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辛灏年:共产主义能迷惑人,受骗的不仅仅是中国人
(博讯2006年6月15日)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林丹, 谢宗延, 陈修文 报导)十九世纪中后期共产主义思潮开始猖行世界, 它吸引了无数知识份子和仁人志士为之奋斗。综观共产主义发展的历史我们发现,共产主义之所以比纳粹的法西斯主义更能迷惑人,是因为它披著理想主义的高贵外衣。没有真正身受其害的人,很难对它有真切地认识。正像美国前总统雷根所说的那样:「一个共产主义者是熟读了马克思和列宁作品的人,而反共产主义者,则是一个真正明白了马列主义学说的人。」
    
     (博讯 boxun.com)

    【林丹】十九世纪末,共产主义思潮也传到了美国,在这个民主自由的国度,许多知识份子,甚至政界人士, 都曾对共产主义表示了极大的兴趣和好感。然而翻开美国与共产世界交往的历史,我们发现,对共产政权或政党的美好幻想,总是伴随著沈痛的教训。在今天透视中国的节目中,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将和我们一起,回顾美国与共产阵营交往的历史,看一看美国在与中共的交锋中为甚麽总是拜下风. 观众朋友将会发现,被共产主义的「美好理想」所欺骗的,并不仅仅是中国人。
    
    
    【旁白】第二次大战期间,英、美等国为了拉拢苏联早日对日作战,背著中国国民政府, 於一九四五年二月与苏联签署了《雅尔塔条约》。《条约》规定了未来苏联在中国东北享有的特权。同年八月六日,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原子弹,日本的抵抗意志彻底动摇。同年八月九日, 苏联远东军向驻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发动全面攻势,日军防线溃败。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八月底,苏联红军进占中国东北各大城市。
    
    
    【辛灏年】我们大家在美国也生活了一些年了, 我们很多华人朋友都知道美国人比较单纯,也比较天真,这是事实。美国建国两百多年,在美国由於两百多年前就已经确立了这样一个民主共和制度,人民是在相当?围内,在相当的程度上早已经享受了民主和自由。民主和自由社会制度下的人民当然是比较单纯的,而不像我们在一个专制统治之下,必然养成的那种复杂的性格了。所以越是单纯的人越是容易受威胁、 受欺骗,容易被人骗。所以从第一点来说美国人都是比较单纯的、比较天真的,或者说在相当程度上也是比较真诚的,这是事实,这也是他们的民族性格。
    
    
    第二、美国在和共产党世界交锋的这麽多年当中,从前是美苏冷战,和史达林的交锋,它都占不到便宜,它都吃亏。比如说,它花了几十亿,甚至於上百亿的美元去支援史达林保卫前苏联的卫国战争;支援史达林反击希特勒对他发动的侵略战争,结果是甚麽呢?胜利之后,转眼之间,史达林就高举起反美的旗帜来了。
    
    
    罗斯福背著中国的领袖蒋介石,背著中华民国政府,和丘吉尔和史达林密商了一个《雅尔塔条约》,这个条约出卖了中国的东北,在美国已经向日本投了两颗原子弹之后, 让苏联红军进入东北。他原指望是让苏联军队到东北,尽早一点减少牺牲;尽快地结束战争,以便於中国走向一个战后的民主统一建设。其结果是甚麽呢?其结果是苏军赖在那里不走,抢劫东北的所有的经济的利益;抢夺日本在东北所建立的所有的工厂、 机械和种种的装备。它赖在东北不走,超过它应该撤离东北半年之上。它的目的是甚麽?是要把中共接到东北来,掌握东北根据地,然后好像吴三桂那样引得清兵出关,来席卷中原;推翻中华民国。这是美国人想到的吗?罗斯福也没有想到;丘吉尔也没有想到,都上了当、受了骗。
    
