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圈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貌强
(博讯2006年6月02日)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由海牙出发,我避开阿姆斯特丹机场而走另一条林荫车道:即从樱花盛开的日本公园、经女皇住所、越过 Wassernaar 镇,曲曲折折地沿着断断续续的大片大片千紫万红花田一直北上。到34公里长的拦截北海大堤坝时,我按规定在光天化日下开亮车灯。

     我非常满意林老师不停地在东张张西望望,并面露悠游喜色,有时还随车外风声轻哼‘歌唱祖国’。经过‘马’不停蹄地奔驰了三小时后,我终于带林老师到达荷兰北部Leeuwarden。 (博讯 boxun.com)

    在市西Oudehove 停车场泊好车,我才伸伸僵腰、耸耸酸背,静静吐纳片刻,然后虎虎生风地打出南拳,连环凌厉地踢出北腿,再深深吸入10几20口Friesland的清新空气。真气一沉下腹,说时迟,那时快,声就由丹田冲 出:“林老师知道吗?三小时内我们走完三个省份,跨越世界最著名的拦海大堤坝!”。

    “好拳脚功夫!。。。。好丹田真气!。。。。走三省?真的?哪三省?。。。越过世界最著名的拦海大堤坝?真的世界最著名?” 林老师吃惊地说--不知是因为我的南拳、北腿、丹田气之故?还是。。。。?各选题在我大脑闪电似地转了几圈后,我当机立断地答话如下:

    “海牙所在地就是南荷兰省,其省会是海牙,Wassernaar 是海牙外交官住宅区,与住Wassernaar附近的女皇夜夜相望,房地产全荷兰最贵。那阿姆斯特丹的另一侧、一望无际的花田尽头那城市,叫 Haarlem,是北荷兰省的省会,风景那边独好,也是地皮最贵的达官贵人区--纽约的哈林区名称就是来自这省府。现在我俩立足的城市Leeuwarden,是Friesland 省会”。

    顿一顿,我续道:“据美国太空人说,他从卫星上肉眼看到两项人类伟大建筑工程:一是中国万里长城,另一个就是荷兰拦海大堤坝--我们一小时半前刚越过,足足花了23分钟”。

    林老师虽已至古来稀高龄,但仍未耳顺: “万里长城长5千公里,老美太空人可能肉眼看到。34公里长也看得到?我不信!” 他认为美国太空人太信口开河了。

    美国是超强独霸,他今天说这国威胁他或偷其高科技机密,明天骂那国是流氓或恐怖主义,他要先发制人。唉哟哟!我虽到过长城好多次,还是不惹他为妙!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于是我赶忙转换林老师的注意力:“那拦海大堤坝所面对的北海之内面,是一字排开的荷兰四大岛屿,你刚才不是看到一望无际的黑色肥沃海滩吗?不是见到千千万万候鸟在啄食贝壳类、海藻、海生动物植物吗?不是也听到百鸟争鸣,虫声蛙声此起彼伏吗?--那是900多种花卉、千万种水草鱼虫欣欣向荣的地方,千千万万候鸟尽情享乐的天堂。候鸟每年八月份才依依不舍地飞走”。

    看林老师虽已不像刚才那样跃马提枪挑战美国,但仍似TV凤凰台的‘李敖有话说’,于是我安慰他:“罗马帝国从来征服不了这Friesland,就像他从来征服不了北海对面的威尔斯一样。Friesland十足像威尔斯--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历史风俗习惯,并永不屈服于外来势力!这里的官方语言是两种--荷文与Fries文,就好像威尔斯用英文与威尔斯文。Friesland与威尔斯,英雄惜英雄!”。

    见林老师和气如初了,我才笑指前面竖立着的铜牛塑像:“看那黑白牛--这是Fries牛,不是丹麦黄牛喔!本地土语昵称它为US MEM=我们的母亲。世界优良牛种啊!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曾经大量引进。。。。再看这边拥有近千年历史的倾斜红楼--千万不要跟勾结大大小小贪官污吏的赖昌星红楼拉上关系哟!。。。。现在我们要到这红楼后面的亲王瓷器博物馆去看那闻名遐尔的中国青瓷Celadon”。

