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汪红雨:中国政治事务随感
(博讯2006年6月18日)
    
    政治事务是什么,很简单,事关众人之事.人是一种天然的政治动物,在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人只有群居才能生存,才能发展.人聚在一起,是生存最起码的条件,但人聚在一起之后,还必须劳动,人,必须种地,开矿,站柜台,坐写字楼……要不,人类社会还得完蛋.
     (博讯 boxun.com)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人聚在一起,除了各干各的养家糊口的事,还得有人管理社会秩序.于是,人们各拿出一点钱,雇佣一些人,给他们盖个房子,让他们别下地了,别挖煤了,专门干干这管理社会秩序的事.现代人讲究文明,给这管理社会秩序的事起了个好听的名,叫政治,这个钱,叫税金,这间房子,叫政府,这些人,叫政府公务员,也有叫官员的.既然是众人的事,自然不能空口说白话,得有一套明文规章,这就是法律.法律的条文从何而来,从众人而来,众人的事,不是自己一家的事,管理众人的法律,必须获得众人同意.这就如同我雇了个仆人,仆人的工钱,仆人该干哪些活,不能干什么活,由我说了算,是一个道理.显然,人与人之间的事,人与老板之间的事,都是私事,可一旦牵连到政府,牵连到法规,政策等,就是政治上的事.比如,你对哪个官员的服务态度加以批评,或对某个法规来一套议论,你就是在过问政治了,在关心政治了,这儿哪有什么高深的学问.
    
    坐政府大楼的人有了,法律有了,那些进厂炼钢的,下井挖煤的,上教室教书的,在家写文章的先生们是不是就与政治拜拜了?不一定.
    
    比如,那个写文章的先生,把文章给报社了,编辑看了叫好,也排版了,稿费都定了.可第二天,写文章的先生接到电话,电话那头说,对不起,你的文章给枪毙了.先生问,是谁,主编?社长?电话那一头说,哪能啊,主编社长都叫文章好啊.那是谁呢?是谁?你这个精明人,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自然是主编社长的上级呀.于是,这个写文章的先生大发牢骚,这宪法上不是有言论自由吗?怎么就不让我说话呢?他不仅在家发牢骚,还跑到国际讲坛上发,你说这位先生发的牢骚是对着谁的,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名摆着,对着管报纸的政府吗?对着宪法吗?政府是干什么的,专搞政治的,你对政治不感兴趣,你对掌权者顺服,你还发什么牢骚呢?你既然对政治事务不感兴趣,又何必持什么不同政见,跑到国外大谈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宗教自由?事实证明,你对政治事务不是不感兴趣,而是很感兴趣,不仅在嘴上感兴趣,而且已经做出了反抗专政的实际的政治行动.
    
    还有,比如,那个钢铁厂的工人,有天,一身汗水的下班回家,可见到自己的小屋终于被推土机推平了,妻子已气的一天没吃饭,抱着孩子痛哭着,坐在废墟上高喊着:伤天害理的畜牲,我发誓,从今天起,每个星期六,带着孩子,在这里绝食一天,直到你们这些畜牲被人民宰了的那一天…….那开发商见工人回来了,赶紧挤过人群,上前套近乎,先生,这拆迁费我再给加点,一千,行不,让你老婆孩子走吧,这工程再不开工我可要破产了.那炼钢的小伙子一听来火了,一千,你们给的那点拆迁费,就是再加十万,再加上我一家人不吃不喝,我三十年的工资,也买不起你的新楼房.那开发商哭丧着脸,我也觉着这房子是贵了点,可你知道,我从政府手里买来的这地皮太贵了,我总不能做赔本生意吧.地皮,一提地皮,这小伙子更来火了,他一把揪住开发商的衣领,吼道:奶奶的,这宪法上明明写着,国家的一切权力来自人民,城市的土地属国家所有,国家是谁的,不就是你和我这样的十三亿人的吗?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怎么摊,摊到我头上,也有这区区一百平方米吧.可这倒好,政府从你这儿拿走的土地钱,我没见着一个毛,还要我花大价钱在这里买属于我自己的土地,我这神经不是有毛病吗?再说,你这新房的土地证,不仅还要钱买,七十年后这土地又还给你们了,我的子孙又得花钱买土地, 那开发商急的憋不过气来,哽咽着,别别,这土地七十年后可不是还给我了,是还给政府了,你有权找政府说理啊,跟我说没用啊.
    
    这不,连开发商都知道小伙子有权找政府说理.这小伙子和一些相同命运的人,跑到市政府维权去了,你说,这样的事,与政治有牵连不?
    
    至于说到基督徒不能介入任何政治反抗运动,则更是荒唐.它不仅显示了某些中国人的无知和偏见,也袒露了他们阴暗的灵魂和险恶用心.
    
    在这一点上,用不着说基督教那一段由犹太教和古希腊哲学相融合而成的历史,用不着说耶酥究竟为什么走上了十字架,用不着说那千千万万个跟随耶酥的脚步,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捍卫耶酥教导的殉道士的光辉业绩,用不着说两千多年来的宗教改革史,用不着说那些捍卫人权,反对种族歧视,反对核武器,反对本拉登萨达姆等恐怖主义分子,反对环境污染等现代基督徒的动人事迹,只拿美国总统说事,就知道这基督教是不是与政治不搭界.
    