    
    为甚麽?那就是民主制度是讲规矩的,是讲规则的。两个球队打球都讲规则,那麽就靠技术、 靠水平、靠能耐、靠意志。两个球队在一起打球,一个球队讲规则,另外一个球队不但不讲规则,它敢打人、骂人,甚至於敢捅刀子杀对方的球员,你想谁赢啊?当然那是不讲规则的耍流氓的赢。这就是文明和野蛮进行冲突的时候,常常文明斗不过野蛮的原因。也是我们中国人的一句老话,叫 「君子斗不过小人」,就是这个道理。要玩手段、玩阴谋,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根本不是共产主义阵营的对手,这也是共产主义之所以能在全世界扩张开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麽具体地说美国和中共的关系,也同样是这样。美国和中共从四十年代开始到现在二十一世纪初的这个整体关系当中,我不想多举例子了,你们看一看在每一次的交手过程当中,你看到底是谁占了便宜?谁吃了亏?谁占了上风? 谁拜了下风?说实在话从表面上看,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从邓小平到江泽民;从江泽民到现在的胡锦涛,如果说江泽民为了维护自己的所谓内部的安定团结,跟海外搞好关系的话,它起码也没有吃过美国的亏呀,它占的还是美国的便宜呀。 它让美国去支援它,去输血,带动整个西方世界去投资,让中国共产党在一次一次的经济危机的时候,能够因为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投资和输血,而又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难关呐。
    
    
    【旁白】二十世纪人类遭受了两个巨大的灾难,一个是法西斯主义的横行,另一个就是共产主义的试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从十九世纪中期开始兴起,到二十世纪末全面崩溃,共产主义这个幽灵不仅在欧亚大陆游荡,也在美洲大地徘徊。
    
    
    【辛灏年】二十世纪上半期国际共产主义思潮曾横行世界,它也影响了美国的社会,所以美国的朝野有著一股亲共思潮,甚至於连罗斯福总统的夫人,连副总统华莱士都亲共。
    
    
    【林丹】那这对美国政府的决策会不会产生甚麽影响呢 ?
    
    
    【辛灏年】当然产生很大影响,美国国务院的某些决策人,就是亲共人士;美国国务院的中国司,也就是今天所说的中国科,里面就有很多的决策者和监督者,都是亲共人士。
    
    
    一九四三年?德国人把史达林打得很惨的时候,这个时候史达林解散共产国际,向美国表示我现在不发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了。史达林的亲美表现立刻被美国共产党和美国社会里的社会主义者们,以及美国政府里的一些亲共分子们所接受。在一九四五年前后,美国本来是要援华的,但是,最后援华的五亿美元被撤销了。
    
    
    ?苏联在东北把日本被缴下来的武器都交给共产党军队的时候;?苏联把二战当中美国支援它的剩馀物资都送给共产党,盘踞东北准备打天下的时候,美国把它对中华民国的支援给断绝了。在蒋介石政府的问题上;在南朝鲜李承晚政府的问题上;在南越吴庭?政府的问题上,都出现过这样的问题。为甚麽?就是因为美国朝野存在著一股人不?解共产党、不?解共产世界,却对它们抱著浪漫幻想的这样一层知识份子,而且他们影响了美国的政府,影响了美国政府的决策。
    
    
    你们只要稍微翻开一下赫尔利先生的《回忆录》,看看赫尔利为甚麽在一九四六年愤然辞去美国驻中国大使的职务,你就知道了,原来就是由於共产党的宣传;由於社会主义思潮;由於美国朝野里面有一股力量对共产革命、对中共抱有浪漫的幻想;由於他们认为国民党才是独裁的、才是封建的、才是落后的、才是反动的,而在延安的毛泽东和共产党,才是先进的、才是和他们西方的社会主义思潮相同的,同情工农的,代表工农立场的,希望社会平等互利的这样一种状况。所以在美国政府里的这一批外交官,职业外交官,实际上又在中共对美国领馆的统战当中,成了中共的俘虏。
    
