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六四",今晨的雨滴答滴答"哭泣"个不停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6年6月04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六月四日,天还未亮
     窗外的雨, (博讯 boxun.com)

    从昨夜
    一直在滴答滴答
    
    这天会亮吗?
    这雨会停吗?
    
    天还是那么有凉意
    仿佛在告慰世人
    六月的天还很清冷
    还很无情
    
    刚送走屈原的忌日
    又赶上"六四"的悲伤
    
    十七年前的天安门广场
    血肉之躯成为民主祭台上的祭物
    中国,遭此大劫
    不该发生的悲剧
    万不该再次被撕开来
    
    何时才能让天安门城墙改名民主墙
    中国向往民主和自由的人们
    何时才成为真正的民族脊梁
    
    天不语
    天在痛
    
    人不语
    人在忍受
    
    镇压的学生运动的并非没有好下场
    当年没反掉的官倒
    现在已是当初官倒的几万倍
    国家成了最大的大锅饭
    共产党的钱
    说从来就不是纳税人的钱
    
    历史拐了一个大弯
    仍然在开着一个个凄惨的玩笑
    
    六四,是全球祷告日
    又何尝不是民主的祷告日呢
    
    民主是光
    这光胜过了黑暗
    让暴力也无法抵挡
    
    开枪者把枪口对准了自己
    施暴人又暴力对付自己
    
    天安门不相信暴力长久
    虽然四五十年已经很长
    但民主开始日已经开了窗
    
    天快亮了
    人们对光明的期待总不是很迫切,很勉强
    
    不是说黎明前还有浓密的黑暗吗
    是的,这黑暗在终结黑的时候
    总是有点最后的疯狂
    
    天快亮了
    雨快停了
    
    十七年的阴霾
    十七年的黑暗
    
    一秒钟也不会错过
    一个人也不会多余过
    
    让我们抬头
    总有仰望的晴空
    总有期待的光明
    
    星空无语
    北京无语
    一切都在见证
    今夜的雨滴答滴答
    不再永远"哭泣"个不停
    
    真相大白的时候
    和解和宽容有了内容
    
    看得见的真理是真理
    看不见的真理也是真理
    
    窗外的夜雨滴答滴答
    冲刷民主墙
    浇灌自由花
    
    天安门广场上的血泪
    进入历史才是有了结束
    
    天要晴来
    人要免灾
    
    "六四"是全国人民的民主高等学校
    "六四"终结那一天
    正式民主诞生那一天
    我们只有期待
    
    "六四"不再重演
    专制不再抵挡
    暴力不再猖獗
    
    期待民主
    期待自由
    期待人人彼此相爱
    不再有仇恨
    包容和感恩
    行在我们每个人中间
    才是我们安身立命的和谐家园
    
    注:2006年6月4日凌晨的冷雨,是在6月3日黄昏时分就开始下了,直到6月4日天快亮前,这雨还在滴答,仿佛要突破黎明前的黑暗。或许,天快亮时,正是积蓄力量的时候,让暴风雨来的更强烈些吧,让人们见识什么叫最强烈的暴风雨。不经风雨,不见彩虹。这是典型的真理。
    因真理得自由而服务,人心才得以看到真正的自由。
    民主的核心便是自由,有了自由,人权才得以保证,民主、宪政、司法就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鲁扬:“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 新一代网上发现六四/夏侯云
  • 六四万岁 八九母亲唐得英和她的英雄儿女(图)
  •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曾宁
  • 当年参加过镇压的军人谈“六四”/张行乡
  • 袁红冰:六四悲情
  • 六四祭:以共产邪恶为耻,以拒绝暴力为荣/万生(图)
  • 陈奎德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贺伟华
  • 林泉:六四十七年续祭
  • 给罪行打上印记:六四十七年的活祭
  • 纪念“六四”/水镜
  • 陈维健:“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 “六四” 哀思/吕易
  • 刘晓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 “六四”纪念日的困惑/幻影
  • 赵建国:纪念“八九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 童蒙:“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
  • 林泉:《六四》十七年祭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中国的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
  • RFA专访赵昕:纪念六四,我们一直在坚持抗争
  • 六四挡坦克勇士王维林传台湾定居 台湾故宫否认
  • 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与书中人物
  • 鲍彤“六四”答法国解放报记者问
  • 中國加強打壓 逼六四異議人士黃琦遷居/六四肉身擋坦克 傳在台定居
  • 六四临近,中共当局连国内网页都开始实时过滤
  • 搬迁不足一月 大陆[六四天网]又遭勒令搬家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RFA:“六四”十七周年前天安门母亲发表宣言(图)
  • 中国人权:“六四”前夕“天安门母亲”宣言阐明最新立场
  • 天安门母亲要求重评六四依法赔偿
  • 美国政府高度关注首宗「六四」赔偿案,北京加强打击异见。
  • “六四”祭日十七周年宣言
  • 六四檔案可望在12年後解密
  • 中国官方开列“六四责任”名单排名
  • 电影《颐和园》涉六四内容遭北京封杀(图)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