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台湾的现状是大陆未来民主的沙盘推演
(博讯2006年6月21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从电视报道中看到台湾立法院里,,为了一个议案大打出手的现场转播。当看到这些被叫做“民意代表”的立法委员,在神圣的民主殿堂里破口大骂,还要互相推推搡搡的表现时,脑海中闪出的第一个似曾相识的印象,就是犹如“黑社会讲数不成后发生的群殴”!
     (博讯 boxun.com)

    当前这种立法委员(或过去的国大代表)之间的斗殴现象,本来在台湾多年前就有发生,可以说是司空见惯、屡见不鲜的(笔者当年在美国时,就不止一次地在电视上看到过,还在平面媒体上发表过评论文字)。早就成为海外西方媒体暴露、讽刺、嘲弄的焦点笑柄。
    
    中国人历来有“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所以过去要千方百计地限制真正的言论自由),现在却丢人现眼到了全世界,反而给人落下文化“落后”的口实,让在只知其然的层次上鼓吹复兴中国文化的读书人,像吃进了一只苍蝇般的说不出话,再次祭出“不争论”或言左右而顾他的免战牌来。证明他们不知道真正中国文化所代表的“文明”为何物?更遑论扬长避短、得心应手地向西方示范打一场没有肉体恐怖杀戮的“精神战争”,实现中国文化早就预见到应该有的和平和世界大同!
    
    这完全是没有自信的中国人,被错误的西方社会理论,借自然科学中的赛先生(Since)来当明星广告式的“托儿”,拿它的虎皮当大旗,骗得中国人的信任,决定全盘以西方马首是瞻,亦步亦趋地“接轨”的结果。这个“民主”的概念就是一个典型假冒伪劣的货色!
    
    在新理论系统的《论民主》一文中,明确地指出『人类任何社会的形成,都取决于那个社会中当时大多数人的文化思想观念和认识水平,而不是少数人的主观愿望或制度形式。也就是说,民众其实始终是决定任何人类社会性质的主体,根本就不存在有没有“民主”的问题。』所以西方以为是他们创造了“民主”,好像在这之前,客观上就不存在“民主”似的,其荒唐无知程度,跟生理学没有认识“空气”之前,就以为自己呼吸到的是“没有”一样!
    
    其实中国文化早就在潜意识中认识到民主的存在和重要性,有了“民为贵”“民本”之类的思想,之所以没有西方沾沾自喜、引以为荣的所谓民主选举制度。殊不知这正是这种文化在哲学上已经有朦胧的“天人合一”概念的高明、科学之处。因为根据“仿生学”的启发,可以把社会看成是一个放大了的人体,每一个个体社会人都以细胞的形式,参加到不同的器官中去,在大脑的统一指挥调度下,分工合作,产生出“超人”般的合力,最后才得以成为主宰地球的主人。而西方所谓的“民主选举制度”,就好比要手、脚、五官六脏以及屁股、生殖器等,一起通过“选举”,由多数来决定谁当脑袋一样的不可思议!
    
    认真想来,台湾现在的所谓“民主”,就是以中国文化赋予的能力,去照搬西方为高等动物动物设计出来的方式实践的结果。而作为高等动物,本来就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所以有电视中播出的那样表现,也就不足为怪了。
    
    不过对在大陆的多数中国人自己而言,倒也未必是坏事。因为作为同文同种的台湾中国人,正好替准备要尝试西方“民主”的自己,进行一场绝对仿真的“沙盘推演”。只不过还要记得把推演结果的严重性,再按人口比例放大就知道了。不信的话,要不要试试看?有人就怕连发表笔者帖子的勇气都没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羞耻感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文革是中国民主要吸取的教训
  • 潘一丁: 假得“理所当然”
  • 潘一丁:和人性八杆子打不着的母爱
  • 潘一丁:超女现象是“五四运动”的矫枉过正
  • 潘一丁:东郭先生和中山狼
  • 潘一丁:对世界而言没有双赢,要么全赢,要么全输
  • 潘一丁:佛教要带头以精神战争来创建和谐
  • 潘一丁:中国处在国际“红眼病”的包围中
  • 潘一丁:论文明
  • 潘一丁:秃子推销生发剂
  • 潘一丁声明
  • 潘一丁:媒体的角色-兼贺凤凰卫视十周年台庆
  • 潘一丁:丢掉幻想,准备行动
  • 潘一丁:揪出全球性“窝里斗”的罪魁祸首
  • 潘一丁:言论自由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就在中国实行现有“民主制度”的质疑
  • 潘一丁:天才的夭折
  • 潘一丁:“国退民进”绝对是落后的动物思维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