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检验民主的唯一标准
(博讯2006年6月23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在拙文《民主就应该是包治百病的“万灵药”》中,已经根据科学认识论和新人类社会学理论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明确地指出,『民主是自从人类走出丛林,进入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后,就再从来也没有失去过的客观存在。』所以,任何“贪天之功据为己有”地、把“民主”说成是某个民族、国家、地区,或某种社会理论的发明创造、专利,或属于自己的“知识产权”,都是荒谬和错误的,而且任何与这种认识相违背或抵触的观点和理论,要是付诸于实践,一定只能得到事与愿违的结果。其实这样的结论,早已被古今中外的无数历史事实,尤其是当前人类社会,因对“民主”问题争论不休,最后甚至要动用野蛮恐怖的肉体武力来解决的乱象所证明。 (博讯 boxun.com)

    
    这也是为什么今天的网路论坛上,对这个问题总是莫衷一是地争论不休的根本原因。是典型“瞎子摸象”的“民主版”。理由更是充分到不能再充分的地步。因为那个始作俑者的西方社会理论,自己都不知道民主为何物?只不过是拿来一块带尾巴和坐臀的民主“象屁股”,来让(民主)瞎子和理论家们,在酒足饭饱之余(见过三年自然灾害年代,有人饿着肚子大谈“民主”的吗?),边摸边发表高论的结果,到了因为加工文化的强大、而变得更聪明的中国人手里,再靠主观发挥擅长的联想能力,最后就只能像电视里那种“模仿信息传送游戏”(比如中央二台的“邰丽华(著名聋哑艺术家)专访节目”里,用成语“网开一面”为信息内容,开始玩的那种)一样,等传到末尾一个人来复述时,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台湾的现状就是如此)了!
    
    那么,民主难道真是复杂到一定需要由专家、学者、权威才有资格来解读,并要由有文凭的官员或从西方、美国镀金回来的海龟精英们,以及从那里取得“民主运动专业户(民运)执照”的人士,来操盘运作才能实现吗?当然不是。因为民主作为一个客观的真理,一定是符合伟大的爱因斯坦关于“真理一定是简单明了,明白如画”的结论的。所以非但不是,而且还可以断言,用那种方式取得的所谓“民主”,一定是“如真包赔”的假冒伪劣品。其假的程度,就像说有“可以造出高强度钢版来”的“先进擦屁股纸加工机”广告一样的荒唐!因为根据起码的科学常识判断就知道,怎么能指望根本错误的社会理论,会对民主有正确的认识呢?而真正的民主,其本质特征,早已经在“新人类社会学”系统理论中,就有了明确的阐述。其科学的正确性根据,就在于这种认识是经得起推敲质疑,或古今中外历史的实践检验,而没有难以自圆其说的死角。
    
    不过更需要强调指出的是,社会这种从来没有失去过的真民主,完全就像水滴在下落过程中会自然形成最佳的“流线型”一样,根本不需要进行复杂的专业设计或计算,也没有任何一个个人(哪怕是天才或伟人),可以像“包工头”一样,带一批人来承包建构。这是迄今为止,真民主还始终没有从“隐性”的客观存在,转成“显性”的主观认识、运用,反而“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般地,被错误理论钻了空子的原因。要是拿来跟新理论的“民主观”作比较,马上就“原形毕露”,除了利用习惯势力形成的“话语权”和数量优势来封杀压制真理,并以形形色色的假民主来“滥竽充数”地来取代外,完全没有正面交锋的还手之力!
    
    为了证明“西方错误的社会理论不知民主为何物”的这种结论,是有理有据的逻辑判断,还要补充一个论据。那就是假“民主”理论甚至提不出一个客观科学的判断、检验标准,所以才会出现像一个没有统一公认的尺或秤的自由市场那样,由于谁都可以说自己的尺或秤是“正确的”而争论不休,最后只能由欺行霸市的地痞流氓出来说了算的现象--跟今天社会争论民主的乱象完全一样(想想美国要用武力帮助伊拉克实现“民主”的做法就知道了)!那这个标准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要是站在“知其所以然”的认识层次,来回顾一下中国的历史。可以发现,其实贯穿从古到今的全部历史,归根结底的问题,只有“言论自由”四个字。这也是绝对符合新理论的民主观的。甚至可以认为『有没有真正“民主”的唯一标准,就是有没有“言论自由”?』!而这个问题在当社会开始有物质文明的时代就存在了。
    
    当人类开始走出丛林,进入人造的社会时,因为受环境条件恶劣所迫(个人不依赖集体就不能保证生存),而不得不自动加以控制、约束对社会生活(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原始丛林”)所必须要的团结和合作来说,是绝对有害的“自私、贪婪”之类的天性。并根据当时客观因个体能力有限,只能依靠群策群力的现实,养成集思广议的习惯,自然而然地进入原始共产(不共不够分)、权轻责大的民主社会。这也是认为民主是客观有社会以来就早已存在的理由。
    
