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超级厚黑评三国:大将军何进的头颅为什么落地?/郭知熠
(博讯2006年6月04日)
    郭知熠更多文章请看郭知熠专栏
    作者:郭知熠
     (博讯 boxun.com)

    大将军何进毒死了董太后,可惜好景不长,他自己也很快被“十常侍”杀死。可见权利场中,人生的命运该是多么难测!超级厚黑教主提醒各位,如果有可能,你们应该尽量地躲避权力场才是。
    
    闲话少叙。我们在这里讨论何进的人头是如何落地的?我们从中究竟能够学习什么?
    
    “十常侍”何许人也?十常侍正是一些太监,以张让为首。在汉灵帝的时候,汉灵帝宠信十常侍,使得朝政日非,盗贼蜂起。汉灵帝死后,十常侍开始依附于董太后,后来见董太后失势,又依附于何太后。
    
    何进想除掉十常侍,无奈何太后不许。于是,何进听袁绍之建议,招外兵进京,以除掉十常侍。当然,这个举动是非常愚蠢的。因为这直接导致了后来的董卓之乱。我们在后面再评论董卓。
    
    董卓带兵逼近京都,何进派人在渑池迎接他们,董卓于是按兵不动。十常侍知道何进召外兵后,立即预谋杀死何进。他们先在宫里埋伏五十名刀斧手,然后求何太后召何进。何太后不知是计,降诏召何进。
    
    我们再看何进得诏后如何举动:
    
    “进得诏便行。主簿陈琳谏曰:‘太后此诏,必是十常侍之谋,切不可去。去必有祸。’进曰:‘太后诏我,有何祸事?’袁绍曰:‘今谋已泄,事已露,将军尚欲入宫耶?’曹操曰:‘先召十常侍出,然后可入。’进笑曰:‘此小儿之见也。吾掌天下之权,十常侍敢待如何?’绍曰:‘公必欲去,我等引甲士护从,以防不测。’于是袁绍、曹操各选精兵五百,命袁绍之弟袁术领之。袁术全身披挂,引兵布列青琐门外。绍与操带剑护送何进至长乐宫前。黄门传懿旨云:‘太后特宣大将军,余人不许辄入。’将袁绍、曹操等都阻住宫门外。
    
    何进昂然直入。至嘉德殿门,张让、段珪迎出,左右围住,进大惊。让厉声责进曰:‘董后何罪,妄以鸩死?国母丧葬,托疾不出!汝本屠沽小辈,我等荐之天子,以致荣贵;不思报效,欲相谋害,汝言我等甚浊,其清者是谁?’进慌急,欲寻出路,宫门尽闭,伏甲齐出,将何进砍为两段。后人有诗叹之曰:汉室倾危天数终,无谋何进作三公。几番不听忠臣谏,难免宫中受剑锋。”
    
    超级厚黑教主说,何进死矣。可是,何进死得何其冤枉!十常侍仅仅用了一点骗金刚,何进的一颗头颅就落地了。这个骗金刚并不高明啊!很多人都识破了这个骗金刚,可是,何进却不能够识破。何进岂非完全没有防金刚?
    
    当然,何进之死的起因是他想除掉十常侍。十常侍受到逼迫,不得不设计杀死他。一般来说,一个人的利益受到威胁,他会全力地保护他的利益。不管这个利益是金银珠宝,是名誉,还是权力之争。这个原则是普遍适用的。我们把它提到某种高度,上升为“利益保护原则”。
    
    利益保护原则:任何人,如果“感受”到他的利益受到了某种威胁,他会尽量地维护他的利益。如果他无法维护其利益,他也会有报复的心理冲动。
    
    这个“利益保护原则”其实是郭知熠先生人生哲学的一个直接推论。笔者将在其它的地方讨论这个人生哲学。注意到这个原则中所谓的“感受”完全是主观的,我在这里打引号以示强调。所以,何进搬外兵,就使得十常侍“感受”到了性命的威胁。因此,一个老谋深算的人,他在夺取别人的“利益”之前,不会让对手有所觉察。
    
    郭知熠写到这里,也就想起隋文帝杨坚被其儿子所杀的故事。杨坚的儿子杨广在他的父皇病重的情形下,调戏杨坚的宠妃。杨坚知道后,大为震怒。立即要招回被废的太子杨勇。杨广“感受”到了他的利益受到了威胁,先下手为强。将杨坚杀死,随后将杨勇也杀死。可见,一个人要夺走别人的“利益”,该需要多么小心!杨坚算不得一个老谋深算的人。他既没有“忍”之心,也没有防金刚。完全凭一时的气愤,要夺走他儿子杨广处心积虑地得到的太子之位。可是,他没有想到,杨广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会不顾一切,甚至会谋杀其父杨坚的性命。人心不可测,即使是父子之间,也不能不小心啊!
    
