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汪红雨:中国人,你活该专政!
(博讯2006年6月19日)
    
    中国专政为什么两千多年不倒,或说得准确点,是起了又倒,倒了再起?是因为专政太强大?还是因为历届统治者水平太高?
     (博讯 boxun.com)

    太强大,可能说不上,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手里除有军队,警察,官员,办事员等之外,还有税收等等强力工具.因而,一个合法政府,是用不着控制人的思想的,它会随你老百姓对政府说三道四,指指点点,随你办什么报社,电视台,随你结什么社,组什么党,也就是说,政府与老百姓相比,本身就足够强大了,它根本就用不着拿老百姓的纳税钱办什么报社,电视台,来和老百姓较劲.
    
    可中国自第一代专政头子秦始皇开始,就焚书坑儒,而后来的文字狱,则成了中国的家常便饭,可见,中国历届统治者,心里是何等的虚弱,是何等的恐惧.一个政府,竟然怕人民说话,怕几个敏感词,何来强大?
    
    那是不是因为专政的水平太高呢?恐怕也说不过去,别提那位要没饭吃的老百姓吃肉的皇帝了,就凭"向朝鲜和古巴学习"这句话,就可以窥见专政的水平了.
    
    那为什么专政不倒呢,很明显,是因为中国人的名字叫怯懦,是因为中国人的奴性太重,重得连一些基本生活常识都丢失了.
    
    以工人为例,那国营工厂的书记厂长,叫工人下岗,工人就乖乖下岗.叫工人买断工龄,工人就乖乖的买断工龄.这在任何其它国家,可能都是不可思议的事.
    
    还有,多年前,自己的孩子被人无辜的打死了,可那些父母,只是在近几年才突然想起来要为孩子们申冤,如何申呢?写上诉信,年年写啊写啊,就是看不到一个孩子的父母敢到孩子死的地方去点燃一支蜡烛,你说,那些在天堂的孩子,是为这样的父母感到骄傲呢还是感到耻辱?
    
    再比如,某人听说朋友被警察蛮横无理的打伤了,气得在自己家里绝食,这事要放到国外,只能是件微不足道之事,可在中国,却成了惊世骇俗之举,可见,中国人是何等的悲哀,也就是说,中国人真是怯懦的到家了.
    中国人,不到死路一条,是绝不会起来反抗的,即使起来了,也只是上访,猫在家里写上诉信,呆在家里绝食,跳楼,自焚,自爆,最厉害的可能就是那个北京的下岗工人,把书记和所长两人统统杀了.
    
    可就是这样微弱的付出了生命与血的代价的反抗,依然被一些不仅怯懦而且无耻的中国人视为大逆不道.一些高级知识分子们,就煞有介事的说这些维权的人次序错了,是把维权政治化了,革命化了,暴力化了.革命,这两个在中国曾经何等荣光的两个字,就这样变成了过街老鼠,连孙中山先生也难以幸免,照样成了这些知识分子们眼中的暴民的头子.而这些面临绝路不得不以死维权的可怜的人,竟然真的成了暴民,被投进大牢,那些杀人犯却逍遥法外,你说这社会怪不怪
    
    生活在这个千奇百怪的社会中的人,还有一大怪,就是对政治的莫名其妙的恐惧.就拿那天天和法律,法院,法官打交道的律师来说,在他头衔前面加上个维权二字,叫什么维权律师,似乎就象性交时戴上了安全套一样平安无事了.可若有人某天突然对那律师说,你这是在搞政治,那律师可能就会立即吓得尿裤子.这法律,法院,法官,哪样不是政治上的,你天天和它打交道,早就在搞政治了.什么叫权利,权力和利益加在一起就叫权利.个人要维护自己的权力和利益,必然要和拥有强大权力的政府打交道,个人权力和政府权力相碰撞,怎么可能不是一种政治行为呢?可这中国人,就有这个本事,把维权和政治,竟然分得象小葱和豆腐那样一青二白,你说这中国人怪不怪?
    