    只是当人类社会由于集体分工合作,并逐步学会使用和创造工具,使得生产效率大大提高,开始有了多余物质和财富的积累时。那个从来没有被消灭的天性,就获得了重新膨胀的土壤和气候空间。这时,作为由多数人根据实际能力自觉推举或承认的领袖,以及领袖挑选出来的助手们的家族,就有了利用权力谋私的欲望和可能,以及付诸实现的相对优势条件,逐步在物质享受或财产占有上,拉开了和多数普通民众的差距。根据中国文化早就提到过的“不患贫而患不均”的精辟认识,这两个群体间必然地产生矛盾、对立,并在天性潜意识的作用下,自然而然地恢复到采用动物般原始野蛮、恐怖的“肉体战争”手段,来解决这样的冲突,终于由于代表领袖统治者利益的一方,和代表多数民众利益的一方,根据客观已经形成的不对称优势:一个倚仗手中的权力和任意调用的资源;另一个依靠数量上的绝对多数;逐渐形成了统治和被统治这样两个对立的利益集团。而且这两个集团都以对方为自己存在的条件,永远只能处在此长彼消冲突的“动态平衡”中,一直延续到今天,依旧“方兴未艾”,而且表现比只能凭尖牙利爪和个体体能的动物世界更有过之无不及。这也是新理论不承认说人类社会已经“文明了”的逻辑理由和根据。因为西方提出的所谓“民主”理论,充其量只不过是为这两个利益集团的斗争,在表象上提供另外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方式而已,毫无本质上的进步(除非准备接受西方“民主”理论的大众皇帝,今天敢公开承认『我们要追求的“文明”,本来就是指行为要比禽兽还要禽兽的“进步”』!
    
    这更是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的、无可反驳的理由。因为代表那种文化的圣贤、学者,早在一两千年前所作的相关论述,和新理论的“民主观”本质相比较,相互间找不到任何有矛盾、对立的地方,起码也是并行不悖的(欢迎举例质疑)。
    
    但是不可否认,中国社会的现实,在表象上有和“民主”渐行渐远的趋势(如加强对网路的控制封锁或屏蔽)。不仅引起一些不满和反弹,反而给海内外别有用心的国家或人士,提供了策反的理由和能量,长此以往,产生“从量变到质变”的危险。非但不能充分发挥中国文化为中国人提供的优势,反而成了自己怕人戳到的软肋!是什么道理呢?
    
    这才是应该把一部分责任,追朔到古代中国的那些圣贤之类的读书人身上的问题。因为他们受时代物质文明条件的局限,也不能站在“知其所以然”的层次上,客观全面地认识到『一切社会问题,都是由无法消灭的“天性”引起』的本质。反而根据当时已经形成统治和被统治集团对立的客观表象,出于自身或家族利益的自私考量,必然地投靠了有集中权力优势的统治集团,两者形成一种相互吹捧利用的“统一战线”。在统治集团的支持鼓励下,以貌似公正、实则“拉偏架”的姿态,利用自己擅长的文字能力和相对丰富的知识,从有利于缓和(不是解决)社会矛盾、减轻对立(不能消除)冲突的目的为出发点,根据社会出现的表象,开出一些治标不治本的“药方”(如韩非的“禁心说”、老子的“民本思想和“无为而治”、孔子的君轻民重、和礼记、春秋、忠孝节悌之类等观点),提出一些为统治者出谋划策,巩固和维护统治集团利益的理论。虽然其中包含的“民主真谛”,已经远远超出今天西方对民主的理解,但是却犯了一个致命的“原则错误”--没有认识到社会的民主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以及绝对的“言论”自由,是社会健康发展和自我完善的根本保证。
    
    那什么是“言论”呢?“言论”就是用语言或文字表达出来的“思想”。人具有的“社会性”就是思想的结果。社会的产生和发展,就是作为社会主人的人类整体,靠语言和文字(最初甚至可能只是表情、手势)组成的“言论”,来表达和交流,并取得一致后,再通过思想对个体行为的控制和约束,进行连续的努力和积累的结果。这也是民主客观存在的依据。所以人的思想也总是跟社会有关,而且有和他人分享的欲望和必要。这种分享,就是通过绝对自由的“言论“来实现的。
    