    现任美国总统布什,谁不知道他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可他若对政治不能有兴趣,不能有诉求,那么,他当总统干什么?那过去的几十个美国总统,也有不是基督徒的,可这些先生们,在就职典礼上,都毫不犹豫的庄重的把右手放在圣经上,而不是放在美国宪法上,或国旗上,你说这基督教和政治有关系还是没关系?若这些美国总统们,都不能介入任何政治反抗运动,能有今天的美国?那位圣公会的教徒,那位美国的开国总统先生,还拿起钢枪,骑上骏马,率领大军,反抗专政,也没见着有人指着责他违背了圣经的教导
    
    浸泡了两千多年极权专制毒素的中国文化传统,实际是一口无可救药的巨大污水缸,外面什么样的好东西放了进去,都会变形变质.股市.股份公司,市场经济,基督教,等等,无一例外.而从这口巨大污水缸里泡出来的中国知识分子,除了具备论证领导的话就是圣旨的本领和不具备拿诺贝尔奖的本领之外,还有一种特异功能,那就是装神弄鬼的玩字眼的本领.比如,专政就是专政,可来个什么人民民主专政,失业就是失业,可来个什么待业,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可来个什么黑社会性质的,人权就是人权,可来个什么首先是生存权,左派就是左派,可来个什么新左派,后新左派,诸如此类的花花肠子,数不胜数.现在,也觉着这些太低级,太丢人现眼,不怎么玩了.可贼性难改,又在什么政治,维权,家庭教会等等的相互关系上,玩起了字眼.一个民族的精英们,一天到晚放着急迫的实际的国计民生的大事不管,而千方百计的在字眼,口号上下功夫,这个民族能崛起?这些精英们也不想想,那贪官污吏,刀架在他脖子上他都不怕,还怕你那几句口号?这伤天害理的腐败分子为什么不怕脖子上的刀,因为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握着刀的那双手,不仅不想杀他,还时时处处护着他,宠着他,生怕他感到有什么地方照顾不周.何况,那刀,不仅仅是架给人看的,一旦有人真的起来反抗贪官时,就会毫不留情的把反抗者杀倒在地.这种正义丢失,人性丢失的民族,能稳定和谐?
    
    以上事实和人们日常生活中大量的事实证明,你可能对当官毫无兴趣,可能对政治毫无诉求,但树欲静而风不止.政治这玩艺,总是象你的影子一样,时时刻刻的跟随着你,纠缠着你,使你欲罢不能.这是因为,国家的好坏,政府的优劣,必然会影响到每一个国民家里的油盐菜米,必然会影响到孩子们的衣食住行,必然会影响到每个人的人身安全.因而,每个正直的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主动关心国家大事,关心政治,过问政治.这不仅仅是每个中国人享有的权利,也是每个中国人应尽的义务,应负的责任.而只有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才会把政治这件极其平常不过的事,弄得比上帝还要神秘兮兮,弄得比上帝还要神圣不可侵犯.弄成了好象只是少数人才有的世代相传的专利品.
    
    把同样追求宪政的人之间的分歧,甚至是丑闻,主动暴露在阳光之下,是一种相信自己的事业是一项正义的事业的信心显示,是一种灵魂乞求改造,乞求升华的诚信表示,没什么不好.它表明,现在追求宪政的人们,在他们前辈的肩膀上,渐渐的成熟起来了.把心灵污秽逼到阳光下,是为了提醒所有爱好民主自由的人们,不仅要反思一百多年来中国人艰难的追求宪政之路的得失,反思近年改革的得失.也要不断的反思自己的思想和行为,鞭挞切割自己的灵魂.因为,中国,即使实现宪政了,中国前进的路上还会有坎坷的,中国人素质的脱胎换骨,不可能是一代人两代人的事.
    
    把一两个人恐惧强权的苟活心理暴露在阳光之下,不是要把一两个人一棍子打死,而是想说明,绝不仅仅是这一两个人有这种恐惧心理.在专政社会里,不仅仅一般人,即使那些腰缠万贯,一掷千金的富豪们,即使那些坐在豪华政府大楼里的官员们,也是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的内心,也有一只无形的手,日日夜夜的在撕扯着他们的灵魂.而只有在宪政社会里,人们才会免除恐惧,才会活得坦然.而那些在宪政社会里出生的中国孩子,才会有幸彻底摆脱他们祖祖辈辈所渡过的活的太累太累的日子.
    
    一百多年来,用上亿中国人的生命和鲜血浇灌的中国宪政土壤,已经成熟了.中国,已处于又一个宪政的前夜了.但,前夜,不是黎明,前夜,到天亮,也绝不是几天,几个月的事,它可能是一年,三年,还可能是五年十年,甚至象第一个前夜那样,又来个百年之后的第三个前夜.因此,中国人,中国的男子汉和母亲们,为了孩子,携起手来,相互之间,时时刻刻的的爱,同情,宽容,妥协,冲破谎言和恐惧,勇敢的关心政治,勇敢的过问政治,让宪政的前夜早点变成黎明,早点变成阳光灿烂的大晴天,而绝不能让自己成为又一代历史的罪人.
    
    --原载:《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汪红雨:妈,给我再点燃一支蜡烛吧
  • 汪红雨:哭吧,互联网
  • 汪红雨:胡主席,诺贝尔和平奖在向你招手
  • 汪红雨:哭吧,互联网!
  • 汪红雨:人,政府,党,谁领导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