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力 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挺身而出
(博讯2006年5月31日)
    (上)
    
     黑云压城,电闪雷鸣!通往自由的艰难而曲折的甬道上,一扇刚刚开启了一丝隙缝的巨大铁闸,又将沉重地落下! (博讯 boxun.com)

    
    3月10日,《博讯》新闻网记者以极高的敏感度和罕见的新闻效率,几乎在第一时间内,连续采访了多位爱琴海网友、作者和有关赛事的参与者,并配以导语与评论,发出了带有舆论导向性的长篇通讯:
    
    爱琴海被封反响强烈,网络维权从兹而起?
    (博讯2006年3月10日)
    
    本网讯/昨天下午,国内著名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被中共当局突然全站(主页、论坛、博客)封杀后,许许多多该站用户和网友感到震惊和气愤,记者就这一恶性扼杀网路自由事件,随机进行了采访。接受采访的网民大多数的一致意见是,多年来国内网络被压制得太久了,网民被压抑得的太苦了,多少提倡言论自由的网站/论坛前后被封被关,这次爱琴海遭“突然死亡”,标志着中共当局撕下了“和谐社会”最后一块遮羞布,人类文明底线又一次遭到了无情嘲弄,是到了联合起来,维护千百万网民言论自由基本权利的时候了!
    
    用户们的权利如何得到保障?
    一位爱琴海博客注册用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气愤地说:“我是北岛的崇拜者,有人介绍说那个网上有北岛的博客,我就注册登记进去了,一看,果然有,而且还是网站的总顾问。所以我几乎是天天写,天天贴,也没想到另外备份。现在突然被关了,连招呼也不打一个,我的作品好像空气一样消失了!我怎么办?我向谁去要?那几十篇东西都是我的心血啊!我一定要讨个说法的。”
    
    还有一位是在校大三学生,他告诉记者,听别人说,原来天涯和凯迪上的许多著名大虾现在都去了爱琴海,我上去一看,果然发现一大批网坛著名人士、学者和时政评论家都在上面发贴发言,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从小受党化教育的脑袋似乎一下子开了窍,知道了什么是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什么是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知与社会责任感,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恶丑。我还让同学们来看,来参与发贴,参与网站的一些征文活动。现在一下没了,这么多的好文章,我都还来不及细读呢,同学们也都很愤怒,我们都是爱琴海的注册用户呢,用户的权益在哪里?昨天我们学校的BBS上已贴出消息,我们要来一个网络维权!
    
    难道我们热心投稿、参与的活动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据悉,去年下半年,该网站推出了二项声势浩大的征文杯赛活动,一是“中国80后诗歌大赛”,另一项是“绝望与希望,我看中国杂文征文”,参加对象是全球华文作者,至网站被关前,已有数千名投稿参赛者。
    
    记者通过热心网友介绍,采访了几名参赛者。一位四川的年轻诗歌爱好者说:我投稿参赛后,天天盯着网站看,盼望自己能获奖,能去杭州领奖……现在连网站都打不开,也不知到哪里去问,真是太没道理了!如果有网友们发起一个维权活动,我一定签名!
    
    而一位甘肃的杂文征文参加者口气要强硬得多,他说:再这样封杀下去,中国真的没有希望了!爱琴海搞的这个征文活动的主题就是“绝望与希望”,我参赛的文章还写到要从绝望中看到希望呢!他奶奶的,难道我们热心投稿、积极参与的活动就这样“无疾而终”了?说封就封了?连个死刑决书、连个上诉期都没有!那我的参赛文章怎么办?我们网友们应该招呼起来,搞它一个还我爱琴海声援运动!奶奶的,要死也死他个轰轰烈烈的!
    
    律师说,这是明目张胆的违宪行为
    据悉,爱琴海网站是在无任何通知、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形下,被有关部门突然关闭的,记者就此事咨询了这方面的律师,这位律师说:因为爱琴海上有一个宪政法律的论坛,这之前我也曾登陆上去看过,发现该网站是正式登记备案过的,应该是一个独立法人机构,拥有该有的一切权益。如果有关部门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前提下单方面终止网站的运行(不管它的内容怎么样,这是另外一回事),那么受到权益损害的不仅仅是网站本身,所有注册用户和该站网民的权益同时也受到了损害。果真如此,从现行法律上讲,这是一起明目张胆的违宪、违法行为。
    
    今天下午,记者从一位网友那里了解到,一些热心网民正在协商聘请律师(该网站原来就有法律顾问),或者呼吁组成一个网络维权律师团,从爱琴海这一典型案例着手,正式公开地向责任方提出起诉,以维护中国网络人士的基本权利和网络自由言论空间。
    
    有网友提议,公布有关部门的电话,大家都打电话去!
    今天下午,有一位网友打来电话说,他们好些网友都一直在用各种方法广泛联系,一是撰写文章,予以抗议和声援,另一个是正在想办法搞到浙江省新闻办公室和通讯管理局的办公电话,一旦搞到立即在网上发布,号召广大热心网络维权的网民积极打电话抗议,口号很简单,还我爱琴海!还我网络自由!
    