    在这些无耻的高级知识分子看来,你是律师,你就为那些偷鸡摸狗的打打官司就行了.你是农民,你的土地被占了,你的房子被推倒了,你什么话也别说,更不能和开发商对着干,而是应该冷静的猫在家里,写上诉信.一年不行,第二年再写,第二年不行,就年年写,总有一天,政府会给你平反的.可不知这些有文化的大人物想过没有,那些人连家也没了,该猫到哪里写上诉信呢?到大街上?中国人连到孩子死的地方点燃一支蜡烛的勇气都没有,他还敢上街?
    中国人奴性太重,在工人和农民身上均有体现.但最能体现中国人怯懦灵魂的还是知识分子.两千多年的儒化教育,当官是读书人的唯一出路的恶劣土壤,使中国任何一个知识分子都难逃官网.别提那些从未说过真话的记者,编辑,主持人了,你就问问那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们,他们有几个心里不清楚,他在课堂上,大会小会上,讲的全是假话.可这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们就是乐此不疲.苦的是那些可怜的中国孩子,一进幼儿园,就踏入了一个谎言和崇权的世界.到了小学和中学,幼稚的心灵又被考试和少先队共青团所捆绑,其灵魂自然而然的进一步堕落.大学虽有一些与政治无缘的专业,但,大学仍有书记领导着,任何一门学术都不可能独立,都不可能不看书记的眼色.这就使中国的知识分子人人都没有拿诺贝尔奖的本事,却个个都有注释书记的话就是圣旨的能奈.奴颜婢膝恐惧权威早已成为中国知识分子的本能,那些为虎作伥的中国知识分子,也自然是全人类最恶劣的**.
    
    时至今日,若是有人倡导或发起什么下岗工人协会,打工者协会,农民协会,那可更不得了啦.什么注册没有?政府主导没有?把你逮起来连两百元的下岗费也泡汤了,怎么办?等等等等,这些人一听到组织起来这个词,简直比听到自己得了艾滋病还要可怕.
    
    也不知道这些谈组织就色变的人,想过没有,那中国的社团党组难道都注册过了?还有,国企私有化是政府的政策,如何搞,具体的当然得靠工人和厂长们商量着办,政府哪能管那么多,那么细.工人们理应自己组织起来,和厂长讨价还价,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至于书记,首先是他该下岗,工厂要书记干什么,这是没什么瓜皮可啃的事.而你工人们一盘散沙,不敢和书记厂长叫板,你叫政府怎么办?当然,有可能,有的地方政府会不分青红皂白的不许你组织起来,但你工人们总有识字的吧,那中国宪法第一章总纲第一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第二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第三十五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你看,那些不许你们工人组织起来的官员不是明摆着在犯法吗?
    
    很可能,有的官员会蛮不讲理的把为首的抓起来,但他不可能把组织起来的工人都抓起来吧,那些未被抓的工人们难道不可以找律师,上法院打官司吗?再说,那么多的下岗工人,买断工龄的工人,若是到处都能勇敢的组织起来,他能有那么多的地方关人?
    
    怯懦的中国人,还有个奇怪的恶习,那就是人人都恨贪官,恨专政,虽自己不敢出头反抗专政,但也盼着有人出来带头反专政.可一旦真的有人出头反专政了,立即就有人枪打出头鸟,对出头之人竭力讽刺挖苦,污蔑中伤,甚至落井下石,欲置死地而后快.
    
    专政,是对内心怯懦的民族的惩罚,灵魂怯懦人格扭曲的中国人,你被长期专政着,象条狗一样的苟活着,怨谁?
    
    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老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在自己家里被一个歹徒强奸了两小时,后来,这个歹徒因犯别的案子被政府逮到了,在公审大会上,这个老头高兴的直拍巴掌,别人问他咋啦,老头说出了女儿被奸的事.有人问这老头,你家有锄头吗?老头说,有啊,人们问老头,那你当时怎么不给那趴在你女儿身上的歹徒一锄头?老头说,我哪敢啊,这家伙报复心大得很啊.
    
    "中国,是个保存胎儿的绝妙的酒精瓶."法国作家雨果先生这话说的真是盖帽了.中国人,你就等着政府把那些贪官污吏都逮起来公审吧,等着政府允许你成立农民协会,打工者协会,工人协会吧,等着政府批准你搞政治吧,等着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吧.
    
    转自[自由文化]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汪红雨:中国政治事务随感
  • 汪红雨:妈,给我再点燃一支蜡烛吧
  • 汪红雨:哭吧,互联网
  • 汪红雨:胡主席,诺贝尔和平奖在向你招手
  • 汪红雨:哭吧,互联网!
  • 汪红雨:人,政府,党,谁领导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