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知熠对话录:我为什么要和鲁迅过不去?
(博讯2006年5月31日)
    郭知熠更多文章请看郭知熠专栏
    作者:郭知熠
     (博讯 boxun.com)

    郭:我一直在写文章评论鲁迅,有许多朋友感到很奇怪:为什么郭知熠要跟鲁迅过不去?似乎我在故意地贬低鲁迅,以达到哗众取宠之目的。
    
    S:我正想问同样的问题。不过,你既然提起来,自然你是会给出一个解释来的。我看了你的《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这个哗众取宠的成分太浓烈了一点。好象鲁迅除了是一个灾星以外,别无是处。
    
    郭:其实,我不是在跟鲁迅过不去。我不是针对鲁迅个人的。如果你仔细地研究这个标题,你就会发现,这个标题是有深意的。
    
    S:这个标题有什么深意?
    
    郭:这表明我对中国思想界的现状非常不满意。可以说是无可奈何。中国思想界长期以来深受鲁迅的影响,这个影响是灾难性的。但是,另一方面,国人却无法认识到这一点,这是我感到非常悲哀的一件事。
    
    S:你是说中国的思想界与世界的思想界有距离?
    
    郭:岂止是距离。是鸿沟。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S:为什么这么说?
    
    郭:我们可以从中国有史以来没有出任何有影响力的思想家就可以看出。
    
    S:有史以来中国没有出有影响力的思想家?孔子的影响不是出了国界吗?
    
    郭:其实,孔子的影响确实出了国界。但那不是因为孔子是一个思想家,而是因为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世界所感到好奇的是这个文明古国究竟是怎样运转的。而历代封建统治者都将孔子看作圣人,当然,孔子的影响就非常容易出国界了。不过,这与孔子的思想成就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S:就算你不满意中国的思想界之现状。但中国思想界的现状与鲁迅有什么关系?
    
    郭:这个关系非常大。郭知熠相信,胡适等一帮人正试图将西方理性的方法引入中国的思想界。正是因为鲁迅的出现,这个引进过程被中断。非理性的思维方式,非体系型的思维方式随着鲁迅的出现而得到发扬光大。中国的思想界直到现在也无法摆脱这个思维方式。所以,我说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我们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到,中国的思想界是非理性的,是感性的,是无法产生重要的思想体系的。
    
    S:难道这是鲁迅的过错吗?
    
    郭:这个很难说是谁的过错。所以,我说我评论鲁迅并不真正是针对鲁迅的。鲁迅甚至不应该对这个结局负责。因为他的被吹捧,特别是他在死后被吹捧,鲁迅本人无法对此负责。这是很可悲的事情。鲁迅在并不是一个思想家的情况下,被抬高为最伟大的思想家,这是中国整个思想界的错误。但并不能把这个错误算在鲁迅的头上。
    
    S:你在《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中说鲁迅的出现设下了一个关于评论思想家的错误标准。是否这个标准还在起作用。
    
    郭:这个标准并没有改变。很可惜,中国的思想界还意识不到这一点。我有时候觉得我是那么地无可奈何。所以,我就要不停地叫喊,不停地叫喊。
    
    S:但你叫喊一下有什么用吗?
    
    郭:用处总是有的。
    
    S:那你认为中国要过多久才会出现一个重要的思想家?
    
    郭:这个很难说。不过,中国出一个思想家确实不容易。考虑到中国人以错误的标准来判断一个人是否是一个思想家。判断的标准有问题,一个真正的思想家很难诞生。根据同样的理由,一个真正的思想家既便诞生了,也不会被思想界所欣赏和承认。
    
    S:现在中国的思想界活跃的人物很多。他们是否算得上思想家?
    
    郭:他们在思想,不错。但是他们的思想够不上一个思想家的标准。非常可悲的是,中国整个思想界无法产生一个真正的思想家。他们高举的往往是一些冒牌的“思想家”。鲁迅就是其中的一个被吹得神乎其神的“冒牌思想家”。
    
    写于2006年5月30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董太后之死/郭知熠
  • 被色情迷住的中国:生殖器展览是主旋律/郭知熠
  • 超级厚黑评三国:自序/郭知熠
  •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郭知熠
  • 郭知熠对话录:厚黑学和超级厚黑学
  • 郭知熠:我为毛泽东辩护-写给文革四十年
  • 杨开慧是被毛泽东害死的?-与刘书林先生商榷/郭知熠
  • 关于尼采之疯答刘书林/郭知熠
  •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超级厚黑学
  •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郭知熠
  • 郭知熠不懂尼采发疯是因为和列宁一样患有梅毒/刘书林
  • 郭知熠对话录:论鬼魂
  • 郭知熠对话录:我喜欢毛泽东的狂妄
  •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神
  • 论爱国与自私/郭知熠
  • 尼采为什么会疯?/郭知熠
  •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郭知熠
  • 爱情就是老鼠爱大米?/郭知熠
  •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郭知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