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论使徒彼得成圣对我们之启发/武振荣
(博讯2006年6月12日)
    武振荣
    1、 问题:由一个平常甚至有点混的渔夫到牧养人类的伟大圣徒
     (博讯 boxun.com)

    四福音书和《使徒行传》对彼得有比较详细的记载,因此它可以变成我们研究他的重要资料。就这些资料着眼,彼得这个渔夫的秉性有一点憨厚,不象保罗那样的富有天才,在12使徒中是天性平庸者,看不出有而后有什么更大的作为。他不象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和约翰那样的被耶稣宠爱过,也没有受到过耶稣更多的表扬。耶稣传道时,一般很少批评门徒,但是我们发现在福音书中却记载着多处对他的批评,因此可以这样说,他是耶稣批评最多的一个门徒。证明如下:
    
    耶稣批评彼得“小信”。“你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疑惑呢?”(《马太福音》14章31节)。
    彼得不体谅耶稣之死,被耶稣斥为“撒旦”。“撒旦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马太福音》16章23节)
    彼得对门徒跟随耶稣将来“要得什么”有怀疑,并且问耶稣。(《马太福音》19章27节)
    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痛苦的祷告中,彼得给睡着了,以至于耶稣批评他:“怎么样?你们不能同我警醒片时吗?”(《马太福音》26章40节)
    耶稣预言“彼得三次不认主”。他在耶稣被捕后也的确三次不认主。对此,各福音书都有记载。
    耶稣被捕时,彼得用刀,“将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的右耳”(《约翰福音》18章10节),耶稣批评他的这一行为:“收刀入鞘吧!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马太福音》26章52节)
    在耶稣披刑时,他和门徒们都不在场。
    
    2、 耶稣死后,彼得突然地升高之现象解读:
    
    可是,在耶稣死亡之后,彼得一下子就升高了,因此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还把对彼得的认识套在四《福音》书的形象上面,那么我们就根本认识不了这个后来基督教世界中的伟大人物。在四《福音》书中,我们好象没有发现彼得有演说的天才,但是在《使徒行传》中,我们却发现了另一个我们应当刮目相看的大演说家彼得,他站起来,“高声”宣讲主的道,“这声音一响,众人都来聚集。”就从这个突然的时间开始,他连续作了“五旬节讲道”,“所罗门廊下讲道”,并且在“公会受审”时,奉了被人“钉十字架,上帝叫他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传扬“拯救”人类的“十字架之道”……,我们如果仔细地阅读记在了《使徒行传》中的彼得讲道的内容,他语言之流畅,感情之真切,遣词造句技术之娴熟,对真理意义表达之准确,你怎么能够怀疑这是个只跟了耶稣三年的一个渔夫的讲道哩?
    
    问题是,彼得不止是变成了一位伟大的演说家,更重要的是他变成了伟大的组织家,基督教世界的第一个正式的教会组织就在他的具体的参与下给完成了。这样以来,在耶稣活着的时候教会处于无形组织(他的身体就是教会)的状态就被从根本上改变了,一个制度化的有形的同时也是很严密的教会体制就产生在彼得时期。于是基督教虽然是一种“属天”的事业,但是它却在人间世界建立了立于“地上”的牢固的基础。也正是这个基础的不断地加强和扩建,基督教才在而后的世纪只变成了世界上任何宗教都不具备的那种形态和组织。而这种用我们现在人的目光看来是真正的“奇迹”的事情就出现在了彼得——一个不久前的“打渔人”的身上。对于这样的问题之解释,我提出了“第二次创造”的论点。
    
    基督教的第一次创造是“神”的旨意,“神派”自己的“独生子”下凡救人,这不关乎人的事情与人的理解,因此从耶稣传道的那一天起,耶稣的身体本身就是教会,他走在哪儿,教会就在哪儿,这样的教会是用不着专门用来做礼拜的教堂,用不着有相对专门的信众,用不着有独立的财务开支,亦用不着制定一套相应的规章制度,一切都井井有序,不会发生任何的紊乱,即使一旦出现了争纷,譬如福音书中记载的有关使徒大、小的争论,耶稣叫来一个小孩,对他说一句比喻的话,就可以圆满地平息争论,但是“上帝”在“要扯回”这个“杯”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无形的教会(其实也是理论上最好的教会)就必然随着耶稣走上十字架而不复存在了,于是,就产生了基督教的“第二次创造”,而“创造”中,彼得的重要贡献在于“组织”,保罗的贡献又侧重于“理论”,“创造”其所以成功就在于一切活动都“奉”耶稣的名,一切都遵从耶稣的教导和吩咐。
    