    但是此“言论”绝非西方提倡的“鸟啼、蛙鸣、虎啸、狼嚎”般的需求或目的表达,而是有严格界定的一个概念。那就是言论一定由语言和文字组成,但语言和文字却不能都算作“言论”。道理也是很明显的,因为语言是生物学概念,很多动物都具备同类之间的某种程度的语言能力,但是我们把美国林肯总统发表的演说当成重要的言论,连中国领导都会背上几段。人们却不会把呆在“林肯纪念堂”外面,那些老树上昏鸦们的唧唧喳喳,说成是在发表“言论”。这本来是起码的分类学常识,可惜今天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全人类,却在有意无意地忽略这个原则区别,把类似猫的“叫春声”,和只有在私底下才愿意发生的两性关系渲染描述、以及社会血腥暴力行为写实(我们的先人孔子,本来连杀鸡宰牛都不愿意看的)的合法公开化,都当成是言论自由的目标,这就难怪已经实现所谓“言论自由”的社会,会产生种种越来越令人不安的趋势,而尚没有完全“自由”的国家,面对这个问题时又顾虑重重的原因。要是再加上今天的互联网,一个人可以有几十个化名,想说什麽说什麽,如果在没有弄清“言论”的定义并愿意共同遵守之前,就完全开放自由,真不能想象会起到比“鸟叫”更多的作用!
    
    要是站在知其所以然的认识层次,不难看出,其实今天世界上所有采用不同制度的国家或地区,都没有上述对所有人(包括少数统治者和多数被统治者,但不是高等动物)都有利的那种绝对的言论自由。道理也是明摆着的。因为当社会开始分成统治和被统治这样两个对立的利益集团时,任何一种言论,无论动机或出发点,都具有只对某一方有利的倾向性。所以当年加入统治集团“统一战线”的东西方学者,都必然地要提出对统治者有利的理论,靠“一言堂”来限制对多数人有利的言论。所以古代中国就有韩非那样的学者,因为提出“禁心说”理论,而被秦始皇当成“旷世奇才”来言听计从。其具体影响一直被延续下来,在后来的各朝各代推行的政策中都可以找到“阴魂不散”的痕迹。而争取“言论自由”永远成了当时处于弱势在野(当时现政权的反对派)的一方,可以用作煽动被剥夺了“言论自由”的多数人来“克敌制胜”的法宝,而这永远是只代表少数人一方利益的统治者的软肋,古今中外无一例外。
    
    而西方学者为统治集团设计的理论,其实是因为文化能力还够不到认识“禁心”的程度,只能把韩非“禁心说”拿来逆向运用,从最下策的“禁其行”来反其道而行之(由禁其行变成任其行)。以一种仿效自动物世界的概念,笼统地把“鸟啼、蛙鸣、虎啸、狼嚎”般的“想说什么说什么”的语言,和天性导致的“想做什么做什么”的行为(如性行为),统统归入到应该“自由”的范畴里面,先把水搅浑后再乘机摸鱼。这种理论让世界上的多数人,产生天性的共鸣,将其当成要追求的“先进目标”终于形成今天这种世界范围内的乱象。可惜大多数人不知道最“自由”的美国也是没有绝对“言论自由”的,他们甚至要禁止虽然和资本主义一样不正确、但一点也不邪恶的“马克思主义”,反而证明了本文论点的正确性!
    
    可以认为,民主和有严格标准界定、却是绝对的“言论自由”之间有着互为因果、相辅相成的关系。真正的民主社会,只能建立在绝对的言论自由之上,而绝对的言论自由,为真正的民主社会提供健康、顺利发展的唯一可靠保证。既然今天的任何社会,都没有绝对的“言论自由”,所以任何社会都没有资格说自己社会是真正的“民主社会”!
    
    从这样的理论出发,我们再也不会有认识不到,解决不了的社会问题。许多七嘴八舌、莫衷一是的难题,原来都只不过是在错误社会理论指导下产生的“庸人自扰和无事生非”。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去对号入座试试看。而笔者的网站现在要被屏蔽(已成可以核对的事实)、上贴的文字经常被扣押,却不敢以“颠覆或里通外国罪(笔者的文字经常在海外网站发表)”来控告笔者,公开审判并宣布违法有罪而予以收监。就是最典型的证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民主就应该是包治百病的“万灵药”
  • 潘一丁:台湾的现状是大陆未来民主的沙盘推演
  • 潘一丁:羞耻感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文革是中国民主要吸取的教训
  • 潘一丁: 假得“理所当然”
  • 潘一丁:和人性八杆子打不着的母爱
  • 潘一丁:超女现象是“五四运动”的矫枉过正
  • 潘一丁:东郭先生和中山狼
  • 潘一丁:对世界而言没有双赢,要么全赢,要么全输
  • 潘一丁:佛教要带头以精神战争来创建和谐
  • 潘一丁:中国处在国际“红眼病”的包围中
  • 潘一丁:论文明
  • 潘一丁:秃子推销生发剂
  • 潘一丁声明
  • 潘一丁:媒体的角色-兼贺凤凰卫视十周年台庆
  • 潘一丁:丢掉幻想,准备行动
  • 潘一丁:揪出全球性“窝里斗”的罪魁祸首
  • 潘一丁:言论自由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就在中国实行现有“民主制度”的质疑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