    其实,杨坚和何进有些类似。杨坚没有防金刚,何进也没有防金刚。但何进之没有防金刚更让人觉得不可理解。杨坚毕竟是在病中,他也许没有进行多少仔细地思索,同时,他也没有人在旁边为他出谋划策。还有,杨坚也许不会想到他的儿子完全不顾人伦,居然会杀死他。恐怕在那个时代,要一个人相信他的儿子有可能会杀死他,应该是比较困难的。
    
    可是,何进是有人劝诫的。陈琳,袁绍,还有曹操,他们都警告过他。何进却毫不理会。所有的人都看出这是一个阴谋,可是,他却没有看出阴谋的影子。这个人也太自以为是了一点。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何进完全没有“用金刚”。
    
    
    何进本来是可以非常容易地除掉十常侍的。显然,十常侍在实力上是无法与何进相提并论的。何进根本不需要动用什么外兵,如果他有一点骗金刚的话,他可以在十常侍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们骗出宫外除之。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带领一部分兵丁硬闯皇宫,除掉这些宦官。如果他硬闯皇宫,除掉了这些宦官,即使何太后怪罪,又能将他如何?权力在他手上,而且他还是何太后之兄。如果他能晓以利害,何太后会太与他过不去吗?十常侍人人痛恨,除掉他们也绝对是大得人心的。
    
    即使他不愿意如此地除掉十常侍,他也不能让十常侍知道自己想除掉他们。根据我们在前面提到过的“利益保护原则”,如果十常侍知道有人想除掉他们,他们岂不会作垂死挣扎?
    
    即使他最后让十常侍知道了自己的动机。他也可以使用防金刚以防止不测。岂能让别人知道了自己的动机,而自己毫无防备之理?在无法防卫的前提下,一个人深入皇宫,无异于将自己的性命向十常侍拱手送出。如果他能够听别人的劝告,他也不会送死。可是,何进却丝毫听不进别人的劝告。
    
    当然,何进之死还有一个原因:是何进总以为别人不敢杀死他。这种想法也许会在很多人脑子中出现,特别是那些掌握了太重权力的人。他们习惯了别人的阿谀奉承,以为没有任何人敢对他下手。何进就是一个自以为别人不敢对他下手的人。当别人真对他下手时,他却束手无策:“进慌急,欲寻出路,宫门尽闭,伏甲齐出,将何进砍为两段”。
    
    超级厚黑教主说,一个人的权力不管有多大,他个人的能耐却非常有限。一个人的权力再大,只有手下人相随时,他才是安全的。离开了手下人的保护,他的处境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危险,甚至他的处境比一个普通人还要危险。
    
    总之,何进的死是很冤枉的。他的实力远远地超过了他的对手。他本可以稳操胜劵,却落得一个身首异处。其中的教训值得我们记取啊。
    
    写于2006年6月3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知熠对话录:我为什么要和鲁迅过不去?
  •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董太后之死/郭知熠
  • 被色情迷住的中国:生殖器展览是主旋律/郭知熠
  • 超级厚黑评三国:自序/郭知熠
  •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郭知熠
  • 郭知熠对话录:厚黑学和超级厚黑学
  • 郭知熠:我为毛泽东辩护-写给文革四十年
  • 杨开慧是被毛泽东害死的?-与刘书林先生商榷/郭知熠
  • 关于尼采之疯答刘书林/郭知熠
  •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超级厚黑学
  •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郭知熠
  • 郭知熠不懂尼采发疯是因为和列宁一样患有梅毒/刘书林
  • 郭知熠对话录:论鬼魂
  • 郭知熠对话录:我喜欢毛泽东的狂妄
  •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神
  • 论爱国与自私/郭知熠
  • 尼采为什么会疯?/郭知熠
  •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郭知熠
  • 爱情就是老鼠爱大米?/郭知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