    
    赫尔利在自己的给美国政府、国务院的《报告》当中就说,当他还不了解自己国家的政府在华盛顿做了怎样的秘密决策的时候,这个秘密决策就已经通过驻重庆大使馆的外交官们传到了延安,蒋介石和他都被蒙在鼓里,赫尔利就是因为这一点而辞职的。正是因为美国政府后来在检讨这个问题的时候,确实发现了驻华大使馆里的一些外交官确有通共的事实,才判处了以谢卫士这个外交官为代表的六位外交官叛国罪。这已经能够说明,共产主义的思潮,社会主义的所谓自由派知识份子,他们在美国政界曾经获得的力量。这也是美国在五十年代左右,进行了一次反共的行为的一个历史根据。
    
    
    【旁白】 共产主义思潮传到美国后。 其追求完美主义, 建立绝对平等社会的乌托邦思想,吸引了许多知识份子加入美国共产党。一些人甚至远渡重洋奔赴中国,投身共产革命以实现其美好的理想。
    
    
    【辛灏年】美国的社会主义者,共产党员女记者路易?斯特朗,大家都知道。毛泽东跟她发表谈话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美帝国主义也是纸老虎 ,就是通过她的文笔发出去的。
    
    
    还有一个艾德加?斯诺,在美国落魄的社会主义记者。他到中国,到了延安,为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写了一本书,叫《红星照耀中国》(Red Star Over China)。这本书造成了极其广泛的影响,在中国的所谓「国统区」里,许多热血青年就是因为看到他的这本书才投奔延安的。中国共产党内部有个统计,因为看过这一本书而投奔延安跟随毛泽东共产党去「抗日」的青年占整体青年的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以上。
    
    
    你们看看美国人因为不了解中国,对中国的现代史发生了多大的误解;对中国共产党发生了多大的误解;对正在抗战流血的重庆政府发生了多大的误解;又误导了多少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年轻人。其实这一切说到底,在美国是个有信仰的国家,是一个允许你成为任何思想派别成员的国家。可是共产主义东西吸引了他们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中共的欺骗。
    
    
    再举个例子,费正清先生。大家都知道他是美国研究中国现代史学的泰斗人物,今天在美国的所有的各大学东亚系的著名的美国中国问题研究专家们、教授们、主任们、所长们基本上都是他的学生。费正清先生曾经是周恩来的座上宾,曾经是美国的社会主义者,打著自由派旗号的社会主义者,在他的一生的中国研究当中,他的整体倾向是痛恨国民党,对共产党怀抱著热烈的浪漫的幻想。在他所有的研究著作当中,他都偏向於支援毛泽东的共产革命,反对蒋介石和国民政府,哪怕这个政府正在抗战,正在流血;哪怕延安通敌卖国。他一生的成就就是他对中国现代历史的成就,他一生的成就把美国和西方的中国现代历史的研究引导向了一条歪路上去。
    
    
    可是事实教训了他。一九八九年中共天安门大屠杀使他醒悟过来了,他忽然明白了中共在抗战期间所建立的敌后根据地,实际上是一个独裁政权。他忽然明白过来了,如果说没有日本帝国对中国的大规模侵略,就没有共产党的存在和扩张,因而中国国民党是能够把中国带向现代化的道路上去的。我现在背的是他临死之前两天,亲自送到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最后一本中国研究著作,这本书的名字叫《中国新论》。他推翻了自己一生对中国现代史的研究,最后拿出了这一本否定自己一生研究成果的著作,来表明了他对共产党的关系,终於因为这本书而决裂。
    
    
    他终於觉悟了,但是你要知道,历史是不能重复的,就像进步是不能倒退的一样,已经酿成的历史的苦果也只有我们自己来咽了。我们只能在对历史的教训和经验的吸收当中,尽量去避免我们重犯我们曾经犯过的历史错误。
    
    
    【林丹】那这些人的著作对美国社会产生了一些甚麽样的影响呢?
    