    付了12欧元,我俩进馆仔细观赏由夏商周至元明清的稀世名瓷,以那时代来定点衡量,工艺水平确实太高超了!--难怪英国人把中国与瓷器等同, 一律称为China。明末清初,荷兰东印度公司自制图案与文字,替本国各省市政府与欧洲王室向中国官窑订购Made in China的特定瓷器而大发横财。19世纪中页,中国大打内战,荷兰人就在自己的Delft瓷厂仿制景德镇官窑青瓷,又大发翻版横财--那时中国不像当今欧美国家这样要版权,要知识产权,大打国际官司,大发专利权横财。。。。对了!‘打伞中国仕女图’之瓷碟,当时最受青睐,利润最高,中国龙凤花鸟庭院图案,后来荷兰田园风光之瓷器,也可卖高价。。。。。荷兰人一边财源广进,另一边精益求精,终于奠定了今日的瓷都根基。

    只见林老师在瓮口可系粗绳的航海用陶制大小盛具前,上下左右端详半天:“咦!Mataban瓮?!--那不是我们下缅甸毛淡棉港口(Moulmein)西北萨尔温江左岸Mataban的瓮吗?缅甸勃固(Pago)博物馆说这是我们缅甸的骄傲。荷兰人怎么说是Made in China?,还把Mataban说成是在泰国统治下?”

    我详看后解释:“缅甸海岸贸易城市Mataban,古时是中国商品航运的重要转口港。这些瓮多是福建生产外销给外国船只的,有福建窑名与中国特色。说来话长:该地孟(Mon)名Mataban,华语译音‘马都八’,本属孟国(Mon Kingdom),建于公元6世纪。马都八1056年被蒲甘王朝(Pagan Dynasty)阿努律陀王(King Anawratha)南下征服。1287年泰国素可泰王(King Sukkathai)象队统领伐丽流(Wariru),杀死缅族马都八候后,以该地为都,自立为王, 他就是闻名泰国、缅甸、中国航运商界的伐丽流王(King Wariru)。马都八1541年为东吁王朝(Taungoo Dynasty)缅王莽瑞体(King Tabinshweti)所攻占,贡榜王朝(Kownbaung Dynasty)时期成为对外贸易口岸,1824年沦为英国殖民地,1948年回归缅甸,现名Mottama”。

    由瓷器博物馆出来,我们到Grote Kerkstr.212号--这是传奇美女Mata Hari与父母1883-90年的住宅。Mata Hari原名 Margaretha Geertruida,生于1876年,含苞初放时与比自己大20多岁的荷属印尼军官私奔,生下一子一女,子夭折于印尼。1902年离婚,她伤心欲绝地远走巴黎,不多年成了欧洲外交界、军界、德法特务界的名交际花--不知多少军官、外交官、特务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1917年在巴黎以德国女间谍罪名被枪毙。。。。

    “你记得唱‘何日君再来?’的中日混血名交际花吗?”,我怎么也追忆不起她的芳名,“抗战胜利后她远走高飞到日本,嫁日本外交官后50年代初还到过仰光。。。。她算是太幸运了!”我感慨万端,“唉!欧洲上流社会好色之徒,自己出卖机密误国害民,最后却拿薄命红颜作代罪羔羊,呜呼哀哉!”。

    “因众臣坚持女人祸水,唐明皇不是在马嵬坡‘恩赐’杨贵妃自尽?!皇上还假惺惺地流鳄鱼泪掩面哭别呢!”林老师说。

    唉!不谈国事,也别谈引蛇出洞的阴谋阳谋复杂斗争。。。。。

    我们找路人问Friesland第一任总督Willem Lodewijk van Nassau-Dietz塑像在何处。路人笑Willem Lodewijk van Nassau-Dietz名字太长--原来当地人昵称他为‘UsHeit‘。我们顺其所指,在市中心东尽头王府广场(Hofplein 29)找到他。

    仰视着Us Heit塑像,我滔滔而言:“他是国父奥仑治沉默者的亲侄儿,1579年开始当官,1580年领导Leeuwarden反抗西班牙统治,1583年任Leeuwarden副总督,1584年亲叔叔国父在Delft被暗杀后,人民推选他为Leeuwarden总督兼总司令,继承国父遗志争取独立。1587年与国父女儿、自己亲堂妹Anna van Oranje-Nassau结婚”.“第一代堂哥堂妹近亲结合,后代智商堪虑!”林老师惊呼。

