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安田:今夜,让世界看到历史的伤口
(博讯2006年6月07日)
    安田更多文章请看安田专栏
    相对于温哥华的隆重严谨的组织,洛杉矶的烛光晚会要俭朴松散的得多。诚如主持人所言:我们这个活动没有人组织,完全自发。在中共那个习惯于黑箱操作的黑帮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没有组织,没有黑手,谁会这样在每年的这一天准时到中领馆的门前悼念呢?”
     但中国有个成语:薪火相传。看看中领馆前面的几个5、6岁的孩童,第一次到此悼念六四的我,就理解了那个香港口音的翻译的哽咽:“17年前,我看到天安门屠杀的一幕,就发誓永不忘却!”那一刻,他的泪流了下来,我的眼睛跟着湿润了。我相信,在这一刻,一定有着无数和他一样的中国人,无论在香港、还是台湾,美国、还是日本,他们一定像这位先生一样在心里刻下了碑文:“永不忘却!”在我的小说《天安门情人》发表以后,我曾经就收到过许多这一类的读者来信:我们没有忘记! (博讯 boxun.com)

    
    即使是今天的大陆,黑幕也并没有完全抹杀良知。永不忘却的中国人,即使独裁的坦克也吓阻不了他们的声音。这一点,在王丹的演讲中得到了证实。洛杉矶的悼念是完全草根化的。讲台只是两只麦克风,人人自愿上去发表感想。王丹也和每一个普普通通的悼念民众一样,站到麦克风前。没有长篇大论,他只是引用了来自中国大陆的BBS上的几个帖子说明,六四烈士的血没有白流!中共当局虽然已经制定法律,限定人民在网路自由发表的权利,甚至一再因言治罪,抓捕在网络上揭露黑暗现实的记者,但王丹说,中国人并没有忘记六四!就在昨天(中国六月四日),大陆的BBS上出现了许多悼念的文字,比如:17年前,你们是中国的良心。
    
    94年,我才知道80年代末发生了什么,今天我要说一声:我永远不会忘记。
    我知道,曾经的这一天有勇士为了全民族的理想牺牲了
    ……
    诸如此类的帖子一时间充斥了网络。
    
    王丹所举的例子也验证了我的看法:那就是互联网是言论自由的催化剂。前段时间,因为要到网上发布六四悼念的信息,我又到中文网站看了一看。在凯迪看到一些非常大胆的帖子,让我都吃了一惊!这在传媒时代是不可想象的。虽然中共投入了极大的力量限制人们的网络自由,但是通过点点滴滴的异议人士在网络上的言论突破,禁区虽然没有完全突破,但变得越来越小。这无疑是中国民众的进步。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传媒时代,中共垄断了话语权。一点负面的语言还没有登上媒体,就被那些审查老爷们枪毙了。普通民众完全没有表达自己意见的机会。但网络时代,话语权完全草根化了,审查老爷们即使一目十行,也赶不上网络传播的速度。和传媒时代不同,人们之所以还没有明目张胆地把自己真实想法完全说出来,不是没有这样的机会,而只是出于恐惧。但总有义无反顾的杜导斌一类的勇者写出突破文章,他们的突破增强了普通民众的信心。我们知道,柏林墙是一夜倒塌的,但推到它的力量不是一夜爆发的。网络上的突破,让我们相信王丹的结论:我们有信心在不远的将来,在天安门广场悼念死难的同胞。
    
    今夜,洛杉矶无风!我知道,即使上天也屏住了呼吸哀悼我死难的同学。那么,上天,你是否看见了我手中的蜡烛,就是十七年前天广场上的篝火?你是否还记得,李鹏那厮歇斯底里的鸟语?你也一定还记得,我们交大的一个同学的经典:“真让这样一个说鸟语的人把我杀了,简直是个耻辱!”
    
    斯言犹在,人事已非。这个耻辱笼罩了我们中国人17年了!而那个说着不周全的鸟语的李鹏,不仅全身而退,而且整个家族还垄断了中国的电力行业至今。如果今夜,上天也屏住了呼吸,在倾听我们的祈祷,那么我要问:你是不是就是要通过这个李鸟家族的“成功”,来彰显89民运“反贪官,要民主”的诉求的合理性呢?面对中国历史上所未有的黑暗时期,即使那些既得利益者们也无法否认:没有民主的“特色社会主义”,就是生长蛆虫的厕所!
    
    17年,我们的激情早已消逝,但我们的理想不灭!17年,我们已不再年轻,但我们的志向却依然远大:推翻中共独裁王朝,建立民主共和强国!
    
    正在播放的音乐突然停了!主持人说,我们的电池用完了!在那些搜刮净了民脂民膏的民贼眼里,我们有点可笑:“连一块备用的电池都没有!”可惜,历史不是靠电池创造的,历史是用人心写的!听吧,我们就在这没有伴奏的情况下,清唱,那是我们的心在唱:
    
    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还要忍多久?还要沉默多久?
    让明天记得今天的怒吼,让世界看到历史的伤口!
    
    
    安田 于 June 4, 200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理想主义的墓志铭/安田
  • 安田:天使的自由—悼紫阳
  • 安田:今天的名字——悼紫阳
  • 安田:雷妹-我也曾经红火过!
  • 信仰的幸福/安田
  • 安田:“后天劣等性”——庸俗“存在主义”的必然 (2)
  • 安田:“后天劣等性”——庸俗“存在主义”的必然
  • 诗:我只是垃圾/安田
  • 盗版的自由/安田
  • 安田:喻东岳,我必须向你道歉
  • 安田:让我们以谦卑的心聆听“六四”的钟声
  • 仁不寐:十五年来家国,三千里地河山 ——从安田小说《天安门情人》谈起
  • 安田:戴晴,请不要在六四的旗帜上涂抹……
  • 安田:被砍断的“胡温新政”图腾柱——简评程益中案
  • 安田:悲情两岸,孰重孰轻?
  • 安田:再驳“六四”镇压有理论
  • 安田:台湾大选对于中国民主化的贡献
  • 安田:台湾大选,不要选掉了中选会的独立性
  • 安田:马加爵,我为你辩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