    
    【辛灏年】他们对美国社会产生的影响相当巨大。费正清先生对整个美国中国现代史研究学界所产生的影响,使得几乎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美国学者,都认为费正清对中国现代史的研究是正确的。
    
    
    而美国政府恰恰是一个尊重学者的政府,在任何重大政治问题上,在重大的国际事件上都要徵询学者们的意见的。特别是研究中国的学者在提供美国和中国的关系意见的时候,常常是抱著一种偏向、一个左倾的偏向、一个对共产党的偏向、一个讨厌国民党的偏向,因此在四五年前后,一直到四九年的这个关键的中国历史发展的阶段,由於这些学者所提供的意见;由於美国政府里面的这些亲共人士享有一定的政府权力;由於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的那一批职业外交官的卖国行为,不但对中国内战的正面解决没有起到好的作用,相反为中国内战的「负面」解决,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全面倒退,实行专制统治,建立专制统治,吹了号,出了力,起了很大的历史作用。
    
    
    所以美国人由於天真,由於它在历史上和共产主义阵营的这种冲突,这种关系,由於它自己对东方不了解;对於东方文化不了解;还由於在美国直到今天为止还存在著一批对东方的社会主义中国,对失败了的前苏联的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心存同情的一批所谓「社会主义」学者,这批学者在二战之前就存在,在二战之中曾经是相当厉害的一种思潮的代表,而且他们自封为自己是「自由主义者」,以「自由主义者」的身份;以「自由派知识份子」的身份,抨击美国的政策,抨击美国是资本主义,抨击西方世界,对东方世界产生一种好感。这种好感是指东方的共产世界;是指以史达林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这样一批人在美国的朝野,甚至在美国的政府里面都占有一席之地,占有相当的力量。所以这样一批人在美国的整个文化当中,在美国在二战之后的历史当中,客观上也起著相当的能够影响民意的作用。正是由於这样一些原因,所以在中国共产党运用阴阳两谋来对付西方这个超级强国?美国的时候,虽不能说得心应手,在相当程度上它都是占上风的,在很多事上它都是暗暗的胜利者。
    
    
    直到今天为止,在西方还有一批社会主义者,这批社会主义者仍然是以美国和英国作为大本营的,我们中国大陆一些出来的少数的民主人士,他们有反对共产党的勇气和决心,可是由於长年在共产党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的教育之下,对马克思主义、 对列宁主义,对所谓的社会主义道路,不论在思想上,还是感情上都难以断绝关系,所以他们到了美国以后就拿美国的社会主义者;拿左派的美国知识份子对於共产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见解来证明马列还是好的,就是被共产党把这个经念歪了,可见这个影响有多大。
    
    
    【林丹】那我们从中国的媒体上的一些报导看呢,似乎中国人对美国有一种仇恨的心态,您是怎麽看这个问题呢?
    
    
    【辛灏年】其实中国人民从来没有仇恨过美国,包括美国人民和美国政府。我虽然刚才讲了中共的反美运动,反美的阴阳两谋,可是中国人民没有反对过美国;也没有反对过美国政府。
    
    
    一九四九年前,我们的大中华民国和美国是最好的民主阵营中的友邦。一九四九年以后中国大陆人民虽然在中国共产党的教唆下,实际上是逼迫下,不得不走上街头去,高喊反对美帝国主义的口号。你要原谅我们的人民,我们的人民不了解这个世界;不了解美国到底是真正像共产党所讲的「帝国主义」,还是西方民主国家的一个首脑。他不知道,所以不知不怪嘛。所以中国人民尽管在共产党的胁迫下不得不去游行反美,但那不是发自人民内心的自觉要求,是被压迫出来的要求,我们必须明白这一点。
    
    
    在整个中国共产党的改革开放的二十五年当中,美国跟中国的关系,特别是跟中国人民的关系应该说是比较好的。或者说美国对於中国在经济上的改革开放,是有支援,虽然它也有利益。可是不论是支援或利益,这对於中国大陆人民对於西方的了解,打开了窗户,打开了大门。对於中国大陆人民对於民主自由的理解和追求,产生了相当大的吸引作用。同时美国跟中国在改革开放二十五年中的关系,也使中国人民进一步地燃起了了解西方世界,希望中国也能够变成,明天美国这样一个富强自由国家的愿望,或者说是梦想。
    