    至记者发稿时,爱琴海网已被封杀整整30个小时,从各种渠道都未传来稍稍乐观的信息。近年来,中国大陆知名的思想人文网站接二连三地遭到封杀,至爱琴海被野蛮非法封杀,广大网民的积愤已到了火山爆发的程度,自发的网络维权意识空前高涨,可以预见,一场空前的网络维权运动将不可避免地到来,本网将对此作出即时的跟踪报道。(完)
    
    
    同时,最先公开站出来发声的,是爱琴海忠实网友、著名网路评论家天理。爱琴海被野蛮封杀让他怒不可遏,夜不成寐,于是奋笔疾书,并于3月11日在《博讯》主页焦点新闻上发出第一篇檄文:
    
    爱琴海网惨遭割喉!
    (博讯2006年3月11日)
    
    2006年3月9日,国内代表最自由精神的网络空间--爱琴海网第三次遭到封杀。早在这次封杀前的一天,爱琴海网也给封杀了数小时。
    
    爱琴海网民认为,两会期间,国家领导人曾表示出对言论自由的肯定和关注,而爱琴海网惨遭封杀此事,无疑是给党中央提出建立“和谐”社会的主旋律唱极不“和谐”的反调。同时,广大网民对于浙江省新闻办公室这项决定的动机提出了疑问,并被国内广大网民所关注。
    
    其实,当局对稳定的过敏把国内网络搅得乌云瘴气,给国家带来新的动荡危机,也是给国家和社会不稳定新增其祸根,以稳定为名封杀自由网站,到底是国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给网民捅出来了?爱琴海网友认为,封《爱琴海》就是将网民割喉!等于是屠杀无辜网民。堵嘴割喉让网民说不出话来,言路闭塞了,对社会所发生的事也就麻木不仁了。
    
    张志新给割喉了,但真理仍在!我们相信,不需多久,爱琴海网将顽强地再生。也就是我们选择自己良知的同时,也在唤醒激励更多的人加入正义中来。(完)
    
    上述的《博讯》新闻采访稿和天理短评,立即被几十家海外媒体予以转载,在接下来的日日夜夜里,以《博讯》等为代表的海外新闻媒体和以天理等人为代表的爱琴海网友兼评论家,铁肩担道义,捷笔著文章,始终站在“爱琴海事件”的风口浪尖,掀起了这一场轰轰烈烈的争取网络言论自由的抗争运动。
    
    
    (下)
    3月11日,《博讯》主页又推出《港陆两地著名诗人吁请恢复爱琴海网!》一文,让人不得不对该网记者的工作效率由衷敬佩:
    
    港陆两地著名诗人吁请恢复爱琴海网!
    (博讯2006年3月11日)
    
    (博讯新闻网3月11日报道)3月9日大陆著名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遭突然封杀后,海内外网坛一片哗然,众多该网注册用户和网友纷纷通过不同的方式,表示声援,并严正谴责这种倒行逆施的反文明行为。
    
     据了解,该网站近期正和香港银河出版社联合举行一项名为“中国桂冠诗人博客群/中国桂冠诗人丛书”的集稿出版计划。为此,记者通过一网友,联系到了该计划的总策划、香港著名诗人、国际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银河出版社创办人F.T.H.先生。刚从南京返回的F先生开口就说:“这一事件实在太过份了!”他表示,这项与爱琴海网站携手合作的“桂冠诗人丛书”出版计划,是自己亲自飞到杭州洽谈而成的,刚刚启动,消息和征稿函已经发出,目的是为了促进大陆与港澳台的诗歌创作交流,共同繁荣中国当代的文学事业。而现在,你看看,我们的这项合作计划难道就要“胎死腹中”?我本人作为这项计划的总策划和出版人,叫我如何对公众交待?这种做法太不负责任了,太过份了!F.T.H.先生最后表示,希望有方面理性克制,尽快恢复爱琴海网站的运行。
    