    神学家饶申布士曾经提出了耶稣“再多活三十年”的问题,他在《社会福音》一书中说:“如果他(耶稣)再多活三十年,他一定能够将那些同意他的上帝观和他对上帝的认识的人们组成一个伟大的社会,这社会一定可能成为那改变上帝和人类关系的新人类的核心。实际上我们可以想象,再有三十年的时间,耶稣一定可以使人对他的基督教运动的看法有更清楚的印象,使它不至于被人曲解,像以后实际发生的那样。”我认为饶氏的上述话没有体贴到耶稣的死是“父”的意思,而“父”通过耶稣的死宣布了救赎人类的伟大计划,彼德等人是在执行这个计划的时候才展示了自己的才华。这样以来基督教和其他宗教比较起来,就多出了“人”的这一部分,把这个现象同耶稣具有“神”和“人”两种属性的情况联系在一起思考,彼得作为的意义就可以升华了。在《新约全书》中彼得的书信上升到“经”的高度,这样的事情就意义非凡。
    
    我在一个地方说过,和其他宗教比较起来,基督教是一个人民的宗教的话,也是出于这样的思考的。在佛教那里,教义是“哲学”式的,而对教义的阐扬一开始就要求一种“哲学”的方式和“哲学”的知识,这就无意识地排斥了像彼得这样的出身贫贱并且也不具备文化优势的人,而基督教在初始的阶段上却不是这样,它主要是一出“故事”,而讲解它的人也不必都是“文化”人,像彼得这样的粗鲁的人所可以胜任这样的工作,就使得基督教在传播的过程中走上了我们中国人所说的“群众路线”。如果说在耶稣活着的时候,他主要地出没于普通人中间,而且使社会上最不幸的人群,如犯罪的、贫穷的、妓女、麻风病患者、患血漏的妇女、被鬼附体的人等等都受到了他的恩惠的话,那么这个伟大的宗教的人民性就非常地突出了,所以只是在中世纪的时间里,我们才发现了它的“哲学化”时期。
    
    3、彼得被拣选的原因:
    
    耶稣在生前已经把“牧养”教会“羊”的任务交给了彼得,这是福音书上记载着的事情,如果我们对这样的事情作一个深入的研究和分析的话,那么耶稣这一行为的根据是什么?在十二使徒中,路加是一个文才很好的人,据说《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都是出于他之手,因此做这样的一个假设不无道理,即在耶稣讲道时,他有资格充当记录人,所以把耶稣的道正确的传扬下去,是有保证的事情;被耶稣“钟爱”的西庇太的两个儿子雅各和约翰,也没有从耶稣那里得到“牧养权”,而这个约翰同彼得比较起来,又可以说是一个知识分子,《约翰福音》和《启示录》据说出于他之手笔,而惟独在跟随耶稣的过程中受到了耶稣批评最多的、天性有一点笨拙的彼得,却获得了这样大的殊荣,原因在哪里呢?
    
    答案就在于彼得最早地认得耶稣是“上帝的儿子”。《马太福音》16章15节写着:“耶稣(对门徒)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耶稣听到这样的话,就非常满意地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的指示”。在说完了这样的话后,耶稣接着说:“我要把天国的钥匙交给你。”因此,在耶稣死后,彼得牧养教会的方法虽然也受到过一些人的批评,但是他的权力却是没有受到过动摇的。
    
    4、启示:
    
    彼得因着最早跟随“主”和认识“主”,而获得了“天国的钥匙”,这种事情的意义在越出了基督教之外也可以给予世人广泛的启发——这就是我所要关注的问题。我的看法是:在民主的事情上,中国民运人士若能够像彼德认识“主”那样成功地认识“民主”,并且愿意为“民主”的事业像彼德那样地贡献自己的一切,那么中国“民主”实现之日就是屈指可待的了。在理解了上述一点的时候,假如我们自己并不聪明,假如我们自己也缺乏文化方面的优势,假如我们自己在搞民主的时候也做过别人应该批评的事情,假如我们自己的天性有几分愚苯,所有这一切都不是可以妨碍我们的,因为在“民主”的进程中,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不,甚至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有一种和彼得那样的陡然升高的机会和可能性。
    
    2006-6-12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在暴力问题上,我们千万可别吃错药/武振荣
  • 关于自由与民主的一组扎记/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11)/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10)/武振荣
  • 是改变“土壤”还是培养“土壤”?——读鲍彤的“答记者问”有感/武振荣
  • 又逢“6-4”,说点什么?/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9)/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8)/武振荣
  • “巫毒娃娃”何以风靡中国(续)?/武振荣
  • “巫毒娃娃”何以风靡中国?/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7)/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6)/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5)/武振荣
  • 我对近期余杰、王怡事件的看法/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4)/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3)/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2)/武振荣
  • 与《独立论坛》网友谈“文革”/武振荣
  • “文革”不同于纳粹运动的九点辩识——兼与寒竹商榷/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