姿态,已经和绝食的以死抗争毫无关系。而绝食就是作为姿态,如89年的学生绝食,也必须有公开性。「在监狱里,没法具有公开性的绝食,基本上是要搞的鱼死网破,刺刀见红」在家里的绝食就显得不可理解。至少,绝食没有公证,没有监督。你在互联网上声明你绝食了,就可以大功告成。绝食又搞什么接力。抗议可以搞接力,但绝食是个人行为,正像吃饭,睡觉不可能搞什么接力一样。最为荒唐的是高智晟居然公布,有多少人化名,匿名的在家里绝食。
    
    高智晟 每天一个公告。先不说他所说的多次对他的暗杀如:「高智晟披露了其夫人接到的神秘电话:中共高层已下令实施从健康上至高智晟于死地的秘密方案。该方案扬言: … 不出半年,就能让高律师得上一种致命的病,也可以让他的全家精神崩溃。」什么每天在他的家门口,有上百的公安,十几辆车在监视他。他居然还拍了录像,在国外放,他照了几辆没有牌照的车,就说都是公安的车,公安连一个车牌都弄不到? 政治如果说成是没有硝烟的战争,那么,在战场上是可以不讲诚信的。但兵不厌诈只能对敌人,不能对自己人。
    
    宣言中的:「中国历史又到了这样的时刻——必须有人敢于站在危险的锋刃上」也让人觉得难以认同。77个人绝大多数在国外,何来的站在危险的锋刃上?高智晟的风险也是非常小。他闹的动静越大,他就越安全,中共可能根本就不动他,如果动了他,这可能是他所希望的,他的名声反而会更大,中共最后可能是把他请出国外。站在危险的锋刃上的是那些跟在后面的小人物。
    
    我对 「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的内容,基本是赞同的。但我不认为有必要,再搞什么接力绝食运动。就是作为促销也没有必要。 这次的绝食,同样是师出无名。「你们给中共一个180天,然后等中共不答复,就可以算作师出有名?」同样是不具有可操作性。「你们在宣言中的目标,基本就是共产党下台,难道你们要等到共产党下台,再结束绝食?」 中国的政治,当然不用等到黄河请,圣人出。那些把民主运动当作生意来做的人,精明的计算投入,产出,成本,风险。我们可以讨厌,但也不必过多指责。但,商业也有商业道德,就是赌徒,拿一支胳膊,拿一条命来赌,也只能拿自己的手和自己的命。不能拿普通老百姓的手和命来赌。不负责任的搞一个又一个,没有明确目的的抗争,一次又一次的,搞没有可操作性的运动。为了什么呢?如果你们真的偏爱绝食。 为什么不再陈光诚这样的具体的事情上搞绝食?张鹤慈24、6、6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319 案和政党恶斗/张鹤慈
  • 美化后的毛泽东文革中,人民文革消失了/张鹤慈
  • 马英九,我可还能对你抱有希望?/张鹤慈
  • 这是郭飞雄,还是朱成虎的文章?/张鹤慈
  • 我不会忘记──给丁子霖女士并请转给天安门母亲/张鹤慈
  • 第五纵队的苦肉计?/张鹤慈
  • 错中错的X 和周恩来 和 周总理与‘ X ’/张鹤慈
  • 和毛泽东文革合二为一的人民文革/张鹤慈
  • 在公安六条下,没有人民文革/张鹤慈
  • 崛起的年轻人,是中国未来的希望/张鹤慈
  • 中共何不乾脆冊封一個教皇?/张鹤慈
  • 国家高于政党,台湾才能有希望/张鹤慈
  • 张鹤慈:还需要再制造一个毛泽东?——就人民文革和郑义商榷
  • 统一可以是选项,但一国两制绝对不能是选项/张鹤慈
  • 评张荣发的一国两制都可能是选项/张鹤慈
  • 我看中国第一个 89死难者索赔案/张鹤慈
  • 殉难者的血迹,谁能抹得去?—纪念林昭和我狱中的右派朋友/张鹤慈
  • 评连战的大陆行:过气的政客,统战的工具/张鹤慈
  • 张鹤慈:“八荣八耻”-胡锦涛的法制考试不及格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