    我补充: “堂妹安娜(Anna) 1563年生,与堂哥Us Heit婚后才一年,于1588年永别。堂哥1620年去世后,被合葬在前面市中心大教堂(Grote Kerk)内堂妹身旁。该第一代堂兄妹无子无女。。。。。。现在讲荷兰王室第三代堂兄妹。第三代堂哥WillemFrederik与堂妹Albertine Ag van Oranje,在1652年结合。堂哥1664年擦枪走火,误中喉头而亡。他俩才是当今荷兰王室奥仑治的嫡系祖先” 。

    “你曾在威尔斯首都告诉我有位英王是荷兰王子”,林老师记忆力的确惊人。

    “对,那是威廉第三(William III)--正是他俩的小堂弟,他们都是第三代。威廉第三1650年生于海牙,英格兰查理一世长女玛丽是他的母亲。他1677年与英国詹姆士二世之女、自己的亲表妹玛丽结婚。1688年英国动乱,他由海牙带荷英联军到英国,迫走岳父詹姆士二世,被黄袍加身为英皇”我娓娓细述,“荷兰王室与英国、德国、普鲁士、沙俄王室都互相有嫁有娶,堂哥堂妹、表哥表妹,致使亲上加亲,亲亲相护。一方有难,众亲家都派兵相助”。

    林老师忆及他教的历史教科书材料,说:“封建时代宣传君权神授,为维护血缘统治与加强亲戚裙带关系而兴近亲通婚。你看缅甸印裔Abiraza王朝,统治阶级 Saki王族甚至还亲兄妹或母子结婚,美其名曰保持‘优良血统’,以维持‘神授王权’”。

    我指着Us Heit身后的荷兰文艺复兴式雄伟建筑:“它1564年建成,叫Rolkenmahuis。市政府1587年买下它给Us Heit住”。

    “不收归国有?还出钱买?奇!奇!奇!”缅甸华侨华人被‘无偿国有化’惯了,故林老师才会有这么两问三喊奇。

    不要说华侨华人房地产或华侨公立学校军政府要没收就没收,即使中华民族祖坟,谁说不能动不能挖?--管你娘稀屁,什么中华文化不文化的!军政府一声令下,要你迁走祖坟,你是中国人就不要不迁走喔。。。。 嗯!对印度坟墓、英国坟墓、日本坟墓,军政府倒非常小心--这些国家的政府动不动就以人权、民族权、国际法等‘干涉内政’,‘即不友好也毫不迁就’。

    听我们讲起缅甸军政府恣意侵犯缅甸华侨华人的人权、民族权,又见林老师惊奇万分于荷兰政府不敢巧立名目抢夺人民财产与坟地,Friesland人民大笑,他们指着对面绿油油的大公园说:“那是亲王公园(Prinsentuin),自1648年就属亲王总督所有。1818年亲王的子孙--荷兰王威廉第一(Willem I),无偿地赠送国家,从此成了人民公园”。

    统治者会无偿赠送私有财产给国家与人民?--林老师不肯相信自己耳朵,他只知统治者总是无偿没收人民财产为己有。他睁大老花眼,呆呆地远望着秀丽的人民公园,若有所思。

    回程时,我沿省际高速公路顺Groningen省会Groningen,Drenthe省会Assen,Overijssel省会Zwolle,Gelderland省的Apeldoorn,Utrecht省会Utrecht,‘马’不停蹄地又再开车返回海牙。

    到海牙时,我得意地伸伸僵腰、耸耸酸背,静静吐纳片刻,然后虎虎生风地打出南拳,连环凌厉地踢出北腿,再深深吸入10几20口海牙海边吹来的海风--待真气一沉下腹,声音就由丹田冲向林老师:“我们经过Groningen省、Drenthe省、Overijssel省、Gelderland省、Utrecht省,总共穿越5个省份,前后不花4小时”。

    早上去程3小时穿越3省,悠游了Leeuwarden半日后,下午回程4小时穿越5省--林老师不肯相信自己耳朵,但他却实实在在地亲眼看见,并亲身经历。于是他说:“该100%支持胡耀邦的倡导--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