    
    因此,二十五年来我们看到,那麽多的中国年轻学生,来到美国求学;我们可以看到,那麽多的中国的居民来到了美国,成了美国的移民。我们也能够看到,由於共产党的挑唆,蒙骗我们一代不了解历史,不了解西方,也不了解自己人民基本要求的青年人,不是全部。即便他们也曾经走上街头,去喊过反对「美帝国主义」的口号,可是你要知道,同时在美国领事馆的前面,还是站著长长的队伍,那里面大多数是中国的年轻人和希望到美国求学的学生。
    
    
    我这样说,不是说美国对我们中国该有多大的吸引力;美国对中国有多大的恩惠;不,我祗是说,中国人民没有反对过美国人民;中国人民是把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当作自己的追求的方向的;中国人民是把美国的社会制度,当作自己应该建设的社会制度。中国人民只是希望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能够更多地支援中国人民,而不是支援那个,在中国继续进行著独裁统治的专制政党及其专制政权。
    
    
    【林丹】那这里边有两个概念,就是中共和美国的关系,以及中国人民与美国的关系,是吗?
    
    
    【辛灏年】说得很对。我说了这麽多,其实祗是说了中共和美国的关系。还是那一句话,中国人民没有反对过美国,就像美国人民又何曾反对过中国人民一样。中国和美国作为世界上的两个大国,美国作为今天超强的世界大国;中国作为在将来一定会成为世界强国之一的大国,我们希望中美两国的友谊,不论是国家还是人民,渊远流长。共同为我们的时代,为我们的地球和世界,尽自己的一份心,一份力量。
    
    
    【林丹】那您认为美国在中国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结束中共专制统治的进程中,会起到甚麽样的作用呢?
    
    
    【辛灏年】我想任何一个民族和任何国家,都要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自己的民主追求;而不能寄希望於任何国家来解救自己,这条路是世界历史、中国历史都证明是走不通的。但是如果我们有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如果能够赢得美国这样的西方国家来支援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我们当然是十分感谢的,并且也是我们十分期望的。希望美国人民能理解这一点,希望美国朝野能够这样做。
    
    
    【林丹】二十世纪末世界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柏林墙的倒塌,前苏联的分裂,以及东欧共产阵营的解体,被普遍认为是冷战结束的标志。中共官方媒体也藉机大力宣传「冷战结束」的概念,以此转移人们对中共与美国在意识形态上相互对立的关注。
    
    
    那麽「冷战」真的结束了吗?世界上究竟还有没有「民主」与「极权」,「自由」与「专制」的对峙呢?早在一九九六年著名旅美历史学家余英时先生就提出:「冷战」在亚洲并未终结。因为亚洲的三个共产国家 ? 中国大陆、北韩、越南,依然被控制在一个横暴的极权体制之下。
    
    
    另据报导,经过十多年的不懈努力,一座由一位波兰人发起,并经美国国会批准建造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以及博物馆,将於二仟零六年的秋天,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市中心,破土动工。这座高十英尺的纪念铜像,将取材於一九八九年中国民主运动期间,曾竖立在天安门广场,而后被中共坦克碾碎的,民主女神像作为标志。铜像底座的正面将镌刻:「献给一亿多共产主义受难者和热爱自由的人们」;背面将镌刻:「献给所有受奴役的国家和人民的自由和独立」。
    
    
    在全世界超过一亿的共产主义受难者当中,中国人占了一半以上。然而,世界没有忘记中国,没有忘记共产主义给中国带来的巨大灾难,没有忘记至今仍在为争取民主自由而前仆后继英勇抗争的中国人民。以天安门民主女神像作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的标志,将激励著中国人民勇敢地承担起结束中共专制统治,把共产主义永远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责任,这将是中国人民对人类做出的最大贡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共产党领导抗日到国军正面御敌中共敌后抗日/辛灏年
  • 中国统一的原则、道路和时机/辛灏年(图)
  • 辛灏年:对九评的“两个看法 四个感想”(图)
  • 辛灏年:中共是台独纲领的第一个草拟者
  • 辛灏年:“全侨盟”十二月十日纽约研讨会参加始末
  • 辛明:辛灏年为何陷入四面楚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