    记者通过网友介绍,还联系到了该计划的总顾问兼总编辑、大陆著名诗人潘维,他说:“我是站在一个诗人的立场上看待这一事件的。爱琴海是一个大型的综合性网站,也可以说是我们一些诗人、同人创办的一家网站,总顾问就是朦胧诗代表诗人北岛。当初,远在美国的他一听说我们办了这个爱琴海,就来函表示全力支持。现在许多著名诗人,如北京的芒克、林静、周江林、美国的程宝林、法国的宋琳、加拿大的晓鸣、浙江的伊甸、泉子、赵健雄、池凌云,浙江大学的江弱水、胡志毅两教授等等都相继入驻,或发作品或成为驻站嘉宾。最近,湖州有一大批优秀诗人李浔、何家炜、胡加平、泰王、丁胜等入驻,建起了个人诗歌博客专栏。”
    
     潘维表示,我作为该计划的总顾问兼这套诗丛的总编辑,已经向许多中国当前最有创造性才华的实力诗人发出了邀请函,请他们来登陆爱琴海,先建个人博客专栏,然后从中精选出一批精品,编入桂冠诗人丛书予以正式出版。这是一项对当代中国诗歌发展有重要意义的严肃计划呀,并且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情。但是没想到,工作刚开始,网站就被无理由的封闭了,我们连发一个说明公告的机会都没有!这件事情太令人不可思议了!诗友们、网友们的反响都很强烈,但我们的诉求并不高,只要及早开通就行了,这就是我人个的基本态度和立场。
    
    本网记者还想通过一些热心网友联系,联络到该项计划的另一位总策划、大陆著名诗人、也是爱琴海网的总编辑力虹先生,请他谈谈对这一突发封网事件的看法,但是几经努力,至记者发稿时仍未有结果。 (完)
    
    评论家天理写完那篇匕首般短小又锋利的评论后,意犹未尽,紧接着又发出了一天之内的第二篇评论:
    
    把一切不利于“和谐”的论坛消灭在萌芽之中!
    ——国内最自由的网站《爱琴海》被封有感
     (博讯2006年3月11日)
    
    文/天理
    
    三月九日,的确是一个令中国网民痛哭而又难忘的日子,国内最自由开明的网站《爱琴海》在没有任何通知下,给国家有关的部门彻底封杀了!一个敢说真话,敢于为国内弱世社群争权利、争自由的网站就这样给毁了。就这样,在国内再没有网站再给现实社会说三道四了,社会就更加和谐了,到处就是阳光灿烂的大好盛世了!
    
    首先说一下,《爱琴海》网站是一个正式登记备案的网站,拥有国内网站该拥有的一切权益。它云集了国内年轻的诗歌爱好者、为民请命的法律工作者、更加多的是有大批有独立思想的网民在《爱琴海》网担负起为国为民担忧的时代责任,为社会不平而发出呐喊的呼声。但是,有关部门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前提下单方面封杀了《爱琴海》网站的运行,那么,受到了损害的肯定不只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护的《爱琴海》网站本身,更加是给现为两会营造的“和谐”的社会气纷添乱,制造出更加多的麻烦。果真如此,这是有关的部门给胡温政府恶意栽脏,故意将网民对社会不满的情绪引向政府。其心可诛!从法理来说,这是一起明目张胆的违宪、违法行为。
    
    首先,封杀《爱琴海》网站完全不符依法治国的法治原则。有关部门用毫无根据的主观臆断作为事实,把认为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作为封杀《爱琴海》的借口,制造出一个完全不存在的封杀对象,将一个还躺在摇篮中的网站给予恶意摧毁,这只能达到相反的效果,就是加强了他们在网民中的丑恶的恐怖地位。如果网民都不再惧怕他们,他们的恐怖手段就会失灵。这种封杀网路的作法以换取网民收声的鬼把戏,说明了网民所说所评的是对的!因此,将《爱琴海》封杀是与当今互联网建设法规是相抵触的,理据逻辑上也是十分的荒谬。
    
    有关部门这样一个无辜滥封论坛的政策,成为杜绝网民说真话的又一借口。在各类论坛列出重点防范的对象中,不妨就是象《爱琴海》这类广大网民所喜欢的网站。把一切不安定因素消灭在萌芽之中是从根本上破坏中国社会依法治国的稳定政策。所以,有关部门用这种心态管理网络是非常有害的,例如,对于最近两会其间的网站封杀,就要把其扼杀在萌芽之中。这种靠毫无根据的“推测”,就是草菅网民人命和浅踏依法治国的犯罪行为。
    
    从“把论坛扼杀在摇篮中”的作法,是进一步的控制互联网舆论媒体、钳制网民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体现。为彻底掌控国内有思想的互联网,绞杀国内受网民欢迎的网络论坛,如此种种劣行,比起当初的纳粹希特勒有过之而无不及。甘肃的一位杂文征文参加者说道:“再这样封杀下去,中国真的没有希望了!爱琴海搞的这个征文活动的主题就是“绝望与希望”,我参赛的文章还写到要从绝望中看到希望呢!难道我们热心投稿、积极参与的活动就这样“无疾而终”了?说封就封了?连个死刑决书、连个上诉期都没有!”这位网友提议,“我们网友们应该招呼起来,搞它一个还我爱琴海声援运动!要死也死他个轰轰烈烈的!”
    
    《爱琴海》论坛因言给封,不仅没有标准。全是靠人治的管理,自然就是在恐惧上又制造增加了恐惧,同时也就放大了网民的恐惧,而且这种放大是无限的,只凭一个管理者或者是一个部门某某人的喜怒来封坛,那还有王法吗?网上发言活动的群体,往往是一个国家最活跃、中最富有创造力的、也就是政治上、思想上最不稳定的群体。这不仅关系到党和国家是能否取得网民的理解和拥护,更加关系到当前国内各项改革和发展措施能否顺利进行。基于无辜封杀《爱琴海》论坛,有关部门的管理者不感到可耻吗?将论坛的网民树立成一个敌人来对付,不时地发一下“威风”,这难道说是寻求稳定的做法?
    
     其实,在《爱琴海》,一个平庸的话题就代表了人性之善恶。但是,有关部门有恃无恐强行关闭《爱琴海》,确实展示了他们惧怕网民言论的恶性,《爱琴海》和言论拿出来公诸于世,让群众鉴别,共同批判。对于《爱琴海》,网民知道得很清楚,它坚持下来意味着什么?放弃了又意味着什么?至死不渝,这非常了不起。《爱琴海》存在的重大意义就在于就是互联网上的一场公开的较量,人性和反人性的一场公开的较量。这就是《爱琴海》网民们先行者的作用,《爱琴海》真正的是,网友们在选择自己良知的同时,也在唤醒激励更多的网民加入正义中来。最后,俺天理疾呼一句!还我爱琴海!还我网络自由!(完)
    
    同样,上述二篇网文又迅速地被《大纪元》、《观察》、《苹果日报》、《看中国》等等几十家媒体转载。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在网络言论自由遭受重创的危情时刻,是博讯新闻网和她的记者,是爱琴海网友、同仁和网评家勇敢地挺身而出,向野蛮杀伐言论自由的专制独载者亮出了“匕首与投枪”,向国际社会和文明世界喊出了响亮的声音!
    
    2006.5.29.宁波
    
    《民主论坛》首发 (博讯记者:理想)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风暴前奏
  • 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严重时刻(1)(2)
  • 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 天理:百折不挠 抗争到底!-请继续支持《爱琴海》网站维权行动
  • 爱琴海网总编力虹: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 写给爱琴海网友:大地
  •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茅境:《三月》
  • 草根:向《爱琴海》网友致敬
  • 力虹:写于爱琴海被关一月
  • 逸风(河南)爱琴海事件杂感
  • 我和祖国之间隔着爱琴海
  • 《爱琴海》的网民维权为了什么?
  • 《爱琴海》事件:让中国网民重拾维权信心!
  • 我为什么坚决支持《爱琴海》网民维权?
  •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
  • 祭冤魂:为亡于独裁之下的《冰点》,《一塌糊涂》,《爱琴海》们追昏(魂)
  • 为“爱琴海”网站唱挽歌是法盲的悲哀
  • 李凝晚:爱琴海不过是揭开了盖子的一条缝儿
  •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
  • 力虹: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4)
  • 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 肩住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 力虹: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图)
  • 林辉:为什么要建立爱琴海网海外镜像
  • 被中国当局关闭的“爱琴海”网站再次开通
  • 爱琴海网友维权团强烈抗议中国当代诗歌论坛遭封闭!
  • 关于《爱琴海》事件致人大法工委副主任李飞的公开信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发出建议书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总编辑谈近日交涉情况:我对他们充满怜悯!
  • 爱琴海事件交涉之三:遭遇浙江省外宣办网络处的“太极拳”
  • 爱琴海总编辑:交涉一天,感觉像经历一出荒诞剧!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爱琴海总编:我闻到了“克格勃”的气味!
  • 官方说法:“爱琴海”网站为何被关闭?
  • 动态网总裁谈爱琴海网站被封
  • “爱琴海”维权声援团发出第二号通告质询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图)
  • “爱琴海”网站被封 维权声援团成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